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鬥爭為綱的管治手段

2015/3/9 — 9:37

睇見香港管治水平日差,政府淪為抽水式施政,空口講白話,沉迷於政治鬥爭,香港想唔死都難。

呢種走火入魔狀態,正常香港人睇到眼火爆。

就以「青年住屋問題」為例,689將問題未解決責任推畀「少數人」,包括提出司法覆核的保育、環保或地區居民,認為佢哋阻頭阻勢。689上任至今,從來冇承認過失敗,唯一甩身方式就係諉過於人,希望挑動社會內部矛盾,以群眾壓力鬥垮鬥臭反對一方。以政治鬥爭方式去管理社會,代表作當然係毛澤東「文化大革命」,將一九四九年後一切失敗歸咎於黨內存在「復辟資產階級」,所以發動紅衞兵打碎黨、政府一切政策及制度。政治鬥爭好處係唔需要理性、分析、解決問題,總之求其搵個「稻草人」,叫群眾一齊向佢掟石。兩年半來在房屋問題上被689卸膊孭鑊的計有:前朝政府、房屋署官僚、保育人士、司法覆核人士。

廣告

香港政務官多年建立的管理方法,正好相反,一個政策未出台前,先反覆討論執行細節,推敲不同政策後果,包括如何應對司法覆核挑戰,低調地向政黨及利益團體打招呼、試水溫,盡量唔好引起太大公眾關注。under promise, over deliver就係基本策略。政務官非政客,以目標為本,政客則打鑼打鼓,係威係勢,講咗就當做咗,只重視過程,攞彩爭民望,到做唔到就諉過於人。房屋問題部份源於土地供應滯後,但689上台後毫無理性,追求掌聲之短期間決策的管理方式,先係問題惡化根本原因。決策變成over promise, under deliver。房屋需求從來係浮動,大與小涉及政府期望管理,所謂青年住屋問題,在土地資源有限、開拓需時限制下,政府資源分配優次中根本就唔應該放重要位置,政府亦唔應該扮英明神武,要「解決青年住屋問題」。但689一上場取消先租後買的置安心計劃,谷起青年人對資助房屋需求,跟手推出「白居二」,白表居民購二手居屋免補地價,谷高二手居屋價錢,你話係咪自己攞嚟賤。

廣告

689以土地房屋專家自居,又身為老董八萬五房策推手,且身處政府核心多年,無可能唔知道土地開拓、規劃及公眾參與的程序,佢好像現時才發現有司法覆核呢回事?講笑咩。政府施政係要細心經營,一步一步咁行,689施政則求短期政治利益,不問長遠政策後果,做唔到就賴三賴四,其格局之低,比一個惠州市長也不如。現在私人樓唔跌,又搞六成按揭,政策後果係谷高租金,至於資助房屋,三年上樓已經無法達標,因為在偉大特首號召下,大學迎新營已教剛入學師弟師妹填公屋居屋申請表,排隊人龍不斷增加,要用幾多郊野公園地先餵得飽住屋需求?還未計每日百五個家庭團聚移民。

香港社會分化,正源於689呢種政治掛帥以鬥爭為綱嘅管治方式。好似水貨客,本質上係一個簡單執法問題,由當區政務專員領導一個相關執法部門專責小組就已經解決,結果佢就整個愚蠢不堪之限奶令,製造人人皆水貨客,大規模分散各區,個個帶兩罐,過羅湖海關就交貨,當越演越烈,束手無策,就玩政治,反水貨客竟變成「港獨問題」,以為拉高矛盾就可以逼反對者收聲,令人嘆為觀止。

玩政治玩到走火入魔,政策毫無理性基礎,要撥亂反正,並非三五七年之事。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