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父之名

2017/1/13 — 20:31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1月12日宣佈辭職,準備參選特首,有報道指她同日表示辭職參選是上帝旨意。(資料圖片)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1月12日宣佈辭職,準備參選特首,有報道指她同日表示辭職參選是上帝旨意。(資料圖片)

「這個世界有兩個神,一個是創造我的造物主,一個是你們(宗教代理人)所創造的神。」如果有看過印度電影PK的人一定會對這句話感到熟悉。我信有一股不可知的力量,也許是神,也許是上帝,但是也許不是那個被人因各類原因塑造而成的「蒼天上帝」。

近來很多人喜歡以父之名作不同的佈道和不同的事情,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以父之名的事。

1096年,在當時教皇Blessed Urban II的呼籲之下,一群在當時的西歐生活不下去的貴族、自由人、農民、主教、亡命之徒因爲要擺脫自身的貧困,相信了教會的宣傳,說到了耶路撒冷的人能夠獲得重生,得到救贖,以現代的話語去說就是獲得新生活以及成爲上流的機會。「在家,你是平民,在耶路撒冷,你就是上帝的貴族。」對,就是如此,人們一波一波地舉家跑到中東,開展了延綿300來年的十字軍東征。在他們以父之名占領耶路撒冷之後,他們馬上進行屠城,是的,以父之名屠了這座父的城。

廣告

對了,以父之名,究竟是那個父?是伊斯蘭教的父還是耶穌的父還是猶太教的父,當歐洲在進行十字軍東征的時候,與其大打一場就是伊斯蘭教的兄弟,而猶太人仍在歐洲大陸上流浪着,在被歧視之下往内心找着自己的救贖與應許之地以及自己的父。這三個仍在對世界政局包括本港有極大影響的宗教其實源至同宗,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但是卻因爲權力分配或言政治的問題或者是一些外人看來鷄毛蒜皮的事如究竟彌撒儀式時吃發酵餅還是沒有發酵的餅,戴長十字架還是短十字架作為引子發生分裂,甚至發生戰爭。

1618年,假藉宗教改革爲名以爭取歐洲霸主為實,歐洲分裂為兩個陣營(主要是新教對抗羅馬天主教(但是法國是新教陣營但是是以天主教爲主))進行了一場三十年戰爭。這三十年的硝烟戰火以父之名抹去了日耳曼地區近半男丁的生命,將西班牙從霸主地位之上打到一蹶不振,重新讓法國崛起。這以父之名的戰爭到頭來,是誰的父爲真還真的不知道。

廣告

到了近四百年後的今天,就是這個以父之名,在當今的世界上互相屠殺各國的人民,每個人都說着自己為正統, 他人為異端,說着信我能進入那個永生或者有處女的天堂。如此的以父之名賦予了這些人自言正義的權柄,他們是能進入父親懷抱的一群,你們只是那些渴望被愛但是已經被遺忘、瑟縮一角的繼子繼女;他們是那群在船難時剛好站在救生艇隔壁,所以能享受着那僅餘的位置,但是如此的剛好就讓他們自言是父親親自挑選的子民,所以那些後來者在挑戰他們資格之時就是在挑戰着父親的權柄,亦因此這些「被挑選的子民」有推開這些後來者並且自己享受得救的特權,這就是以父之名。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現在父親已宣佈,以父之名,那人當上天堂,進入那永恒的榮譽殿堂,但在此之前,那人必先重拾權柄那在此地無上的權柄,統領東方之人向父親認錯,因爲我們都挑戰了那個以父之名的權柄,我們都有那個罪,那個不服從的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