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很多只都是普通的年輕人,稍有血性

2019/6/10 — 22:48

6.10 警民衝突

6.10 警民衝突

1. 過去廿四小時,其實是有兩場性質、群眾、方式都完全不一樣的運動發生。而兩場運動最佳的共存狀態,是互不責罵、互不干預、互不承擔責任。這不是代表我要放棄我的政治理念,而是清晰地理解到在行動現場作互相的說服工作很可能是適得其反。而6月9號的103萬大遊行、6月10號凌晨的金鐘灣仔衝突,幾乎是達到了以上幾個條件。民陣在6月9號1030已經宣佈集會完結,6月10日凌晨才發生第一次的衝突,時間是錯開的,也有足夠時間預留予不能/不想參與衝突的朋友離開。這樣的安排,其實已經是五年來一個極大的進步,也是對雙方參與者最有利及有效的保障。

2. 武力衝突會不會「搞散」運動呢?我覺得這樣的說話前設是「運動」是有效、有價值而且是有不可動搖的地位。但我覺得自多次的大規模遊行示威後卻施壓乏力,我們都必需摒棄一種絕對的「路線自信」了。我是一個非暴力抗爭者,我當然相信這些直接行動的力量,但並不代表我必然會否定其他方式的行動,或者必然以負面的眼光去判斷他們對整個香港反抗運動的影響。隨時局勢演變,舊有的行動模式無法帶來實質效果,人民嘗試不同方式是必然的。我們要想的是如何演進自己的行動及路線,令未來的抗爭更有效用。

3. 在我的生活圈子中,光譜闊至本土到溫和民主派、年輕一代到較年長,幾近沒有任何指責的聲音。最多的留言是心痛和憤怒,即使對行動的效用有疑惑,但大多是感嘆為何一眾青年人需要鋌而走險,冒以年計的刑期向政權怒吼。我覺得這種體諒是必需要 — 很多出來的人都不是抱有一種很強烈的政治傾向或立場,反而是在政府回應後憤怒沮喪,亟欲突破不斷和平集會而無法累積足夠壓力的輪迴。他們很多只都是普通的年輕人和香港人,稍有血性,對政府和體制完全失望,從而希望在混亂中尋找一絲希望。很多我認識而在場都人都是相當善良,並非會以陰謀論行動以及禍害民主運動的人。但在體諒後,作為非暴力抗爭者,我們都需要講我們對抗爭的理解等等,來使一些有情緒但未確定行動方向的朋友站在一起。

廣告

4. 即使我無法參與,但我很理解,也會在我的能力協助在這個制度下受害的人。這是作為有點能力的我,僅僅可以作的事情。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