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比較觀點看香港前途(上)

2016/8/15 — 16:29

資料圖片,攝:朝雲

資料圖片,攝:朝雲

在中共黨國高壓的政治氣旋下,本土派迅速興起,而「前途」、「未來」及「出路」成為近年討論焦點。各家各派透過不同本土論述、議會路線或社會運動,希望塑造出一個自由及自主的香港。在長期去政治化的氛圍下,這種政治辯論必然是好事,亦對未來政局有深遠影響。本文嘗試比較三種模型,包括民族獨派的「民族主義-主權國家」、陳雲的「憲政共和主義-城邦」及沈旭暉的「離散族群-跨國共同體」,指出各自的優點與盲點,為現在對香港前途的討論提供基礎。

香港前途的三種模型

所有對香港前途的論述,均離不開「以甚麼方式聯繫香港人」及「香港應採用甚麼政治體制」兩個問題。上述三個模型就正正包含這兩種面向。首先,民族獨派提倡「民族主義-主權國家」模型,指出香港人是一個與中華民族迥然的獨立民族,直接挑戰中國民族主義及中國統治的合法性 。根據傳統民族主義的定義,民族必須在歷史、文化、語言、風俗、價值或信仰上大體同質,形成獨立的文化體系,再將此獨立的文化體系與自治的政治體系結合,而兩者邊界重疊,成為完整意義上的民族。然而,上述的模型未必符合香港長久以來的文化想像,因後者的茁壯建基於相對自由及開放的文化土壤。 故此,香港的民族論述參考台灣及蘇格蘭等的例子,出現「公民民族主義」的轉向,強調在內部多元自由主義下,某一獨特共同體抱有以民主方式自決內部事務的共同信念,從而有權建立具外部面向(即主權)的獨立政體。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泛本土/民族派對「香港人」採取鬆散的定義[註1],但均劍指「2047前途問題」及「自決公投」,強調港人有自決政治體制的權利。當中,民族獨派會意到,談自決就必然涉及獨立的選項,而香港民主與威權中國並不相容,所以香港民主的前提必須是建立獨立的主權國家。民族獨派的「民族身份- 民主-獨立」鐵三角就呼之欲出。

廣告

其次,陳雲提出的「憲政共和主義-城邦」模型,描述香港人是「華夷之辯」下繼承正統華夏文化的特殊族群,並在英帝殖民下確立自治傳統,保留法治 、官僚體制、獨立貨幣、國際身份等獨特優勢,其政治體制較接近如歷史上的希臘及威尼斯,即在帝國保護下擁有強大商業實力及自治議會的商業城邦。此論述與民族獨派有兩項重大分別。第一,前者不談民族而只談族群,高舉香港人是華夏正統及擁有自治傳統, 繼而可在「一國兩制」的憲政安排下,成為共同分享權力、平等而自由的自治群體,認為無須提出民族概念去對抗中國民族主義。第二,陳雲接受中國統治的大框架而不談獨立國家,只談歷史概念上的自治城邦,寄望香港城邦可以在「永續基本法」下永久依附中國帝國,保持自身優勢,並配以「實然主權論」,避開獨立訴求所產生的「法理主權」爭議及宗主國的反噬。可見,「憲政共和主義-城邦」的內部邏輯亦是互相呼應。

最後一個模型為沈旭暉提出的「離散族群-跨國共同體」。「離散族群」(diaspora)此概念不為香港人熟悉,其原文解作「散播種子」,起源自猶太人於一世紀被羅馬帝國征服而散落世界各地,但在外地以「復歸母國」的神話為核心,形成具獨特身份認同的離散群體。在現代的族群研究中,離散族群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黎巴嫩的本國人口只有四百多萬,但自十九世紀的移民潮及二十世紀中的內戰以後,現在居住在包括北美、南美、歐洲等的離散人口高達四百四十萬(歷史總計甚至有一千四百萬)。此龐大的離散人口不乏大量專業人士,包括商人、律師、醫生、教授等,透過匯款為黎巴嫩本國提供接近18%的經濟收入。而且,他們在外國亦保持強烈的身份認同,恆常與母國接觸,更在外地組織商會及壓力團體,曾成功遊說美國政府與黎巴嫩簽署商貿協議,及於母國遭受敘利亞入侵時,要求美國表態維護其主權。又例如,於二戰其間大量波蘭人口逃離外地,但抱持著「我們一日未死,波蘭就不算滅亡」的決心,在外地建立學校、教會及報刊等去保持波蘭身份認同,並同時積極聯合各地同胞策動反擊,故有波蘭「政府在倫敦、軍隊在意大利、人口在西伯利亞」之說。

廣告

離散族群的現象,挑戰兩項傳統觀念。一方面,它挑戰世界主義者或部分左翼人士,認為「跨國行動」(transnational activity)必然會削弱傳統的國族身份認同,故此在全球化下民族已經是落伍及無關重要的概念。上述例子反映遭打壓而離散的民族,會透過跨國網絡去介入母國的政治及維持成員之間的聯繫,正正加強了離散族群的民族身份認同。另一方面,此亦打破本土派認為「離境者必然離地」的刻板印象。沈旭暉就指出海外有大量的香港移民人口,屬精英階層,保留對香港文化的身份認同,故此我們應連結海外港人,一方面在海外保留香港的文化軟實力,同時在特定的政治危機發生時,可以有效爭取海外移民的支持(如雨傘運動)。而香港內部的政體,似乎就無關痛癢,畢竟中共黨國太過強大,威權全面接管香港已是大勢,倒不如「禮失求諸野」。

(待續)

註1:常見民族派對香港人的定義為:「任何香港居民,無論什麼時候開始在香港生活,只要認同香港價值,支持香港優先,願意守護香港,就是香港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