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建峰、劉夢熊 論831決定是否不能撼動

2015/4/29 — 21:00

【文:朝雲】

28/4 塔冷通心靈書舍 

任建峰說,回歸後大家本來一心在07/08年已有普選,民建聯,工聯會同樣支持,然而2004人大釋法加多兩道閘:特首要先寫民情報告予中央批准;由人大決定選舉制度是否需要改變。

廣告

後來到2014年,831決定為普選的定義再加三閘:千二人提委會;二至三候選人;過半提委會提名才能出閘。

任引述法政匯思的看法,2004年釋法賦予人大權力,決定選舉制度是否需要改變,它有權力啟動「普選」,但人大無權憑決定,先制定普選採用什麼方式,除非人大釋法。然而831決定僭越了釋法的權力。

廣告

任很憤慨政府的方案,以十人入閘為煙幕。到頭來在831門檻下,提委操盤後頂多兩三人出閘。

任說他不便評論梁麗幗正進行的司法覆核。然而即使我方在高院得直,也大有可能出現憲制危機。

根據基本法,香港法院可自行演繹基本法,即使人大欲事後釋法,之前的判決不受影響。若終審法院續判政府敗訴,危機就會出現。

所以任建峰研判,即使我方在高院得直,港府必定上訴至終審法院。而人大則會趁終審法院判決前釋法,迫終審法院就範,必須按釋法宣判。

他很認同石永泰受訪時,批評政府為何老愛說法治法治,不過是因為法律的制定和解釋權,政權大哂,根本由他們把持。

接下來,任從信仰的角度交代立場。

他說每當聽到傳道人,引用羅馬書第十三章第一至七節,為附和政權辯護,他都差點爆血管。保羅一直以身作則,示範信徒並非事事順從政權:當年羅馬迫害基督教,因信稱義,須以生命為代價。

他提到在快餐店,見過孩子訛稱母親大肚,為一家人騙到座位,獲父母讚賞。他相信有信仰者,不會這樣教育子女。我們要真誠地活著,在家不能接受,於國更不能接受。

他明白很多人覺得政改是兩難,通過又死,唔通過又死。但他提醒,政權正正是利用此點。政改已經爭拗數十年,任自七八歲起,見證著母親由身壯力健,到現在已經癌症末期,等不到真普選一天。

他說不少貨櫃車司機染上毒癮,就是因為行車動輒數十小時,好累好想放棄,毒販就在這時候乘虛而入,引誘司機吸毒提神,食住先;以色列離開埃及後,不是立刻去到應許之地,還得流浪四十年,若他們半途而廢,救恩便從此而斷。

如特首的假普選獲通過,立會又未有真正普選,假普選下的特首將恃著假的認受,強推惡法弊政而再無顧忌--因我們都「有份」參與政改表決,「有份」參與特首選舉。任認為橫掂都係死,與其橫死。不如掂死。

他承認否決政改亦屬「掂死」,之後的日子也很難過。但因我們理直氣壯,憑著信與望,繼續去反抗,終有復活的一日。

最後,任提出對信徒,牧者的期望。他身屬聖老楞佐堂,聖老楞佐正是受火刑殉道。他認為信徒要當社會的腰骨,救恩並不廉價,因信稱義就要付出代價。

任知道教會中很多神父熱心民主。但在其他議題,似因不同立場而疏遠。他點名希望德高望重的牧者,包括李志遠、陳德雄、林勝文、甘浩望等神父,甘為信眾表率,在未來的大型運動,不止於在FB發言,或在後方領禱,更要手牽手,站在運動最前線,面對警察施暴,帶領信徒挺身而出,多少少勇氣,企出嚟對抗。任說現在神職人員短缺,主教不會見怪的。

* * *

劉夢熊說,做人一定要本著良知說話,是是非非。

他說很多建制派包括張志剛,都將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說成為人大決定。中國憲法第57條,規定人大為全國最高權力機關,常委會只是其常設機構。62條便訂明人大第11項職權,即可撤消或修改常委會不適當決定。

所以他批評張德江對葉劉說,「人大常委會有最高的法律權威」是「發茅」;「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也在抹殺基本法。反映金日成大學畢業生水準之差。

他認為831「三違反」:違反改革開放政策;違反一國兩制;違反基本法。

一:
1978年第十一屆三中全會,鄧摒棄毛以降的階級鬥爭,一帶一路亦摒棄國際鬥爭。李飛和張榮順卻先後稱831是「管治權之爭」;「反對派欲爭奪管治權」。基本法第26條賦予港人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25條強調港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泛民欲依照基本法的權利普選特首,無關爭奪管治權,京官卻以階級鬥爭為綱,違背改革開放政策,以國家安全扼殺真普選,一如以往以革命為名踐踏人權。

二:

基本法第5條規定,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既然「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泛民的訴求,無非是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客觀存在的反映,符合一國兩制。但政改方案中,在立會直選獲55%以上選民支持的派別,在選委中不足17%;但人口不過0.1%的漁農界,卻在選委中佔60席,即5%。將來提委會卻依照選委會不變,扼殺香港一大派別的參選權利。

他提及過去支持阿牛保釣,曾致電梁振英,要求接船表態,但他拒不支持。因為他視泛民為「敵我矛盾」。

然而剝奪泛民的參選權,剝奪超過55%選民的提名權,由千二人操控候選人,不過視選民為投票工具。將大陸所謂的民主集中制搬到香港,不尊重兩制差異,違反一國兩制。

三:

2004年釋法原定的三步曲,是特首先交報告,人大再予以確定,然而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完全超越「確定」的職權;

回歸以降四次特首選舉,選委門檻俱八分一,按「循序漸進」原則,將來應該比八分一低,或至少維持八分一,過半數門檻違反「循序漸進」;

立會毫無變革,既不「循序漸進」,亦徹底違背港人期望;

基本法亦提到根據「實際情況」,諮詢之初,無論左中右,即屬保守的派系,亦未至於提出831如此嚴苛的方案,831決定根本不符香港實際情況;

根據基本法,特首產生方法須人大批准,然而立會產生方法,只須向人大備案。備案之意,即人大無權影響法律是否生效,然而831卻一併「決定」立會產生方法不變;

基本法立法原意,主張均衡參與、廣泛代表性。即使保留千二人提委會,改由全民選舉產生,或擴大選民基礎,不止於23萬人,依然可行,但政府拒絕。現在的政改,即使讓幾多入閘,卻只許兩三人出閘,結果一定不是均衡參與。提委會有否操控,篩選,當年身屬選委會「頭號梁粉」的劉,自然最清楚。他批評劉迺強否認操控,是「睜著眼說混話」。當初在提名期,唐英年得到的提名,比梁振英多得多。投票前中央先藉握手發功,委員已見苗頭;其後劉延東等大員,更直接發文件給中聯辦:「要將思想統一到支持梁振英的軌道上來!」689於焉誕生;

基本法附件一明言提委只能提名一候選人,現時政改方案,卻容許提委,可提名多達三人。

劉認為凡始種種,都剝奪眾多市民的參選權,選舉權。均衡參與淪為壟斷參與。「三違反」事實俱在,鐵証如山。一國兩制淪為一國一制,就似高瑜證明中國還有第八不准講:七不准講也不准講。

劉主張違憲審查,根據中國憲法第62條第11款,人大有權改變或撤消常委會不當決定。他向政改三人組叫陣,辯論831是否適當:「有本事以理服人,唔係以勢嚇人。。。CY好,林鄭好,同我辯論831決定,我保證秒殺佢地!」

在答問環節,劉承認中國以黨領國,「黨委揮手,政府動手,人大舉手,政協拍手」。831決定由人大常委170票全票通過,包括香港的唯一常委,范徐麗泰。他們都務求與中央高度一致。

然而他認為中央與香港關係,不應該是「阿爺吹雞,全部跪低」。當年的許諾全部走樣。6月10日的白皮書,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更加荒謬。因為基本法第158條規定,釋法權屬於人大常委會。然而白皮書提到的九大權,全不見於基本法文本,全不見於中英聯合聲明。當時港人不滿法官愛國說,劉認為雞毛蒜皮,離譜在於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一個部級單位,居然越權解釋基本法,更凌駕基本法原文賦予的種種權利,例如見於基本法的「行政管理權」,在白皮書一筆勾銷。劉嘆中國仍未依法治國,革命黨習氣未改。

現實上如何扭轉831決定,劉說要從自己做起。他提到無線民調,大多數市民都認為,建制要為否決政改負責。不必怕政府恫嚇,什麼「蘇州過後冇船搭」,要以動態的眼光來看,即使否決政改,太陽照常升起,天不會塌下來。

劉以改革開放為例,十年浩劫後國家陷崩潰邊緣,毛定下什麼教條,死後照樣改弦易轍。否決政改後,「一左二窄」的梁振英就要面對「管治懸崖」,政治癱瘓。而且使台灣視香港為鑒戒。九合一選舉時,台灣已流行「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口號,結果綠營大勝。習近平訪福建,向台灣代表重申和平統一,台灣立委隔岸回嗆:先問香港同胞感受。

未來台灣大選,蔡英文上台幾成定局。港台政策都慘遭滑鐵盧,中央不免有官員要為此找數。中共的思維,視民族大義高於香港內部事務。劉認為領導人始終會改變路線。國民黨與共產黨血戰多年,民進黨有台獨綱領,到頭來中共還不是會從權。

劉堅定地說,「香港在做,台灣在看」。香港有底氣,數臭831決定,使之家傳戶曉,深入民心。一定會改變未來。

最後劉亦解釋,習近平作風強硬,很大原因是他念茲在茲蘇共的「七十四大限」,蘇聯1917年得國,1991年滅亡,中共亦離此限不遠,故習不計代價,雷厲施政,希望中共不至於亡於自己一代。

(席間一位聽眾,聞此忍不住嘀咕:仲要等十幾年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