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社會為中心,抵抗「選舉操控」

2015/9/11 — 10:32

上星期六(8月29日)在吉隆坡發起大型集會的「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就此便曾多次發起集會,要求有「準確的選民冊」、「杜絕骯髒政治手段」;淨選盟在今次集會也有著「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的訴求。圖片來源:陳允中

上星期六(8月29日)在吉隆坡發起大型集會的「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就此便曾多次發起集會,要求有「準確的選民冊」、「杜絕骯髒政治手段」;淨選盟在今次集會也有著「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的訴求。圖片來源:陳允中

【文:周日東(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碩士)】

區議會選舉臨近,經過上一屆的「一屋七姓十三人」報導後,各大政黨、傳媒自然金睛火眼地監察有沒有疑似種票的個案。結果,便有了近來一連串疑似「幽靈選民」(Phantom Voters)的「大發現」。當然,現階段沒有人能百分之百肯定這些個案必定是有組織的種票,不過,若說建制陣營(包括北京、建制各政黨等)有意以種票的手段在選舉中擊敗泛民,筆者也不會感到絲毫驚訝;而如何應付這類「特別的選戰技巧」,將會是泛民及其支持者在未來選舉中的主要新挑戰。

臨時選民登記冊的查閱在7月底開始,先後有不同的政黨和傳媒進行抽檢,發現當中有登記住址實為「空中樓閣」,如南區華富邨華明樓只有18樓,卻有選民報稱住在20樓;又有人以酒店、商鋪作為登記住址;更有部份安老院的長者在不知情下「被登記」成為選民,而該安老院的老闆則為親建制的地區社團人士。這樣的情況下,實在是難免令人懷疑這些是否「幽靈選民」,有助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打敗泛民。

廣告

事實上,若說相信北京及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的大戰略,是盡可能從泛民手中奪取更多的議席,淘空其政治根基,相信不少人也會同意。畢竟,現時北京的思維就是「擁有全面管治權」,在這種「天朝主義」的心態作祟之下,泛民這類政治對手的議席自然愈少愈好。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站高一點來看,結合建制派在選戰上其他對泛民的攻勢、週邊的政治大環境等,便不難發現建制陣營是以整套「選舉專制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 Regime,即馬來西亞、俄羅斯等地,這些地方雖然有著「多黨選舉」的安排,但當權者卻會以各種「選舉操控」(Electoral Manipulation)的手段來保住政權)中全面壓制反對派的技巧來和泛民打選戰。除了選舉做假(Electoral Falsification,即上文提到的種票、「幽靈選民」)外,還有買票(Buying Votes)及資源超限戰(Unequal Resources Competition)。

廣告

在「買票」方面,這裡當然不是指建制派以真金白銀在選舉期間賄賂選民,而是指他們在平常時候提供各種福利,爭取當區居民支持──說白了,其實就是「蛇齋餅粽」。當然,泛民也不是沒有為社區提供福利,但無可否認,建制派有著更為雄厚的資源,提供福利的規模就更大、能「受惠」居民也就更多。以2012年為例,民建聯的總收入約為8500萬元,民主黨只有1000萬元不到,前者約為後者的九倍。到底是哪一方能夠以提供福利作為主要的、大規模的爭取支持手段,讀者可以自行判斷。

在「資源超限戰」方面,建制派憑著資源優勢,能夠聘請更多社區主任、議員助理,開設更多地區辦事處,以服務居民。在處理個案時,亦有餘力可以做得更為仔細認真,也自然能夠爭取更多的支持和選票。

令情況更壞的,則是建制派透過現時在區議會的議席優勢,一定程度上能夠操控地區活動的撥款過程,令建制陣營的衛星組織取得更多的資源,進一步擴大和泛民在財政實力上的差距(註)。曾經便有傳媒報導,涉及公帑82萬元的葵青區藝術節,由當區區議會和長安婦女會合辦,而活動的負責人經民聯區議員譚惠珍,正是長安婦女會的主席。這樣的地區撥款,實在難免令人懷疑是利益輸送,嚴格來說,更有以公帑為建制派搞活動、爭取支持的嫌疑。

「選舉做假」、「買票」、「資源超限戰」三種在「選舉專制政體」中常見的選舉技法,在港已見端倪,這便是筆者對泛民在今屆區議會選情難以感到樂觀的根本原因。更值得留意的,則是長此下去,這些「選舉操控」的做法會否變得更為系統化、更為大規模?將來在香港的選舉中,港人引以自傲的本土核心價值,如公平競爭、廉潔等,會否「此情不再」?

現時,大家面對疑似「幽靈選民」,大都也是要求選管會加強抽查和打擊;面對區議會和建制派的疑似利益輸送,則可能想起要求廉政公署為我們把關。但如果港人真的珍視我們公平、公正、廉潔的選舉,能否踏前一步,做多一點點?

這方面,馬來西亞的經驗或許能給予我們一點啟示。馬來西亞也是屬於「選舉專制政體」,「幽靈選民」便是執政國民陣線逢選必勝的一大武器,以2013年大選為例,就有大量一個地址註冊多名選民、甚至死人亦在選民登記冊並有投票記錄的個案。此外,也有「買票」的情況,國陣的政治人物便經常到農村大派T恤、電器、玩具等禮物。

上星期六(8月29日)在吉隆坡發起大型集會的「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就此便曾多次發起集會,要求有「準確的選民冊」、「杜絕骯髒政治手段」;淨選盟在今次集會也有著「自由和公正的選舉」的訴求。也有網民發揮「民間自救」的精神,在2013年大選前夕製作「war to phantom voters」短片,嘗試動員選民出來投票,力求抵銷「幽靈選民」的影響。這些都可以是「選舉操控」愈加嚴重的情況下,港人在地抵抗的方向之一。

今屆的區議會選舉,從側面反映本港已是被逐步推向「選舉專制政體」,如何在不利環境下進行選舉工程,對抗專制,一眾泛民政治人物固然需要深思;而政治乃是眾人之事,如果「選舉操控」的情況持續惡化,受影響的最終也只會是你和我,港人是否也可以擴闊想像,嘗試以「以民間社會為中心」,為抵抗「選舉操控」出一分力呢?

註:林立志(2015)〈建制派如何築起選舉長城?——透視地區活動的撥款過程〉,載於方志恒(編)《香港革新論》,頁119-126。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本文章原刊於《信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