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法律觀點解釋《禁止蒙面規例》是充斥法律缺陷的《緊急法》衍生產物

2019/10/7 — 19:31

今日蒙面法 明日辱警法 後日緊急法 總之你犯法

今日蒙面法 明日辱警法 後日緊急法 總之你犯法

【文:熱愛香港市民】

行使普通法下的香港刑法,有兩類刑事類別,(1)具刑事行為+刑事意圖的罪行 (2) 嚴格責任犯罪。以下作簡略解說:

(1)具刑事行為+刑事意圖的罪行

廣告

提出刑示檢控方必須在排除合理疑點下舉證被告人必須作出刑事行為及帶有刑事意圖,如被告持刀刺向受害人致其死亡(刑事行為)及對受害人懷恨在心(刑事意圖),檢控方便可控其謀殺。

2) 嚴格責任犯罪

廣告

檢控方,無須舉證被告人具刑事意圖,只要作出相關刑事行為便可檢控。如超速駕駛,醉酒駕駛,非法管有危險藥物/毒品等。

觀乎《禁止蒙面規例》第3(1)條所指:任何人不得在身處(非法集結/合法公眾集會或遊行)時,使用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並在没有合理辯解(該例第4條)下,即屬犯罪。由此可見,《禁止蒙面規例》只涉及刑事行為(使用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並不須舉證刑事意圖,很大程度地不屬第1類刑事類別 (具刑事行為+刑事意圖的罪行)。

問題來了,第3(1)條並非稱述「使用蒙面物品」便等同違犯罪,而是加插了「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一句,暗示有額外條件才可滿足該刑事行為,究竟此句是指蒙面物品的形式條件,抑或是情景條件?如前者,口罩,頭巾便是蒙面物品的形式條件便可滿足該刑事行為條件。但為何還要加插「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一句?是否有額外情景條件?例如,警務人員合理地懷疑該等合法遊行人士(先不討論非法集結) 為恐佈分子或正追捕疑犯,那麼該人使用了「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因警務人員有必要識辨其身分之執勤目的),警務人員便可提出檢控。第3(1)條並没有明示各額外情景條件。

若要再進一步對該例第3(1)條的解讀,便必須看看第5條條文:「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正在使用蒙面物品,而某警務人員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則本條就該人而適用。」其條文目的及前設是要求警務人員需「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若以第5條條文對第3(1)條作解讀,第3(1)條的目的並非將戴上蒙面物品與犯法掛勾,即單純戴上蒙面物品是不能構成刑事罪行,而是需進一步要求警務人員「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故回看第3(1)條條文一句「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似乎暗示警務人員需合理地懷疑該示威人士為恐佈分子或正追捕疑犯,戴上蒙面物品「意圖」阻止識辨其真正身分,第3(1)條才能應用以定罪。

如此看來,第3(1)條使用上「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一句帶來相當嚴重的法律盲點,但該例並無進一步解說在什麼情況下構成「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該例又似乎暗示戴上蒙面物品的人士需要具「意圖」阻止識辨其真正身分,但又没明確說明。那麼《禁止蒙面規例》便不能單單歸類為第2類:嚴格責任犯罪(即單純使用蒙面物品不能直接構成刑事罪行)。《禁止蒙面規例》既非第一類,又非第二類刑事法例類別,那是什麼類別?我不知道。是類衍生產物正如四不象畸形物體存在於香港普通法體系下。

然而,警務人員在執法時或會利用第3(1)條的法律缺陷將其解讀為單純「使用蒙面物品」便等同違犯罪,將合法集會示威者作拘捕,而不需要考慮是否「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

《禁止蒙面規例》的另一法律缺陷是與香港普通法刑事舉證責任相違。在《香港人權法案法例》第十一條指:「受刑事控告之人,未經依法確定有罪以前,應假定其無罪。」(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 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二至七條相符。換句話說,任何香港人必須假定無罪,除非刑示檢控方在排除合理疑點下舉證被告人犯上某刑事罪行(有任何疑點未排除,被告人都不能被判有罪),舉證責任是在檢控方(列舉被告人的各犯罪行為及意圖等)。而《禁止蒙面規例》第3(1)條所指:任何人不得在身處(非法集結/合法公眾集會或遊行)時,使用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的蒙面物品,並在没有合理辯解(該例第4條)下,即屬犯罪。如上所述,若警務人員利用第3(1)條的法律缺陷單純將「使用蒙面物品」等於犯罪,而不考慮「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這一因素,所有在合法集會中,戴口罩人士將直接被定假為有罪,並需自行提出抗辯理由(如宗教,健康等),否則被刑事撿控。這完全是違反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原則,及舉證責任在檢控方原則。在香港普通法法治社會竟有「先判有罪,被告人自行舉證自己無罪」的法行是荒之極。

其三,《禁止蒙面規例》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法例》第十四條中: 任何人之私生活(英原文為Privacy) 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再覆述《禁止蒙面規例》第5(1)條條文:「如身處公眾地方的人正在使用蒙面物品,而某警務人員合理地相信,該蒙面物品相當可能阻止識辨身分,則本條就該人而適用。」及5(2)條條文:「上述警務人員可 —— (a) 截停上述的人,並要求該人除去有關蒙面物品,以 令該警務人員能夠核實該人的身分;及 (b) 如該人沒有遵從 (a) 段所指的要求 —— 除去該蒙面 物品。」顯然而見,香港市民在《香港人權法案法例》第十四條中的權利:私生活(英原文為Privacy) 已嚴重受侵害,因病或因儀容問題而戴口罩是Privacy,是否所有該等香港市民出街都需要在額頭貼上戴口罩原因之字句?

《禁止蒙面規例》根本不是一條妥善的法規,千萬不要被政府以制暴為由,以《禁蒙面法》掩蓋其法律根本的缺陷。

(歡迎法律人士加入討論、補足或指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