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棄為進

2016/9/5 — 10:29

棄選候選人

棄選候選人

近年舉凡有社會或政治議題爭拗,或不過是資源和權利分配不公的情況,總有人衝出曉以港人大義。其中強辭自是一切「民享」、「民治」的訴求,以至爭取行為,皆無視大局或該是大國為重,且會削弱香港競爭優勢,到頭來只有損害整體利益。這似是而非,蠱惑人心的表面歪理,卻又總有人稱和。其實所謂的「整體」利益,受惠最多的還不是現有的既得利益階層。分配不公,雨露未能均霑,貧富差距只會越見懸殊。至於「大局」,又是誰的局?富的?貴的?官的?京的?或不過就是「大大」的局。

自此每見「整體大局」一詞皆敬而遠之,然立會選舉關鍵之時,也是危急之秋(惟本文見報卻已塵埃落定),不得已亦要打倒自己,借用呼籲,各位自知勝算未及,也不好說根本就是心存僥倖的候選人,倘仍有政治識見和良知,應為大局着想,自行告退棄選保席,不然只有「攬炒」,實在沒比這更貼切的形容詞,且讓建制共敵(難道不是嗎?)得逞,坐收漁人之利。往後議會行事更是肆無忌憚,予取予携。而這只繫於一念,放下方見天空,不然且連頑抗的一隅亦拱手斷送。

事實上,在不公的政治制度,甚至整個社會環境下……當個別候選人陸續宣佈退選,該晚大台新聞卻竟隻字未提。難道有關外國生產了一枱按摩機械,又或一位過街大哥得獎的消息都比此城往後由誰監察施政,為民發聲的新聞重要?珍貴的公共大氣電波,傳播媒體淪為保駕護航的工具,刻意混淆選民視聽亦實太着迹,亦太可惡……而我們尚可顧全的不過是個小局,而要維護的且不是甚麼既得利益者,而是僅有的抗爭者。

廣告

我明白有候選人會以民調不可盡信,既參選就應奮戰到底來說服自己。然民調若不可信,那麽請問閣下是基於哪方面的數據自行「告急」,憑空想像嗎?再者勝算相近的堅持一拼還可理解,只能祈盼在長期徘徊的底線抽擊,急流中仍不言退,那只是匹夫之勇。參選前自視過高並不為過,然今日仍不自量力卻不可恕。

至於擔心如何向助選團隊和支持者交代。首先,不要低估他們的判斷力,他們不是盲目的崇拜者;也請不要高估自己的魅力,你亦不是金正恩。志同方會道合,若你的心志最終還是為香港市民造福,捍衞港人應有的權益,而這件事或需暫由其他同道代行,我信你的團隊自會明白。又或者,其中有人早想坦然相告,只是你這位當局者未作好心理準備俯聽罷了。同時要交代的又何止他們,還有這麽多年堅信要守住立法會議席,和直選過半這退無可守底線的選民,怎麽不好好向經常含淚投票的諸君也交代一下?

廣告

少不了的責難還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先作好協調再而參選?事實上,經新東補選一役,已知本土派氣勢,泛民陣營仍拒協調、不合作,再者還要化整為零,又怎怪此刻兵凶戰危。既然咎由自取,痛定思痛「救由自取」又何必冷言相對,意氣且不能挽狂瀾。

無論如何,勝數沒望的能以棄為進,慷慨過票成人之美,起碼為己執番身彩,再為所屬政團贏回掌聲,贏回尊重,也為四年後贏取籌碼(若選超區,我定票債票還必投閣下),總較「袋住先」,然後通賠要划算。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