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不過代表了香港大多數人

2016/10/13 — 20:10

梁耀忠放棄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直播片段截圖)

梁耀忠放棄主持立法會主席選舉。(直播片段截圖)

【文:顧秋田】

立會選主席一役,肩負30萬選票的梁耀忠默然退場,惹來輿論激烈反撲,罵聲四起,普遍認為其所為正是傳統泛民「關鍵時刻賣香港」又一例證,在選舉後首次會議即展現了「含淚投票」的惡果。其實面對如此僵局,他的反應毫不出奇,完全可以代表香港大多數人。

其實自他坐上主席台一刻,梁耀忠只是一心想完成主席選舉程序。就如涂謹申選主席、何俊仁選特首一樣,他們從來沒有顛覆整個制度的準備,而是希望在這套既定的程序下提問、討論、投票、然後讓阿爺欽點的人毫無懸念地當選主席,非建制候選人毫無懸念地敗選。也不是代表他們在消費民主理念以鞏固自己的政治利益,只是他們根本不認為體制外有另一條出路。

廣告

他自然知道自己退任主席後會由石禮謙補上。他自然知道石禮謙會禁止那三名議員參與選舉。他自然知道石禮謙會無視一切質疑,讓梁君彥順利當選。梁耀忠退場的一刻,已經知道當日會是如何發展。但是他依然如此決定,不是如某些人所言是老人痴呆,也不是因為他是中共內鬼,只是因為在他眼中,香港還未到一個玉石俱焚的地步。

和很多傳統政客一樣,梁耀忠以地區工作起家。他們相信民生為本,理念為輔。爭取民主制度固然重要,但卻不願忽略了直接影響市民的立法職能。沒有人是完全的善,也沒有人是完全的惡。即使立法會的組成及規則是如此不公,總不可能其通過的每項議案都是與民為敵。上屆立法會處理了3,000多項議案,但傳媒的鎂光燈只會聚焦於最具爭議性的項目,可能只是其中百分之一。在我們眼中,立法會就是廿三條、高鐵、八三一,完全一無是處、死不足惜。在梁耀忠眼中,卻有許多你和我根本說不出名目的顧慮。

廣告

梁耀忠退任主席,讓梁君彥順利當選,正是因為他相信在這個中共設定的框架下,他們仍有做實事的空間。他們也許無法阻止梁振英當選特首,卻可以為打工仔爭取最低工資。他們無法拉倒三跑工程,卻可以禁止店舖阻街。這條路他走了二十年,當中的人生經驗形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信念。在主席台上,梁耀忠只有兩個選擇:一是依照其信念讓梁君彥當選(不論拖延與否),一是摒棄二十多年的經驗,貿然走上一條充滿未知的單程路。他最後的選擇,絲毫不足為奇。

在一切塵埃落定後,我們都愛幻想那些曾經可能發生的事,佔中升級如是,立會主席如是。如果梁耀忠宣佈梁君彥提名無效,是否代表下星期40位建制派會乖乖地坐定定由涂謹申主持會議?秘書處會不會聽從涂的指示?政府會如何反應?梁耀忠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面對這等翻天覆地的改變,說服他人很難。

其實他的決定,和絕大多數香港人沒有兩樣。包括很多藍絲在內,很多香港人都不喜歡中央干預香港。但在翻臉與否的爭議上,存在太多未知之數。翻臉後能夠馬照跑、舞照跳,自是天方夜譚,但到底影響會有多大?解放軍會否入城?能否再上Facebook?會否發生武裝衝突?面對這些問題,大部分人和梁耀忠作出了一樣的選擇。誰對誰錯,沒人知道,但這絕不是梁耀忠的悲哀,而是全港七百萬人的無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