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 讀顧汝德《失治之城:掙扎求存的香港》

2019/4/21 — 18:19

【文:承稀】

近日特首林鄭月娥在修訂《逃犯條例》上表現強硬立場,無視政商各界憂慮修例對香港國際城市地位的威脅。特首一意孤行,對中國法制不完善的普遍共識視若無睹,帶頭破壞香港信譽良好的司法獨立地位,進一步影響外國(包括中國)對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信心。移交逃犯即有在港光明正大地捉拿政治犯(持不同政見者)的可能,不用再像銅鑼灣書店事件般暗地進行,從而對公民社會和言論自由的香港核心價值構成直接威脅。

錯判中港關係至今

廣告

理論上,《基本法》明確提出兩地制度區隔,是港人,特別是首長,務必遵循。然而顧汝德(Leo F. Goodstadt)新書《失治之城》告訴我們的事實是,自主權移交二十年來,特首總帶頭破壞、模糊兩地的區隔。此書未及近日事件,但顧汝德對四位特首的回顧和評價卻一一對應當下政策,切中失治要害。現在政府大力推銷大灣區融合,提倡中國市場龐大、「機遇」處處,顧汝德卻道出當權者避而不談的,兩地經濟制度之別、中國法制不完善、各地地方政府實行保護主義等不利港商的條件。最佳例證是CEPA的挫敗:「CEPA根本無法令香港企業進入全國市場,一如董建華和他的繼任人預期那樣——因為開放的全國性市場並不存在。」1 一語中的道破「機遇」的虛幻。

事實是香港的經濟沒有像特首危言聳聽般的脆弱,顧汝德甚至借財政司司長的發言2, 道出香港作為世界首屈一指經濟體的信心,並批評這一系列由特首推進的中港關係政策,是特首心存急於與中國融合的卑躬屈膝情結3, 甚至是違背了中國領導人的意願4。 香港的優勢在於其國際性並擔當連接中國與國際的雙向平台,而非與中國同化後變成的一個隨時可被取締的國內城市。

廣告

建基於原始資料的紮實論述

網上當鍵盤戰士很容易,但不少都訴諸情緒發洩,沒有實質數據支持而被批評欠可信性。《失治之城》的特點是以政府公佈的一手資料數據、特首和中國領導人發言、香港最高憲制文件《基本法》為基礎——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有條不紊,以理性學術態度,對歷來四位特首的政策作出公允評價。顧汝德抽絲剝繭,道出香港自主權移交二十年以來,四位特首累積下來的重重失職、違背《基本法》、如何帶頭破壞香港的獨特優勢、欠缺身為國際城市首長的眼光和氣魄,致使香港在短短二十年間走到要「掙扎求存」的境地。

此書既是回顧,更是對症下藥。在五十年借來的時間只餘下五分之三的當下,顧汝德痛陳利害、剖析及質疑特首的禍港政策,並予以香港信心。從中得見顧汝德對香港的深切關懷,以及他仍然相信香港和香港人。

人為之失

顧汝德在《失治之城》中論述的是本於他資深官員的眼光,這是他作為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經濟學教授對香港現狀的權威分析。顧汝德並非站在排外、反中的立場上,甚至可以說,他比任何一位特首都更深信於《基本法》、「一國兩制」,並重視中國領導人的發言,而認為各種的失治乃在於特首的「人為」。

其書首章講述政府不遵循《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是種種失治的綱領,特別分析政府如何扶貧不力;第二章與第七章同樣講述財政緊縮對公務員團隊失效的影響;第三章、第四章和第五章都是論述港人最關心的住樓和土地問題;第六章揭露高等教育產業化政策的失當:至於第八章則是最吸引眼球的,討論特首如何錯判中港關係,以政府不遵循《基本法》賦予港人高度自治的權利而補足了全書。簡而言之,顧汝德並不認為香港受外力干預而變質,卻是政府特首能力不足、自我腐化,偏離原意良好的制度,致使香港泥足深陷。這再次引證了彭定康的名言:「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5

香港的存亡?

雖然顧汝德開首就說此「存亡」不是談「香港的政治存亡或相關的政改議題」,但「存亡」確實是近年香港社會各界蒙上的恐懼與憂鬱,甚至所謂「香港已死」都已經由深刻感受變成陳腔濫調,而顧汝德也不得不用「存亡」此象徵性詞彙來作為他一系列論述的概括。存亡可以是代表香港核心價值消失,卻亦反為特首所用,以營造香港陷於經濟困境的畫面,讓我們理所當然地認同與中國經濟融合是唯一出路。不論是文化價值上的香港已死,還是香港無法融入中國經濟機遇的存亡,歸根究底是對香港缺乏信心。顧汝德撰寫《失治之城》,恰恰與其書名以及眾人夸夸其談的「香港已死」相反。在序言的結尾他說:

個人而言,我認為不可能對香港前景感到悲觀。基於香港市民的政治成熟程度加上社會紀律,在面對存亡問題時,香港有備而戰。我有超過半世紀的居港經驗,深諳香港的應變能力能夠面對最具威脅的政治和經濟狀況。在這個社會,我從來沒有覺得我或我的家人朋友曾經身陷險境,為此我要永遠感謝香港人。

顧汝德為香港寫下《失治之城》,是他對香港存有信心的證明,以及香港仍有機會力挽狂瀾。

*     *     *     *     *

註1: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著,李國寶譯:《失治之城:爭扎求存的香港》〔A City Mismanaged: Hong Kong’s struggle for Survival〕(香港:天窗出版社有限公司,2019),頁198。

註2: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著,頁18。

註3: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著,頁218。

註4:如當年溫家寶本無意將香港納入國家五年規劃工作。顧汝德(Leo F. Goodstadt)著,頁206。

註5:彭定康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1996年10月2日)。

 

作者簡介:對人文社會感興趣,曾於《立場新聞》發表影評和書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