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令黨鐵回歸地鐵

2019/9/27 — 19:2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鍾廣仁】

831太子正式標誌著我們一直信任的地鐵已經變成了政權的鷹犬,與民為敵。

在這場雞蛋與高墻的戰爭中,香港的孩子們在前線犠牲前途、身體以至性命戰鬥,亦在百多日間,將香港沉積廿多年的問題,一次過展示出來。地鐵 — 一個百分百的香港品牌 — 在831開始,正式脫離香港主流,成為為極權服務的地政工具。

地鐵的忽然成魔,香港人固然深惡痛絕。罷搭、罷買之聲,彼起此落。地鐵本為歷代香港人,集體經營的優質品牌,與其唏噓感嘆,不如集合香港人的力量,把地鐵的主權及原來有的香港精神拿回來。本文試圖貢獻一己微薄知識,務求 1. 提供一套完整的成功的攻略及 2. 有系統集合香港人力量,迫令地鐵重新回歸香港,服務市民。

立論

廣告

地鐵與林鄭政權不同,市場及回報決定其存歿,只要業績差,就算林鄭、以致習總說好,市場會以金錢來投票,一定要服膺市場力量。對於地鐵此等上市公司,市場決定一切,只要股價被大跌,投資基金一定興問罪之師,到時就是香港人『說了算』。

好像811後的的衝突,示威者在明,臥底警察在暗;對付地鐵,剛好相反,地鐵在明,戰略上陣地、強弱點已經顯示了出來。進攻點多,問題只是如何做及地鐵能否招架;相對上亦有較客觀的公證:投資者,較少機會(不是沒有機會,稍後寫)被搬龍門。

廣告

那麼什麼是『香港人說了算』?很簡單,就是利潤,是賺錢還是虧本,只要可以集體控制地鐵會否蝕錢,香港人就有條件。

所以以下篇幅,用辭較軍事化,假設與地鐵在商業上對戰,目標是務求以集體力量,迫令地鐵改變,令地鐵及政權明白,香港人有集體力量令地鐵盈利減少以致虧本,亦有能力令地鐵重拾升軌,從而做就談判籌碼。

先看看地鐵19年上半年業績,當中綜合損益表的收支:(附1:地鐵1H19財務撮要)。重點包括:

  1. 基本數據:半年營業額接近283億,分為5部份收支,撇除收支後收入為約86億
  2. 香港佔比:整體收入、開支及淨收入,香港佔60%、36%及114%!!
  3. 日常營運當中,支出最大的,『淨收入』最少
  4. 比例上收入最高的,是香港的車站商務收入及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

香港人佔地鐵淨收入的114%之譜,意味著香港人在地鐵的消費除了補貼其開支之外,更一手佔其所有收入,所以若果能在不同範疇打擊地鐵收入,香港有望重新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

黨鐵2019年上半年收支簡表收入開支淨收入
香港客運業務收入10,690,000,0006,344,000,0004,346,000,000
香港車站商務收入3,555,000,000328,000,0003,227,000,000
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2,635,000,000395,000,0002,240,000,000
中國內地及國際的鐵路、物業租賃及管理附屬公司收入10,558,000,0009,886,000,000672,000,000
其他834,000,0002,737,000,000(1,903,000,000)
28,272,000,00019,690,000,0008,582,000,000
    
香港佔比59.71%35.89%114.34%
    
收支比例%  
香港客運業務收入0.69  
香港車站商務收入9.84  
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5.67  
中國內地及國際的鐵路、物業租賃及管理附屬公司收入0.07  
其他   
註:即每一元投資,可以有多少回報   

那部份最賺錢/最不能賺錢?

以地鐵現在營運的狀況,香港人有多方面可以組合及進行攻擊。以下會逐一交待,包括:香港商務收入、香港客運收入、國際部份、股票部份、勇武部份:

1. 香港商務收入:(附表:香港商務收入一覽表)

首先這個最重要,已有初型、最決定性及最難。香港商務收入當中,最高是車站商務收入,雖然僅次於客運收入,但是開支最少,是故淨利潤最高,為32億,每1元成本可收回$9.84元。

跟據其年報,此部份收入主要為零售設施收入、廣告收入及電訊業務收入(車站商務)及物業租賃、物業管理(物業租賃及管理)。

如果我們可以將『香港商務』收入滅少30%,立即可以將『整個地鐵系統』總淨收入減少1/5以上,所以重點是一眾港人能否成功處理,及如何做。

『香港商務』

性質收入項目 重要性% 
車站商務車站零售設施2,507,000,00040.5% 
車站商務廣告606,000,0009.8% 
車站商務電訊業務376,000,0006.1% 
車站商務其他商務收入66,000,0001.1% 
物業租賃及物業管理物業租賃2,492,000,00040.3% 
物業租賃及物業管理物業管理143,000,0002.3% 
 6,190,000,000   

看看商務收入一覽表:收入最高的分別為車站零售設施、物業租賃及廣告。

車站零售設施的盈利在91個車站和68個輕鐵站的商店。為何不寫租賃?相信與租金跟利潤掛鈎有關(朋友幫忙做了少少FC,地鐵車站物業是會與商舖利潤分成的,隨時是3/7分賬或以上,即是說地鐵車站消費100元,30元以上是給了地鐵的,確實狀況如何,請指正)(這也難怪車站店舖比例上與地鐵商場舖位比例少,但利潤比物業租賃多>40%),發動針對性罷買能有效減低其回報,另外,若回報差,租戶要求退租/滅租的話,亦能直接損害其回報。

物業租賃也一樣,但較單純,跟車站項目比較,可能有些不同,有可能只是收租。一般商務租約也較長,亦未必與盈利掛鈎,現行罷買行動可以影響的是形象及續租機會為主。

廣告佔10%收入,此部份也可以是罷買可以處理,只是形式有異,是罷買賣廣告商戶的產品及向他們動之以情,說之以利,不要再向地鐵買廣告。

這部份己有不同朋友在推,但要成為有用的武器,仍需要有更多人參與;另外要持久的話,有良好的論述,宣傳,以至儘快培育向心力,動力,有其必要,這部份可以由現在參與的朋友們多想辦法,邊做邊調整。這樣有望聚集成力量,商人才會回應。

如何對付商場,其實已有多次經驗,例如新城市及德福window shopping。只要小心處理,地鐵及警察也耐何不了。附圖是其收租商場,我們當然也可以集中在地鐵的購物商場進行罷買等不合作運動。商戶見做不成生意,自然用腳投票,不宜久留。

2. 香港客運收入(及八達通):

客運收入雖然是總收入及淨收入方面最高一項達106億,但成本亦是第二高,63億,每1元投資,只有0.69元回報。

再者,對於很多人而言,這是日常上班必需及/或最快捷之途徑,正途是一星期有兩天不乘地鐵,若果能減少其1/7收入,將其餘精力做其他抗爭手法,已經可以達到目的。

另有其他方法,留在勇武部份分享。

至於八達通,原來跟據地鐵年報指出,其利潤上升力高,但亦只是1.2億,故作為實效要抵制,並不會帶來顯著效果。但當然,考慮私隱保護及打擊的象徵性效果,繼續抵制也無可厚非。

最新消息是地鐵車費又有折扣,那麼請各位先拿盡優惠,然後再在沒有優惠時段罷撘,更易成功達標。

3. 國際部份:

短期而言,這部份不會收到實效,因為一般與國際接軌的合作,已簽的合約,不會在三數個月內被終止,但若聲音影響股票市價及信貸評級,則帶來阻嚇力及讓國際關注;做到聲音的話,是實力的表現,及能加強我方談判的能力。

現時除了國內項目之外,地鐵與倫敦、墨爾本、悉尼、斯德哥爾摩有合作。

但包括國內項目而言,整體只有微利,收入106億,支出卻是99億,平均每1元,只賺7仙。

攻擊方向可以是將地鐵如831事件、運兵、沙中線問題、紅磡出軌等,包括說服各城市不再與之續約,及影響未來海外項目的中標機會,讓例如悉尼西北線不接受地鐵的新段落的合作申請。

其實相信是當地的專業人士及當局大抵也知道地鐵的狀況,但除了他們之外,更重要是當地大眾的關注及對評級機構的影響。

有香港的海外朋友能協助,會事半功倍。

4. 股票部份:

地鐵由7月份高位回落17%,大市由年初高位回落13%,差別不大。

所以第1及2點是成功的關鍵,集合香港人的力量,打擊地鐵才能有機會成功。

但即使成功做到(也不難知道,包括舖頭怨聲載道,結業…),金融界朋友便可以出動,只要『如實品報』,分析師及財經記者便會注意及採取行動。

但就算成功令地鐵盈利減少,會計亦有可以淹飾部份問題,蒙混過關,這時便需要靠各位金融界朋友幫手,嚴正指出問題所在,才能有效。

除了股價外,信貸評級也重要,因為融資成本會提高的話,開支多了,自然淨回報減少。

另一重要影響是其會計制度,因為上次業績的截數日期是6月31日,業績影響在6-8月應不太大,但就算真的開動罷買,也會到十月才可開始,最快也剩低1季去反映現況。所以亦需要金融業專家協助好好解釋,以免就算做到成績,也被時間沖淡了效果,因為實際影響時間是在第四季。

5. 勇武部份:

很重要。將勇武用於和理非,會增加抗爭的能量(否則廿多幾年前就解決今天的問題了。

這更是對方完全不能想像的奇兵與奇招,今時今日以青年人之所以有這麼多市民支持,肯定不是裝備,訓練及人數,而是道、人心、決心、創意及靈活變通的DNA,這剛好是政權、警方及地鐵最欠缺的元素)。

若照和理非的傳統對戰,勝算一般般,必需不時加入勇武的年青、靈活DNA,才能將勝算增加。可以考慮的戰場及戰法如 下(部份在早前也有人提議):

每人買一手(以至1股)地鐵股票,在股東大會時出席(至於出席可以除了做帶影像效果的示威行為外,能否及如何可以真正在投票行為上影響地鐵,要靠股票組朋友);

每次示威遊行事先也偏地開花,務求地鐵不斷大量關車站,影響收入,反正警察大抵也不會批不反對通知書;

日後有商場活動,專選地鐵物業優先;

(較偏鋒)加重其維修及運作成本的行動。其實各位不必以身試法,但例如在各大專院校攪跳閘訓練班,迫令地鐵花錢聘請大量人員做安檢工作,也未嘗不是好招。兵不厭詐;

行動

行動建議的總結:

1. 地鐵香港商舖收入:

a. 罷買所有地鐵車站商舖物品

b. 罷買所有買地鐵廣告之商舖

c. Window shopping在所有地鐵商場及給予壓力,不續約、提早解約、減租

d. 目標:減少地鐵此方面30%以上收入

2. 打擊地鐵客運收入組:

a. 罷撘,每星期兩至三程

b. 目標:減少地鐵此方面1/7收入

3. 國際部份:

a. 向國際媒體宣傳將地鐵問題,如831、運兵

b. 向現使用地鐵之國家/城市宣傳沙中線、紅磡出軌等,包括說服各城市不再與之續約,及不接受的新段落的合作申請

4. 股票部份:

a. 準備出場,當業績有盈警或出現負面消息,如實發放分析予所有想關機構

b. 為未來可能出現的罷買活動效果,如實報導

c. 反映現時地鐵種種問題,影響獨立評級機構對其評級

5. 勇武部份:

a. 一人一股,股東會反擊及要求…(從略)

b. 示威活動前偏地開花,令地鐵站商舖贏利模式癱瘓,失去重要收入

預期結果:半年盈利淨收入會有86億下降至67億以至40億。在財經界,必定會有人被問責。(附表:減少收入)

黨鐵2019年上半年收支簡表收入開支淨收入
香港客運業務收入10,690,000,0006,344,000,0004,346,000,000
香港車站商務收入3,555,000,000328,000,0003,227,000,000
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2,635,000,000395,000,0002,240,000,000
中國內地及國際的鐵路、物業租賃及管理附屬公司收入10,558,000,0009,886,000,000672,000,000
其他834,000,0002,737,000,000(1,903,000,000)
28,272,000,00019,690,000,0008,582,000,000
    
客運少1/7, 香港商務收入少30%收入開支淨收入
香港客運業務收入10,690,000,0006,344,000,0004,346,000,000
香港車站商務收入2,488,500,000328,000,0002,160,500,000
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1,844,500,000395,000,0001,449,500,000
中國內地及國際的鐵路、物業租賃及管理附屬公司收入10,558,000,0009,886,000,000672,000,000
其他834,000,0002,737,000,000(1,903,000,000)
26,415,000,00019,690,000,0006,725,000,000
    
客運少1/7, 香港商務收入少50%收入開支淨收入
香港客運業務收入9,162,857,1436,344,000,0002,818,857,143
香港車站商務收入1,777,500,000328,000,0001,449,500,000
香港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收入1,317,500,000395,000,000922,500,000
中國內地及國際的鐵路、物業租賃及管理附屬公司收入10,558,000,0009,886,000,000672,000,000
其他834,000,0002,737,000,000(1,903,000,000)
23,649,857,14319,690,000,0003,959,857,143
    

孫子兵法曰:上下同欲者勝。

整個抗爭由六月開始,由一小群有心為香港前途走出來的年青人開始,一方面be water,另一方面已經成為了一個強有力的力量,對抗極權和暴政,時間只是三個多月。同一時間,亦逐步喚醒愈來愈多的社會大眾,或和理非站出來。

看勇武由一大群互不相識的人至一個重要力量的過程,以戰養戰、正當性及極權失誤是重要的養份,和理非群眾佔香港60-80%之譜,相信合大眾現時的力量,系統化地影響地鐵,令大眾知道如何參與,是會成功的,近期的對付美心、富臨、福建360,就是活生生例子。說真的,遊行唱歌可以聚人、發聲、發洩,但要嬴,還是要實力,可以讓對家輪的實力,對家才會與你談判

是時候將和理非進化成2.0,全民動員抗地鐵,可以是重要的一步。

若果不能聚人,請各位有識之士繼續尋找可供大部份香港人合力做的抗暴力量,這樣必能減輕前線的負擔,我們一眾因為種種原因,不能上前線的人才能付出自己的能量,在不同戰線上成為新的前線,爭取勝利。

這亦才能展現我們有,極權永遠也沒有的優勢:有腦。

我們要吸取極權的錯誤,轉為己用,其中一點是『今日留一手,日後好開口』vs『趕盡殺絶』。兵法而言,若我們明知輸的話,必無死所,我們寧可戰至最後(這亦是今天為何這麼多香港人站出來的原因);對付地鐵的原因不是要『整死』它,而是希望令地鐵重拾初心,做回陪伴我們不同年代成長的,我們信賴的地下鐵路,是『為你建造』,而不是政權的工具。

更重要的,是這百多天的抗爭,青年人們將香港潛藏的問題一次過全部爆發出來。

香港需要重建。

我們亦知道,一小撮人代表我們,帶領香港的方程式已經不可以再繼續了。我們要打勝仗,然後一起重建。

才能對得起已受傷的,己死去的香港人;才對得起我們的下一代。

這是最壞的年代;這也是最好的年代。

 

作者自我簡介:從事金融業務,對軍事亦有一定程度認知,關心香港及中國發展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令黨鐵回歸地鐵初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