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是非之心看醫學界政改研討會

2015/1/19 — 19:48

在醫學界政改研討會上,史泰祖醫生多次語出驚人:「  人大都是人民選出來的」,「我們要接受係中國憲法下,呢個(8.31框架)係普選」,「如果她推翻自己的決定和憲法,以後便不能治理國家」令會眾嘩然。不知他是否想借梁家騮議員的翻白眼來表示這種中國式邏輯──權力即法律,有多可笑。筆者想就諸位與會者提出的觀點討論。

少數人的集權體制 並不保護國家安全

廣告

史醫生首輪發言已提出港人爭取普選要顧及「國家安全」,此論點筆者不表反對,但得出了與史醫生完全不同的結論。史醫生顧慮的是否政權的穩定?如此的顧慮不免越殂代疱,也太小看中國的軍費和維穩費了。筆者關心的中國,反是國家的人民,要知道政權不可能千秋萬世,唯有國民與族群文化才能永垂不朽。而國內的人權狀況,文化窒悶、各樣限制均令人難以認同其管治模式。

問題的癥結是,在一個權力集中於一小撮人的體制內,必定會把人民推向撕裂和暴動。因為當當權者要擴大自己的利益而損害人民的利益時,他可以無所顧忌地剝削,而完全不尊重受害者作為人的尊嚴。一個政權侵犯人民尊嚴是最危險的事情。人民無法用協商方式去保護自己的利益和尊嚴,只有武力一途。是故中國大陸之內群眾事件無日無之,而且多數流血收場。如果說雨傘運動真的有甚麼啟示,可以上升到國家安全層次的話,那就是示範了統治者的傲慢只會激發起人民更大力的抗爭,而那不是筆者希望見到的事態發展。

廣告

可惜,觀乎特區政府過去三個月的表現,它只有繼續製造矛盾,無意化解紛爭,更加以濫用權力,用人唯親,削弱自己管治合理性(最新的例子是委任有隱瞞利益衝突記錄的譚惠珠為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的主席)。而在831框架下選出來的特首,也只會繼續維護現今利益集團,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將香港推向亂局。

民主: 尊重個人,避免不可逆轉的惡

洛克(John Locke)說:「民主是避免少數人犯上不可逆轉的惡。」民主並非能立時解決以上紛爭,也不一定能提供最好的解決辦法,但它確立了個人作為一自由政治實體的尊嚴。當人群居,必有矛盾,民主的解決辦法在於讓矛盾浮面,要求眾人以智慧和邏輯,而非以權力和長官意志去解決問題,更非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這條路誠然不易行,但香港有足夠條件。被許多人形容到不堪一擊的香港股市、樓市在佔領運動其間仍節節上升,財爺也沒有數據指佔領影響經濟,李嘉誠也說影響輕微,足見香港金融體係之穩健,不會因一時的社會紛爭而打破。(當然,事情的另一面就是地產霸權仍是鐵一般的事實。)儘管多次受到親疏有別的長官意志和人大釋法衝擊,英殖時代留下的管治架構和法制亦大體行之有效。另一條件是,連高京官都多次指出,香港人理性、務實,又為何會認為在開放提名權的情況下,港人會選出對國家和我城不利的特首?

接受8.31框架 等於接受極權的荒謬邏輯

8.31 框架之所以必須否決,是因為這明明是一個保障少數特權的方案,而竟被當成全民普選。如此巧言令色去叫港人接受,實在是直接挑戰市民明辨是非之心。

說清楚點,從沒有人挑戰中央政府的對特首的最終任命權,即守尾門的權力。然而8.31框架表示中央要全面操控選舉之前門、尾門、過程和結果,要港人在有限的選擇下為天朝所眷顧的地方大吏臉上貼金。如此浪費公帑的程序,如何柏良教授所謂,「不要也罷」。如果我們未能有一個可接受的方案,至少也要維護自己的對錯邏輯。因為是非對錯之間的缺口,可以直搗良知。

筆者喜見在醫學界政改研討會中嘉賓、醫界代表及與會者都能暢所欲言,表達對一件「眾人之事」的意見。也再一次證明港人質素,值得國家信任。儘管未敢樂觀在中央的天朝體制下,我們可以有平等真普選的可能。但筆者主觀希望在有限的諮詢時間內,官員可以拿出勇氣和承擔,帶領考慮如十八學者等增加市民提名權利方案。現在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時機,如果人民再一次失望,管治只會更加困難。被當權者推開的聲音只會更激進──無論政府有無勇氣去舉辦公投,量化這聲音,看看是不是絕對大多數,這也是數以十萬百萬計的香港市民。

 

文:Messenger [email protected]杏林覺醒

杏林覺醒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