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政治主宰學術,值得嗎?

2018/4/27 — 16:02

梁美芬博士近日在明報近日刊出文章,延續了中學歷史教科書的用詞爭議。梁博認為,既然1972年聯合國將香港從殖民地名單中剔除,香港就從此不再是英國的殖民地,而是被英國佔領的中國領土,亦因此指出中學歷史教科書將香港形容為「殖民地」實屬錯誤。

雖然在狹義上來香,梁博所言或者無錯。的確,香港此後由「殖民地」改稱為「海外屬地」。但英國在聯合國大會對於中國代表提出的要求並不予以反對,間接促成大會通過將香港剔出殖民地名單的提案,是否就直接可以推論出英國於1972年放棄主張香港為其版圖的一部份呢?這個講法未免太過粗梳,亦過份簡化了「殖民」和「反殖」之間的種種關係。

將「殖民地」改稱為「海外屬地」,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令英國可以避開國際壓力,以免因為要順應「解殖」的浪潮,而給予這些殖民地自決或獨立的機會。在名義上,香港雖然並非「殖民地」,但在實際的政治操作上,「海外屬地」仍然保持著殖民管治的特點。1982年,阿根廷入侵英國海外屬地福克蘭群島,英國派出海空軍以武力奪回屬地。由此可見,只要政治上的情況許可,英國對海外屬地的概念,和其版圖的一部分無異。

廣告

據歷史學者高馬可所指,在70年代尾至80年代初,英國曾經認為香港這個「海外屬地」並不需要歸還。畢竟,葡萄牙政府於1974年曾經建議將澳門歸還中國,但被當時的中國政府拒絕。後來在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強硬態度下,才促成英國政府接受將香港歸還中國。換言之,若果單單只取香港失去「殖民地」名稱的史實,就斷言英國政府放棄伸張香港這個「海外屬地」的主權,其實亦等同抹煞鄧小平等人對香港順利回歸的貢獻。

要好好地論述這些觀點,恐怕要花上過萬字的篇幅。當然,建制對於殖民史的忽然興趣,並非純粹的學術討論這麼簡單。但以中學生的學習作為籌碼,實在有違學術上的道德。為了政治正確而去混淆教科書上概念,絕對是不智的做法。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