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一九九二年來港就任,我讀六年級 ... 

2016/11/29 — 15:54

出任港督時的彭定康 (youtube片段截圖)

出任港督時的彭定康 (youtube片段截圖)

社民連十周年會慶,羅冠聰議員致辭提到,十年前他十三歲,當社民連銳意推展香港的抗爭運動時,他還在中一體育堂為選哪一種運動而煩惱。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如果再將羅冠聰中一時代推前十年,那是一九九六年,羅冠聰三歲,不知他還記得幾多當年香港的景況。但與當年景況關係甚深的一個人,在羅冠聰說話那一刻也在香港,這一個人叫彭定康。

他一九九二年來港就任,我讀六年級。對他第一個印象,來自無綫新聞的畫面,他接受任命後在英國接受港媒扑咪,笑意盈盈用典型鬼佬腔廣東話,把自己的官方中文名讀成「砰丁康」。亞視《今日睇真D》就找來一個風水佬替他測字,用「康」字測測他在港官運如何。風水佬話字中軸的直劃代表事業進境,點剔撇捺在兩邊代表諸多阻滯,最後一勾就是事情不能幹到底,事業未竟全功之意。後來「新九組」被中方大罵「三違反」,立法局沒有「直通車」,使我驚嘆測字之神準,有好一段時間我常到旺角田園書局,將那一小櫃測字書翻來覆去地看。

還有他在大會堂的答問會,由一開始座無虛設,到最後一次因為已成平常事而出現若干空位。今時今日港人對他好感猶在,如果他當年的私人秘書曾俊華,能夠在特首政綱中寫明會師承舊波士重操此舉(you know, he always agrees with his boss.),民望應可進一步飆升。雖則我清楚,真正公開的答問會,在當下的時勢是搞不成的,因為台下只會亂作一團:一邊搖紅旗,一邊舉黃傘,中間是藍底白字 Hong Kong is not China 的大毛巾。

廣告

說起舉毛巾,他直言游梁小學雞(a sort of student game),又指港獨主張沖淡反對力量,令好些網上「本土派」人士,態度由「歡迎肥彭」變成「皇天擊殺」。梁頌恆回應說建立道德高地無用,民族黨則較客氣地稱有人離港太久不知最新變化,熱普城則沒有甚麼反應,陳雲忙於在facebook與教眾討論香港建國後如何「處死梁天琦」,黃洋達附和。(趁機賣廣告,香港民進黨的立場一貫是民主先於民族,自決先於港獨;只是不夠爆冇sound bite,乏人問津。)查實當年他擺明扶植民主黨成為第一大黨,現在又說自己是四方fans club英國支部主席,泛民某程度上正是延續他路線的代言人,視泛民為主要敵人的「本土派」人士沒有這番認知而對他熱烈歡迎,過後難免衍生尷尬。

雖然他指香港民主運動沒有年老殖民地官僚的位置,看似為香港現狀卸膊,故其實他此行客觀效果是為泛民發功,否定港獨路線。當年八九過後,中共內部爭論姓資姓社,鄧小平一九九二年南巡一錘定音,定調「誰不改革誰下台」,解決路線之爭;他訪港此行是否殷鑑老鄧故步,也未可知。但一生打滾政圈卻推說已七十二歲只好年老無為,明顯口不對心。莫說他保守黨的老祖宗邱吉爾在七十六歲回任首相,在美國那邊也有現年七十五的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在這年頭鼓動風潮受年輕人擁戴。

廣告

當然香港人對他毋須過譽,同時也不必掩埋對他的情感。當今禮崩樂壞,異日重建禮樂,不必夜夢周公,至少我們記得他治下的香港,警察未成黑警,官員未見傲慢,媒體未變一元,港共未懂放肆。當時的香港可算是史上最成功、最開放、最自由的華人社會,今日台灣與之相比,民主政治當然遠勝,但論法治、廉潔、政府效率與社會流動,只怕仍有所不及。只是二十年過去,回想他雨中最後一段演辭:Now, Hong Kong people are to run Hong Kong. That is the promise. And that is the unshakeable destiny.(現在港人即將治港。那是承諾,也是無法動搖的命運。)如有機會在港見著他,我只會重溫這番說話,然後簡單問句:Really?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