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暴抑暴

2016/2/15 — 10:07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發生多場警民衝突。有多名市民在旺角街頭被警員壓到牆上、鐵閘上。(2月9日凌晨資料圖片;圖片來源:Joey Kwok)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發生多場警民衝突。有多名市民在旺角街頭被警員壓到牆上、鐵閘上。(2月9日凌晨資料圖片;圖片來源:Joey Kwok)

新春伊始本應一團和氣,吃喝玩樂,怎料現政就要有本事讓人片刻未得安寧,一開年竟為幾粒魚蛋而觸發一場騷亂……恕我直言,當晚豈是甚麼暴亂或暴動,不然就是大大抬舉。吾生也晚,且讀得書少,但亦知近50年前,論勇武、說武鬥(且是真正的武力裝備,包括土製菠蘿,而非臨時挖磚對陣的就地取材)、講暴力(造成傷亡數字)豈能與當時愛國,今日更愛的土共所作所為,名副其實的暴動相提並論。

至於斷言事件有組織有預謀者,也是言重,一不知其誰,二若連大紫荊勳章也沒拿下,德望不俱怎能聚眾?至於受唆擺迷惑,跟隊狗衝,卻又未能當上局長一職,也是枉然。且知半世紀前的幕後罪魁,還有今日餘孽殘黨已成權貴,自有資格昨是今非,州官毀燈,強烈譴責那夜一干人等,目無法紀,擾亂治安,罪大惡極。而放眼現在,不記前痛,不問情由,且對所有社會議題從不作聲,此刻卻義憤填膺的普羅,竟與始作俑者靠攏同站,怎不教親痛仇快,還有一男子竊笑。

暴力的表徵看似憤怒,但其實有誰會明白,或關心其中多少是因絕望而生的歇斯底里,這可不是與一刻殺紅了眼,手起棍落,奉旨恃法公然施暴同擬。事實上,天生反社會的人少之又少,既非你和我,更又豈可一口咬定是他?世上沒無緣無故的愛,也沒無緣無故的恨,每件事背後總有原因,為甚香港短短數年竟崩壞至此。當權者不躬身自省管治思維出了甚麼問題,施政方針為何脫離群眾,卻忙不迭推卸責任,諉過於民,或廢青。所以沒有廢政,那有廢青?沒有暴政,更何來暴民?

廣告

事實上,是我們心目中的公道任人捩橫折曲;我們的核心價值遭肆意蹂躪;我們的文化被不斷矮化,粗暴摧殘。而對方更不會得些好意,反是得寸進尺,有恃無恐,趕狗入窮巷亦在所不計。現政對民意全然漠視的氣焰,和對政治,以至民生各種訴求視若無睹的態度,已到孰不可忍地步,方有訴諸武力的過激行為。

想當年50萬人上街,秩序井然,展示的是理性文明的公民風景。那時候的港人很和平、很溫文。而政權對民意縱不存尊重,亦起碼有些少避忌,豈如今日般肆無忌憚,任意踐踏,連門面工夫也嫌麻煩。而雨傘運動結束後,試問現政且又做些甚麼好事以疏導民怨?答案是:適得其反,變本加厲。反正就是一副惡形惡相霸王硬上弓,請問為政者又何曾顧及市民感受。

廣告

當然我這麽說,也是託大,對於種種背道而馳,倒行逆施的政策,縱非甘之如飴,實有不少人早已習以為常,然對負隅頑抗的行徑就是絕不姑息。為何我們對有權者濫權枉法,不聞不見,萬千包容,其實是縱容,而無權者起來反抗,就是大逆不道。再者,執法者有的不只是公權力,而是用公帑「升呢」的武力!至於抗爭者憑甚麼可以與擁有絕對武力優勢的一方相提?是酵素,是環保廢物,還是聯想力?無論如何,衝突卻只會隨鎮壓的武力升級而更趨激烈,因為打壓越大,反抗也只會越大,人們只會更義無反顧地投入抗爭。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