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們會反對學生的一切要求 為鬥爭而鬥爭

2016/1/27 — 12:50

1月26日晚剿港大校委會會議結束,大批學生在場外及停車場,要求與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對話。

1月26日晚剿港大校委會會議結束,大批學生在場外及停車場,要求與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對話。

其實,為何學生要求對話,「腳掌」並不對話。會有人詫異,其實可以好像林鄭一樣,對話而沒有成果。那不就可以了嗎?就實務來說,這是對的,但事實上這反映的,其實是腳掌以及他的朋輩之間的戰略。

他們的戰略,是「老鼠拉龜」。那是一種鬥爭戰略,他的核心,就是敵人反對的我支持,敵人支持的我反對,每一件事,都會跟你對著幹,你要對話,他就不跟你對話。你反對他上任,他就更要上任。

廣告

他並不意圖令你不那麼厭惡他,他完全樂意和意識到你們會更厭惡他,他並不意圖說服你們接受這安排,他知道你們永遠不會接受。所以,他就更不需要做任何有可能達成協議的動作,而走向做最刺激,最令人厭惡的動作。刺激你用任何的方式去反抗,不論你做任何事,只要最後的結果,是「表面上看無法動搖他現在的情勢」,那大家就會覺得自己的對抗方式「無效」。

一旦這種無效多次發生,在反抗者的內部,就會開始出現一些意志消沉,或者情緒化的人,這些人會很容易爆發出疲勞反應,包括出現想要放棄,不斷指責其他人做的事沒用,包括自己已做過的事無用(某程度也合客觀事實),懷疑有間諜破壞,甚至走向直接的放棄主義,失望,覺得沒救,局勢已死,高調表示死心,將失敗情緒擴散。

廣告

長期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利用「西西弗斯的石頭」的心理,製造長期無戰功的客觀環境,從在反抗者心中產生一種覺得所有想到的方法都沒用的心理情況。而使這些人的無奈情緒擴散,不久之後,在現實生活和經濟惡化的壓迫下,必然會有人減少活動投入量,而這種情況又變成一種「事情沒救」的循環佐證,進一步瓦解反抗,雖然沒放棄憎恨卻放棄任何抵抗行動。而最後雖然大家都很憎恨他,卻會因為「再也想不出任何有效的對抗方法」而放棄。

這對於將要出社會面對找工作壓力的學生是十分有效的,是一種針對學運的專門策略。所以,學生要求甚麼,其實並不那麼重要....因為他們會反對學生的一切要求,為鬥爭而鬥爭。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