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撐港隊的在地情懷投票

2015/11/20 — 17:16

星期三晚,我走到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在露宿者社群旁的空地,熱心市民租借了投影器,以大橋柱躉作屏幕,在面書呼喚了逾500人到場睇波。大家席地而坐,為香港隊打氣和歡呼。我不懂足球,但也被熾熱的氣氛感染:社區的公共空間,本該如此。

當天晚上,我城有十多個市民自發的街頭睇波地點,讓我看見社區正在慢慢的蛻變:是從「消費主義」至「共創空間」的質變。消費,是大家熟悉的社區蛇齋餅糉活動,社區領袖在台上,以各式嘉年華和派禮物消費和聯繫居民;共創,則是以創意和共享精神,為社區開拓新的空間和想像,以物質以外的價值,令社區有更多的互助和凝聚力。共創的起步點,是「人人都有能力讓社區變得更好」的氣度,而這種不問報酬的在地承擔,與離地的區議會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還有數天就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了。輿論普遍認為建制派將大獲全勝,連思想開放的學者也不幫自己人,指摘泛民一盤散沙,缺乏社區人脈、資源和網絡。

廣告

年輕人對區議會疏離,投票率一向很低。這感覺建基於離地的選舉過程。一般市民不知道,選舉規例實在太嚴苛和繁複,豎一支直幡也會被投訴。大部分私樓不容許候選人洗樓,建制候選人拒絕出席論壇,導致候選人未能與選民有效溝通,市民也難以理解候選人的識見。於是,我發現老一輩的市民會把「看見」等同「有做事」,有位老朋友說:某某這幾個星期不斷在路旁揮手,「很勤力喎」!但揮手與當議員的能力是兩回事,況且年輕人是低頭族,根本看不見!

疏離感也建基於區議會的低層次。區議員無實權,只能把大政策矮化為小恩小惠,提出一些似討好市民但令人發笑的訴求。近來網上流傳的笑話連篇,最經典的莫過於要求康文署為木棉樹「絕育」,讓木棉開花結果時不會有白色的棉絮隨風飄揚。嘲笑之後是犬儒,是不投票,認為區議會與他們無關。

廣告

縱使情況不妙,今屆區議會選舉中也有不少候選人試圖突破蛇齋餅糉,相信聆聽是代議者的天職,他們手上並無資源,索性「死馬當活馬醫」,信任街坊,一起尋找「共創」社區的新可能。他/她們在區內舉行諮詢會,與市民一起討論區議會應如何分配開支,制訂預算;他/她們嘗試帶出比「避雨亭」嚴重萬倍的議題,例如全球暖化迫在眉睫,社區的可持續發展也刻不容緩,各大廈要設計減少碳排放的策略;他們建議在社區實踐共享經濟,回應小市民的生活需要;他/她們在想像如何善用公共空間,天橋底可否成為工場,讓仍有價值但被丟棄的物資可重新再用,升級再造。

他/她們提醒居民,區議會的資源不多,不用把錢花在硬件建設,只需讓居民參與審議,社區會一步一步的變得聰明和包容。他/她們倡議人與寵物、人與樹木、人與大自然共融的社區。他/她們把區議會的「三條街視野」拉闊,請居民不要各家自掃門前雪,要重拾對社區的感情,發掘和善用社區的閒置空間;還有,他/她們的胸襟超越小選區,明白垃圾要分類,鄉郊不可過度發展,令環境急速惡化;因此,他們也摒棄「不在我後園」、把污染問題都推到人家社區的自私心態。

他/她們代表不同顏色,有黃綠橙甚至淺藍,共通點是不離地,提出願景,身體力行,實踐理念,重塑具社會責任、自主和簡約的生活,就算是小規模的廚餘堆肥,由個人做起,也可以逐步改變社區環境。他/她們也有不少接地氣的組織支持,像深水埗的「香港公民」發起「社區聆聽」,歡迎不同的人,包括弱勢無聲音的社群,說出他們的故事和對社區的盼望。

當然,上述候選人只是少數,勢利的主流傳媒和只看政黨力量分佈的學者都看不見,但他/她們開拓的是社區的新互動關係,帶動範式轉向,抱持的是「着數」以外的參與價值,他們不僅認同由下而上的手法,更推動共創、共議和共享,社區人人有份。再者,21世紀的開源世界較平等,例如發展網上社區資源共享,許多DIY工具都易上手,不用什麼專業。假以時日,他們會成為社區的好能量。

你或會說,上述都是社會和環境創新的倡導,與區議會的政治操作不大相干。我只能回應:區議會的責任不是建設社區嗎?不要小覷社區創新的傳播能力,街頭睇波感人,除了因為港隊,更是珍惜市民可共用的空間,逾百校舍被荒廢令人憤怒,也是指向公共資源未能善用。

未來的區議會不能再迴避社會大議題;因為地區需要的不只活動,不只利益交換,地區需要的是彰顯公義,讓小市民生活有所改善的新思維。地區更需要的是把旁觀者的無力感變為「自己做」的自豪,讓新的意念和價值凝聚社區。

香港deserves better!我希望社區政治有所改變,投票支持擁有新願景的候選人,勝過站在一旁嘲笑和揶揄。

 

原刊於端傳媒,獲作者授權刊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