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惡法治國

2018/2/26 — 15:45

過去數十年來,中國政府一直高談建設中國法治制度,習近平自二零一三年掌權以來,尤其如是,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更說要全面依法治國。多年來,中國普羅大眾都渴望個人權利能愈來愈受法律保障,以及政府權力能更受到法律約束,但時至今天,大家的期望卻悉數落空。

的而且確,自習上任以來,中國政府更頻繁地訂立各種法律及行政法規。截至二零一七年初,第十二屆全國人大 (1) 期間共立法及修法多達六十多部,為人熟知的包括:《網絡安全法》、《國家安全法》、《人口和計劃生育法》、《反恐怖主義法》及《反間諜法》等等。(2) 然而,法律多寡卻不能反映一個地方的法治程度。要衡量法治程度,我們還要看該地的法律有否好好保障人權以及政府是否於法律上問責。以此標準來說,中國政府過去的工作非但沒有推進法治,近年更有以「惡法」治國的趨勢。

所謂「惡法」治國,就是透過訂立或修改法律肆意擴大政府權力,從而將一些原本屬於違反人權的行為定為「合法」。這些惡法要不是以含糊不清的條文賦予相關部門廣泛的執法權力,就是要把原本受憲法保障的公民言論及活動納入政府設立的監控機制之中,上述的法律中不少屬於至少其中一類。

廣告

以《網絡安全法》為例,此法訂明個人及組織使用網路時不得「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並要對其網絡行為負責任;另外按該法第五十八條所述,政府可因「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秩序」在特定區域對網絡通信採取限制。但至於甚麼是「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及「社會公共秩序」,法例語焉不詳,結果很多時都容讓執法機關自行詮釋,這些含糊不清的字眼往往成為執法機關濫權的法理依據。

在《網絡安全法》下,後果可以是個人用戶因在網絡上寫下「習包子」而被行政拘留或被判入獄。而另一個會出現的情況是當中國某地區有群體示威,只要公安認定該次示威屬國家安全事件或違反社會公共秩序,經國務院批准後,便可以限制該地區網絡服務(即是斷網),實施消息封鎖。但遺憾的是這些任意限制公民的言論自由及通訊自由的行為仍然是「合法」的。

廣告

近年新增限制公民活動的法律還有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起實施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這組法律規定境外民間團體必須接受公安的管理才可合法營運,而其活動更必須受到公安監督。中國政府立此法律的用意顯然易見,就是要將原先帶有批判力的民間團體納入政府的監控之下,並以「合法」之名以期削弱公民社會監督違反人權的空間和能力。

說穿了,中國政府的所謂「依法治國」其實只是把法律用作工具,把蠶食公民權利和窒礙公民社會健康發展的措施合理合法化的把戲,旨在於外界批評其人權狀況時能用上一句「中國政府會依法處理,不容外國對中國司法制度說三道四」回應。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本身是多項國際人權公約的締約成員,落實基本人權乃其義務。故此,中國政府應該做的是修改有漏洞的法律,使其符合國際人權標準,而不是利用法律作掩飾。加上基本人權屬普世價值,任何政府作出違反人權原則的行為也應受到譴責,並不存在因為該等行為合法而不用追究。現在中國政府這種惡法治國的管治模式無疑是本末倒置。

 

1.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任期從2013年3月到2018年3月
2. 中國公民憲法法律實施監督意見書2017年3月9日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