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暴戾手法翦除「內人黨」的中共 豈會放過「港族黨」?!

2018/8/12 — 15:08

資料圖片:民族黨集會(朝雲攝)

資料圖片:民族黨集會(朝雲攝)

首先必須釋題,題目的「內人黨」是「內蒙人民革命黨」的簡稱,「港族黨」即「香港民族黨」。 筆者讀罷蒙古裔日本籍楊海英的《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文化大革命.大屠殺實錄》(註一),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消滅「內人黨」的殘酷歷史,聯想到中共和特區政府全面封殺「港族黨」的手段,以至最近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港族黨」陳浩天出席午餐會演講所掀起的風波。  鑑古知今,中共以大漢民族主義者心態,趕盡殺絕少數民族爭取政治獨立自主的歷史血跡斑斑,「內人黨」雖然已成過去,但是如今對藏族和維吾爾族的鎮壓依然慘烈。 由此觀之,「港族黨」豈能倖免?! 況且,在威權當局眼中,引用《社團條例》絕殺是「兵不血刃」,經已十分「文明」和「進步」得多了!

漢族霸權心態一直是中共民族政策的潛藏意識,貽害至深。 中共定性「內人黨」為「反黨叛國集團的民族主義反裂政黨」,而被蒙古人視為滅族大屠殺的「挖肅內人黨」事件,按中共官方資料顯示:近三十五萬人被誣陷為「內人黨」成員;約二萬八千人被迫害致死,高達十二萬人被嚴刑逼供致殘,相對當年內蒙自治區蒙古人人口僅一百四十萬來說,至少每一個蒙古人家庭都有受害者,其慘況悲情可想而知。(註二)

平情而論,從歷史發展過程看,內蒙古的問題持續在中國、日本、蘇聯和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錯綜複雜關係中糾纏和角力。 內蒙古的精英分子受日本的培植,影響至深,是「挎洋刀的」,與「根正苗紅的延安派」內蒙共產黨人互相爭持,

廣告

到底「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還是「由內蒙古人民革命黨領導」,以及「在民族平等基礎上的民族區域自治」還是「獨立自治」,便成為抗爭的焦點。(註三)  無論如何,在蘇聯蔭庇下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是內蒙自治區蒙古人嚮往合併的回歸地,一直為「民族自決運動」進行鬥爭,不過最終還是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被「斬草除根」………! (筆者稍後撰文評論上述一書時再詳述)

「港族黨」以「香港民族」為論述基礎,自陷於中共殘暴血腥處理民族矛盾的旋渦中,更何況倡言「獨立」,直接撼動中共的政治極度敏感神經,招致「殺身之禍」是意料之中。  深諳中國共產黨獨裁專制本質的民主派人士當然心裡明白,「港族黨」是否「授人以柄」根本不是關鍵問題,當前中共紅色王朝其實絕不會容許香港朝向民主政制發展的任何空間,收緊扼殺的手段近年層出不窮,煮蛙的溫水早已在不斷添薪升火中加熱了!

廣告

從另一個角度看,筆者藉此分享對「香港民族」的一些看法:有必要區分「中華香港人」和「中國大陸人」。 「中華香港人」有著「殖民」和「遺民」的歷史記憶,既有逾一百五十年被英國統治的殖民地生活經驗,也有逃離紅色政權和背負著中華文化包袱的現實背景,卻有幸在相對開放的政治環境中受到歐西自由意識的影響,有著明顯而獨特的價值觀、行事心態、生活方式和政治取向等意識型態上的認知和表現。 對比說來,「中國大陸人」有著「順民」和「愚民」的沉痛歷史印記,在中共專制獨裁治下近七十年,學曉放棄尊嚴和抗爭意識的生存之道,也因為傳統文化飽受慘烈政治運動的扭曲和摧殘,以及在箝制思想的桎梏中養成愚昧自大心態,至今仍擺脫不了心有餘慄的恐懼感,卻蛻變成更惡俗和更不擇手段的生活享受者。 因此,就算並不完全認同《香港民族論》的論述,筆者以為「中華香港人」雖然並不吻合政治意義上有關「民族(nationality)」的定義,刻意與漢族為主體的「中國大陸人」對立起來,但是,在社會文化的界定層面,「中華香港人」的確是有別於「中國大陸人」的「族群(ethnic group)」。

執筆至此,「港族黨」必定會被中共和特區政府合謀鏟取,可是,筆者以為,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的分離心態和爭取民主自決意識,看來並不輕易被壓服和被撲滅的!

------------------------------------------------------------------------------------------------------------

註一:楊海英著  劉英伯、劉燕子譯 《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文化大革命.大屠殺實錄》 台灣八旗文化/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8)

註二:詳見上述原書第44頁

註三:詳見上述原書第58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