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不誠實」的手段來管治的政府

2019/4/4 — 15:21

林鄭月娥 4 月 3 日出席立法會會議

林鄭月娥 4 月 3 日出席立法會會議

法庭今天的判決,說明了政府為了達到政治目的,這些年來一直都是不擇手段,不理會制定法律的原意,也不理會法律條文的精神,總之順手就拿起一些可用的專政工具來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要以為香港人是傻仔,用翻佢阿爺及其爪牙經常講嗰句:「背後的動機,政府自己心知肚明」,香港市民也是「心裏有數」。

除了「不誠實使用電腦」這一條之外,控告佔中發起人及參與者的那些控罪,用的是一條殖民地時代都不會用的法例,目的只係想擴大打擊;控告旺角騷動事件那些年輕人,用上「暴動」的相關控罪,但卻要迴避不去為那個所謂暴動做一個獨立的調查及研究,就被比殖民地政府的做法更卑鄙。

廣告

為什麼香港政府會變得如此下流?看看那個保安局長,看看近幾個星期林鄭月娥那些嘴臉,看看那些當權派、建制派人物那種不顧賣相的醜陋,真的為香港社會竟然墮落到如此明目張膽而難過。

根本的問題,是我們社會有一個不誠實的制度,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大家都知是什麼事!他們還好意思對着外國傳媒說,香港人享有從來未曾有過的政治權利和保障,也享有從來未曾有過的民主。講大話講到人人都看得穿是大話,實在真係很低水平,令人覺得難堪。

廣告

一個不誠實的制度,就只能產生一個不誠實的政府;一個不誠實的政府,就只能以不誠實的手段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因為沒有任何不誠實是可以蒙騙所有人的。

政府從一開始便是「不誠實地引用法例」。近期就是更進一步,以「不誠實的理由」來修訂《逃犯條例》。難道政府真的以為把「堵塞漏洞」這個荒謬的說法講多一千次,香港人及國際社會就真的相信是「堵塞漏洞」?佢哋自己心知肚明,大家心裏有數。

林鄭月娥領導這個特區政府最墮落的地方,便是好學唔學,學足中共,擘大眼講大話,講完之後佢都唔需要理會你信唔信,也不用顧忌那場戲有幾醜陋,有幾虛偽,有幾核突,總之講咗就係。人人都知道魔術師不是真的有魔術,如果戲法做到冇人睇得穿,大家當然唯有鼓掌。依家政府講大話講到穿晒崩,好的只可以剩翻D嘍囉。

其實作為政治領導的,不斷自己讚自己,不斷顧影自 high,已經夠哂肉酸。佢之前話自己「有為」,話自己「善於做政策」,自己往面上貼金,標榜自己的所謂「管治新風格」,都算啦,就當佢冇自知之明。一向都覺得佢不失為一個有效率的技術官僚。

但作為官僚,特別是成為政治領導後,做成點唔再係自己講,係要由人民評價。佢可能今日覺得只要習近平睇佢,只要北京啲官員讚揚佢,佢就可以目空一切,佢就可以打橫嚟,佢就可以藐嘴藐舌面對傳媒、對市民、對反對意見。佢甚至可能以為得到老細讚揚,佢就可以做打手而不需要付出代價。可以講,佢完全錯晒!

作為一個政治領導人物,人民嘅評價先至係最實在之外。有時,一時之民望可以升,可以跌。政府有時候需要做一些短期內不受人民歡迎的事,但如果有一個政治領導可以由頭到尾做足所有人民反對嘅嘢,而可以繼續做到尾,而且可以事事都完全唔理會人民嘅意願嘅,咁就肯定係制度有問題。

而且,對於任何政治領導人,有樣嘢就算死咗都避唔到,就算避得一時,避得一世,也避不得千秋萬代。歷史最終會有個判決,這才是最重要。任何政治人物做了壞事,最終亦肯定會在歷史上留下一筆。封建專制的中國歷史上,仍然有太史之記,仍然有董狐之筆。

一個政治領導人物,可以一時之間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但到頭來,一樣會有可能被打入歷史的恥辱之柱上。希特拉、史大林就是一例。中共很多領導人包括毛澤東、鄧小平,都是一樣。

一個不誠實的領導人,一個不誠實的政府,就只能繼續以不誠實的手段來意圖蒙騙過關。有句說話這麼說,「你可以蒙騙所有人於一時,你也可以蒙騙少數人永久,但你絕對不能永遠蒙騙所有人」。

更關鍵的是人騙不了自己。當林鄭月娥及特區政府的官員要鸚鵡學舌,要抬出什麼中國歷史中國文化來兇人的時候,又或者要拾共產黨的牙慧,講什麼理所當然、順理成章之時,首先要記着孔夫子的一句說話:「君子必慎其獨」。當一個人獨處,對着鏡子看着自己,或只是坐着稍稍自省一下,當知自己犯了什麼錯,作了什麼不見得光的事,講了幾多違心之論。

今時今日的林鄭月娥及其領導下的政府可能真係以為只要得到中央領導人的肯定,就可以對香港人自大狂妄,甚至不斷講大話唔使眨眼。其實有冇留意林鄭月娥對眼近幾年越眨越利害,而且眼光閃爍不定。有冇講大話,佢自己心知,我相信佢未至於蠢到自己唔知道自己講緊假話。唔通大家真係會以為林鄭月娥及政府的官員,以至那些建制派會愚蠢到真話假話也分不清?我越來越肯定這與聰明才智沒有關係,關鍵問題是他們的品格實在變得太卑劣。人性中的這個漏洞,真的很難堵塞,近日最喜歡講堵塞漏洞的林鄭月娥肯定也冇計兼無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