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你為恥 香港警察 — 一名珠海新聞系同學的 6.12 採訪手記

2019/6/15 — 18:58

Kenji Wong 攝

Kenji Wong 攝

【文:佚名(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三年級學生)】

2019 年 6 月 12 日下午三時多,香港警察投放第一枚催淚彈,白色的煙霧彌漫著政府總部的上空。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從四方八面開始推進。我站在中信大廈的門口,看到身穿反光背心印有 Press 字樣的記者,亦只有口罩、雨傘的年輕人被催淚彈燙傷。「呢到有水!呢到有水!」救援站不斷有人呼喊。不少傷者在痛苦地在地上打滾。記得有名學生遞口罩和眼罩給我,如戰友般含著眼淚叮囑我:「小心啲!」

下午四時多,防暴警察的腳步聲愈來愈近,並向群眾、救援站連珠炮發地投放催淚彈。兵荒馬亂下,李卓人在台上拿著大聲公高呼群眾立即進入中信大廈,並不停呼喊:「香港警察請克制!比我哋入中信!」。我連同其他抗爭者站在中信大廈的外面高舉雙手,我高舉記者證,跪求警察停止傷害我們。有人對防暴警察大喊:「我哋入緊中信啊!唔好再放催淚彈啦!」惟防暴警察的恐怖面罩似乎阻隔了外面的聲音和市民的哀號,繼續用手中警棍大力敲擊手中的盾牌和叫囂、對群眾挑釁、像失去理性一樣瘋狂扔催淚彈。

廣告

兩枚催淚彈扔在中信大廈的門口外。不少抗爭者已經倒地受傷,眼見不少記者因安全理由而被迫中止採訪。「警察癲咗啊!香港人嚟㗎!」群眾哭嚎聲此起彼落。我們幾經辛苦跑進了中信大廈的停車場,外面不斷傳來爆炸聲、槍聲,仿如置身在戰場上的防空洞。這個時候,大家雙眼通紅地看著大家,已經分不清是催淚彈還是絕望的淚水。

我站在中信大廈外的天橋,看到人群不斷跑向太古廣場,救護站擠滿傷者,抗爭者用鐵馬、雜物阻擋防暴警察的前進路線。突然間,耳邊傳來一陣歡呼聲和掌聲,我回頭望過去,看到一群防暴警察在天橋底拍手、歡呼慶祝。一邊傷者的哭嚎聲、呼喝聲,另外一邊卻是以傷害市民為樂的歡呼聲。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是自稱保護市民的香港警察,跟畜牲無別。

廣告

抗爭者不斷向後退,防暴警察不斷向前推進,催淚彈的爆炸聲、橡膠彈、布袋彈的槍聲從沒停止過。防暴警察就如一群飢餓已久的野狼,追著獵物不斷嚎叫、追擊。戰線一直推進到金鐘道,大批抗爭者進入太古廣場躲避,不少記者和抗爭者在太古廣場通往法院的天橋上與防暴警察對峙。突然,警察朝天橋發射一枚催淚彈,我暈倒了。在迷迷糊糊之中,我看到四五名急救義工立即撲過來,灌鹽水到我臉上。清醒過來,我看到他站在人眾中大喊:「防線守唔住唔緊要,最緊要大家安全。香港靠哂你哋啦,記者!」

「礦工不斷地死去,我沒有為他們吶喊,那是因為自己不用下井。」在採訪過程中,一枚又一枚的催淚彈墜落地面,這群手無寸鐵的抗爭者一次又一次散了再聚。他們用自己的前途和未來保護群眾,拯救記者,我的小小傷痕又算甚麼。我會稱這些抗爭者為我的戰友,而不是你們口中的「暴徒」。我可能無法用鏡頭呈現我所經歷的一切,但我希望能用文字來為他們吶喊。

以你為恥,香港警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