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不是藐視法庭,是眼中根本沒法庭!

2016/11/17 — 8:07

建制派見記者(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建制派見記者(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今日(11月16日)《明報》專欄再談到釋法問題,他認為,中央訴諸權力而不解決引來港獨的深層問題。陳文敏又批評,當法院尚在處理梁游二人的案件,一些駐港中方官員不斷高調指兩人的行為已違反法律,「除火上加油外,亦可能構成藐視法庭罪。說人大不受制於司法獨立,政府可隨意對法院指指點點,恐怕是連對中國推行的法治也顯得無知。」....

立場新聞報道

藐視法庭又如何?吹咩!

他們不是藐視法庭,是眼中根本沒法庭。

廣告

而且,何止是駐港中方官員,在過去幾年,官員之外的一些本地建制派、包括梁振英在內的香港政府管治班子、親建制的喉舌傳媒、不斷為權勢打邊鼓的建制嘍囉,動輒指人違法,大辭炎炎說要「依法追究」,最喜歡口嗡嗡指人「違反基本法」或「不乎合基本法的相關規定」。但卻甚少能夠清楚指出是違反了法律的那一章那一節那一條。牠們更常常以威嚇性的態度高呼一定要「依法追究」,但也甚少能夠清楚指出如何追究,又可以用那一條法例來追究。

這一種行為其實充分反映了在共産黨治下的「法盲文化」及「法氓文化」。所謂法治,對牠們來說不是清楚界定公權力的依據,不是清楚指出那些行為是法律上不容許,因而賦予公權力來作出懲處。所謂「法治」,只是一個圖驣,一個幌子,最主要的作用是用來作政治打壓。

廣告

所以,在中國大陸,法律條文不算不完備,甚至可以說是巨細無遺,事事有法。不過,在執法及司法上卻只是差不多先生。因此,有權有勢的可以經常有法不依;「刑不上高幹」才是法則;共產黨的高層官員作奸犯科、貪贓枉法可以長期地、大規模地、集團式地、甚至制度化地進行。只要政治上不出問題,便做什麼都不成問題。一旦出了問題,往往先由黨紀處理,實際上即是政治處理,最後是不是提交法律處理,還得看黨的政治判斷,或看如何在黨內不同的不同利益板塊擺平。

面對英國人留下來的這一套法治系統及香港人的法治觀念,這些中方官員及親建制嘍囉自然沒有在國內那麼得心應手,因而也恨得牠們牙癢癢,不設法破壞這𥚃的法制不成。對牠們來說,今天革命尚未成功。但現在牠們可以做的,最簡單而無需負責就是擺出尊重法律的恣態,把「依法治港」這些字眼經常掛在口邊,動輒以指人違法來威嚇香港人。在牠們心目中,那裡有藐視法庭這回事,因為法庭只是專政的工具,牠們眼中從來都沒有獨立的法院,根本沒有需要尊重的法院,也根本不存在要重視或不容藐視的法庭。

政治表態及政治威嚇之後,有沒有真正的法律後果,能不能法律處理相關問題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表態,重要的是影響更多人,造成「一犬吠影,百犬吠聲」的效果。建構一個「法氓文化」。

總之,牠們看不順眼的行為、對中央北京不敬不服從的行為、挑戰中央權威的行為都會被標籤為「違法」或「違反相關規定」。之後根本就無需要提出任何證據,也根本不需要說明所指的是法律的那一章。如果俾人迫到埋牆角,一定要答,就用「陳佐洱之流的萬能Key」,拋出一句「大家心𥚃有數」,或者話「佢哋心知肚明」。嘩,大家話係唔係天下無敵。藐視法庭又如何?

而且,在共產黨治下,政府可以不斷違法,人民只有被法治。當政府真的要「以法治人」之時,也可以去隨時釋法;甚至可以用違法的方式來釋法。香港回歸以來的五次釋法,有四次其實沒有依照基本法第158條的相關規定。仲唔係違法?

違法又點?扯開肚皮做爛仔,香港人又有乜符?記唔記得,李飛上個禮拜先表演咗一次。佢真係夠膽咁講:香港法院解釋基本法嘅權力係由人大常委會授予的,所以要分莊閑,香港法院無權制約人大常委會䆁法的權力及方式。即係話,佢想點做都得。而且,佢唔記得咗,要制約人大釋法方式的,唔係香港法院,而係基本法第158條。佢嘅講法即係話俾香港人聽,對於佢哋中方官員嚟講,因為條法例係佢哋立嘅,所以條法點可以制約佢嘅創立者;亦即係話,對佢哋嚟講,基本法第158條係廢嘅。咁都可以,區區藐視下你香港法庭,有乜咁大件事!這一種不是「流氓的法治觀」,還會是什麼?

梁振英及其管治班子以及一些香港的建制嘍囉,過去幾年也鸚鵡學舌,動輒指人「違法」,大家有冇見到佢哋夠膽話李飛及人大的釋法程序唔符合基本法158條的規定程序。

講咁多,結論得一個:藐視法庭又如何?吹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