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愛國」名義施行暴力 50年來始終如一

2017/1/9 — 11:58

六七暴動,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六七暴動,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香港有立法會議員及其他人士,去完台灣出席交流會之後,回到香港在機場受到暴力襲擊。其實這都不再是什麼新鮮的事了。

在扭曲了的政治體制及扭曲了的價值體系下,「愛國」也好、「支持國家」也好、「支持某個當政集團」也好,總是要不斷找出一些的敵人,或不斷製造一些新的敵人,為原本抽象的所謂「愛國」精神,賦予「雄起」的,甚至是以「暴力」表達出來的力量;也要為盲目的、不辯是非的對當權者的支持賦予政治上合法性及正當性。在「愛國」、「支持政權」、「反對分化分裂」的名義下,打擊不同意見者及不同陣營人士的的暴力行為便彷彿變得理直氣壯、還要得到政治上的認許、甚至在法律上也要有予以容忍通融的理由。

50年前的六七暴動事件,不正是打着「反英抗暴」的這個名堂,把暴力罪行正當化嗎?那個時候,參與暴亂、隨意放土製炸彈、讓那個「地下鋤奸隊」鋤奸制裁掉因為天天批評暴力行為而被標籤為「漢奸走狗」的電台播音員林彬、一對小姊弟無辜被炸彈炸死、以及50多條生命、幾千人受傷、八千幾個土製炸彈,都只是附帶傷害,都變成了因為盲目的所謂「愛國」、搞出個名堂來的所謂「反英抗暴」、為把偉大導師的所謂「英明指示」貫徹落實的「必要代價」或只是「附帶傷害」。

廣告

50年來,這一種以「愛國」名義為包裝的盲動性一直都仍然被鼓勵、被利用,來達到某些政治目的。50年前是如此,50年後的今天也是一樣。

最缺乏想像力,最缺乏足堪服人理據的盲動者、被煽動者,只能以暴力來展現其螻蟻意志。那些動輒說要「打人、殺人、強姦人」的維園亞伯式或大媽式人物,其實個個都只是每星期都要找個平台出來獻世、展現其無知空疏的可憐蟲。他們可能永遠都沒有認知能力搞清楚,他們不斷以自己的無知、無聊和無意義的暴力語言及行為來支持的體制,及體制背後的利益持份者及當權集團,正是把他們壓在社會底層,及不斷剝奪他們權利的那個集團。

廣告

以六七暴動為例,當權集團一旦決定鳴金收兵,那些因為參與暴力活動、暴亂、放炸彈及各種批鬥「敵人」的集會,因而受傷的、傷害過無辜者而背負罪疚的、失去工作的、繫獄的、理想破滅的,一夕之間,便會被那些曾經似乎是「與廣大群眾心連心」的領導人物及權力集團棄如敝履。

50年後的今日,新的管治集團意圖把六七暴動的歷史檔案消失掉,也有人意圖把那一段歷史重新定義、扭曲事實,要把罪行漂白過來的時候,以同一種邏輯出現的暴力事件仍然是層出不窮。雖然規模未必可以像六七暴動時那麼大,但就更靈活,可以如野貓般突然出現。

「支持政權」、「愛國愛黨」、子虛烏有的所謂「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甚至是明砌生豬肉的「辱華」、「港獨台獨」,都可以成為對「愛國」突然發情的野貓肆意向政權及其嘍囉製造出來的敵人施暴的理由。

大家母忘六七暴動,不要容許當權者把六七事件的檔案消失,因為只有「拒絕遺忘」,才可以不斷提醒大家繼續對抗今天不斷出現的「暴力愛國」及「愛國暴力」。

我們要繼續譴責六七暴動事件,也要繼續譴責在台北桃園機場及昨晚在香港國際機場,那一伙打着愛國名義的「愛國僱傭兵」、「愛國暴力老頭」、及「愛國粗口大媽」的種種暴徒行為。我們也堅決不接受這種「虛假的所謂愛國」及以「假愛國」或其他名義為包裝的暴力。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