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斯帖的啟示

2016/7/16 — 8:46

(編按:本文發表於2009年8月)

幾年前,香港三位名嘴先後封咪的時候,都曾表示自己不是英雄,不會做烈士。其實英雄是大時代的產物,個人不可能左右英雄的產生,而英雄需要付出的代價也不由得你去衡量多或少。舊約聖經《以斯帖記》,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

劉千石前年也有一篇文章 “母親與我,香港與我”,在文章未尾亦引用了 《以斯帖記》中的一句話: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為此,我更作了長久的思索:劉千石對位份與機會的理解是否還欠缺了甚麼?

廣告

以斯帖本是猶大人末底改他叔叔的女兒,父母雙亡後由末底改撫養成人。因她容貌俊美,品德優良,為亞哈隨魯王所喜悅,被立為王后。有一大臣哈曼,很得亞哈隨魯王抬舉,因而非常傲慢。一切臣僕均跪拜哈曼,惟獨末底改不跪不拜,令哈曼含恨在心,決心滅絕末底改本族,即猶大人全族。哈曼成功遊說亞哈隨魯王,准予定期殺戮滅絕猶大人,並掠奪他們的財物。末底改和全城的猶大人非常悲哀,禁食哀號。

末底改知道只有以斯帖可以拯救猶大人,便把哈曼要滅絕猶大人的消息傳給以斯帖,並囑她進去見亞哈隨魯王,為猶大全族人向王懇切祈求。但原來亞哈隨魯王有一定例:一切臣僕人民,若不蒙召,擅入內院見王,無論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而以斯帖沒有蒙召已經三十日了。末底改得知此情,便向以斯帖傳上一句話: 「你莫想在王宮裏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聽罷,以斯帖作了一個生死的抉擇,她說: “請為我禁食三晝三夜-------然後我違例進去見王,------我若死就死吧!”

廣告

當以斯帖被選上王后時,並沒有想過將會成為拯救猶大人的英雄,更沒預計到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但作為與猶大全族有著共同命運的王后以斯帖,是唯一能見到亞哈隨魯王的猶大人。世情的發展,人生的際遇使她無可避免地遇上了挽救猶大全族於危難之中的歷史使命。歷史(或說上帝)揀選了以斯帖,因她有王后的位份,這也是唯一的機會,無人可以代替。位份即是某人在歷史中的位置,由於你的位置可以影響歷史,當嚴峻的情勢到來之時,因了你的位份,在道義上便不能置身度外。歷史需要她,把她推到了一個民族英雄的高處面前,完全不由得她去閃避。英雄的產生是歷史使然,也就是人們所說的時勢做英雄。這個時勢在那關鍵的一刻臨到某人的面前,不容你坐視不理,迫使你面對。英雄也許就在這一剎那間產生。

然而,事實是,這並非必然,單憑位份和機會是不可能造就出一位英雄的。以斯帖在危機之中仍可有個人的選擇,她可選擇犬儒地閉口不言而與猶大人一起毀滅於哈曼的陰謀中,也可選擇犧牲自已,甘冒被王治死之險,去解救猶大人全族的危機。她最終選擇了後者。民族的存亡重於個人的生死,這就是她的選擇。這偉大的選擇是基於她的優良品德和對本族人的熱愛和責任感。她對王說:「 ‥‥我何忍見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我同宗的人被滅呢?」那就是說,當嚴峻的歷史契機來到某人面前時,這人是否真能成為英雄還端看他的良心和道義責任的高度能否戰勝個人的一切和超越生死的恐懼,從而產生一股無畏的勇氣,足以衝破眼前一切的苦困。這樣,一個有能力改變歷史的英雄才能真正的誕生。位份和機會這外因需要人的內因才能發揮作用。

也許,這就是為甚麼趙紫陽未能像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那樣在關鍵時刻去改變歷史,成為民族英雄的原因了。戈爾巴喬夫擁有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和第一位總統的位份;葉利欽擁也有蘇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位份,他們在反對派發起政變的機會中一舉促成了蘇聯的解體。兩人對國族安危所承擔的勇氣,為世人所驚嘆。趙紫陽也擁有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務院總理的位份,但在八九民運的機會中郤未能振臂高呼改變中國的命運。可見,位份有了,機會有了,還要有人的素質,覺悟,魄力,智慧以及堅持信念的勇氣。

結果,亞哈隨魯王向以斯帖伸出了他手中的金杖,並問她有何要求。她卻並沒有即時說出拯救猶大人的要求,而是設下筵席,招待王和哈曼,等待揭發哈曼罪行的時機,才和盤托出,向王請求廢除哈曼的陰謀,終得王允諾許下諭旨,讓猶大人可以還擊那要加害於他們的人,而令猶大人得勝,終得平安。英雄還應有勇有謀,以斯帖機智和穩重的策略,令她獲得王的讚賞,得以為民除害。

作為信神的基督徒,我會相信以斯帖由得王后位份到冒死進諫,都是神的計劃和試練。神的計劃真是深不可測,英雄是由神去揀選,英雄的產生是神的偉大作為,個人只能順服依從,勇敢面對。以斯帖完全做到了。

時勢造英雄,英雄帶領時勢,神將不斷地做就英雄,像曼特拉,哈維爾,昂山素姬等,香港也不會例外。

 

2009年8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