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任志剛關於《基本法》第107條的解釋不合邏輯

2017/8/4 — 18:34

任志剛(資料圖片)

任志剛(資料圖片)

【文:Sam Lee】

實在巧合,筆者七月底刊登了兩篇短文(註1),質疑政府多年來的財政預算案,其實違反了《基本法》第107條,以及該條其實在實際環境中根本無法執行,任志剛昨日(8月3日)的博文,不單同樣談到這條,還捍衛政府已符合第107條,但該文的解釋,令筆者對任總的文字功力深感震撼,忍不住希望提出幾個問題。

基本法第107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廣告

筆者質疑,何謂「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任總認為,這個規定並非指政府每年都要達致平衡預算,而是只需要在「一個經濟周期中」收支平衡便可以,而且只需要「預算」(即財爺的估算)沒有赤字,而非實際上沒有赤字。而且,第107條的規定是「概念」而不是「具體」的規定。

只需要「一個經濟週期」達到收支平衡

廣告

任總貴為香港的前中央銀行行長,一定知道一個經濟周期,少說十年,多說幾十年毫不出奇。看看日本,自九十年代初經濟泡沫爆破後,名義經濟增長由一九九四年的2.2%,跌至二零零九年的 -6%,最近幾年稍稍改善,但廿多年的時間一個周期仍未完結。香港也差不多,自二千年初經濟最惡劣時,到現時仍未達高位,經濟周期恐怕一半都沒有。如果任總的演繹正確,是否指只要到二零四七年收支平衡就算符合第107條?如是的話,為何在二千年初,政府稍有赤字,便急急說香港有「結構性赤字」要推出銷售稅呢?任總是在說由曾蔭權、梁錦松和唐英年三位財爺都錯誤演繹了第107條,才會急急推出銷售稅?那麼當時身為金管局之首的任總,有沒有極力遊說教化這幾位財政司呢?

只要求「預算」沒有赤字

筆者在先前的文章提出疑問,到底所謂的盡力避免赤字,是指財爺預備的「預算」沒有赤字,抑或是實際上沒有出現赤字。任總一槌定音,說是看「預算」,因為「財政年度內可能出現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云云。

這樣就不得了,原來政府廿多年來大部份時間都違反第107條。不是說笑,由一九九七/九八財政年度至二零一七/一八的廿一份預算案,有十三份,在財爺公佈預算時,都是赤字預算,包括一九九九/零零年度至二零零五/零六年度共七份預算案,以及二零零八/零九至二零一三/一四年度共六份預算案。那麼,任總是確定這些年來政府都做得不對了?包括他「協助歷任財政司預算年度財政預算案」那段時間?

更有趣的是,如果第107條只要求「一個經濟周期中」的「預算」沒有赤字,那就容易辦,反正預算都是亂來,即使政府已有四十九年赤字,累積了數以萬億元的債務,只要財爺在第五十年的時間「預算」上帝跌錢落香港所以有超乎想像的盈餘償還債務,即使最終原來這筆橫財沒有出現,也算符合第107條?任總你是說笑吧!

第107條是概念不是具體規定

至於說第107條是「概念」不是「具體規定」,這個筆者當然明白,憲法是高層次的法律,但是即使是「概念」都有界線,界線可能模糊一點,但也有超出範圍,即違反憲法的可能,否則政府不能引用《基本法》DQ立法會議員了。

即使第107條是概念,但有些概念不容辯駁的,就是什麼是赤字。當然,預算案都是一份創作品,什麼叫收入、開支、盈餘、赤字,以及儲備,全由政府定義。即使如此,不爭的事實,就是政府在廿一份預算案中,有十三份是「赤字」預算。如果按任總的定義和演繹,這也沒有違反第107條,那麼《基本法》的概念,是不是太飄移了一點?

預算案「與本地生產總值增長率相適應」

至於第107條所指,財政預算要「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任總說使用「相適應」是「充滿智慧」,所以財政政策可以與經濟增長逆行,是最令筆者佩服的一點。

筆者在谷哥搜尋「相適應」是什麼意思,就看到中國法院網一篇刑事研究的文章指出:「我國1997年《刑法》第5條規定:『刑罰的輕重,應當與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擔的刑事責任相適應』。這一規定具體而明確地體現了罪刑相適應原則的精髓。其基本含義是:罪輕規定輕刑、輕判,罪重規定重刑、重判,罪刑相當,罰當其罪」。看來大陸看「相適應」這個字眼,怎樣也不可能演繹至可以逆道而行吧,否則,在大陸犯了輕罪豈不要受死刑;而殺人犯、大貪官和叛國者都無罪釋放了?我想任總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即使英文版本的commensurate,按牛津字典的解釋,也是「(在大小、重要性、質量等方面)相稱的,相當的」,沒有可以相反的意思。

將中國刑法就「相適應」的解釋套用在第107條中,明顯就是指當經濟增長高的時候,預算案,即收入與開支,增長也要加快,當經濟增長放慢時,收支也是相應減慢,這是一個合理的香港人所能理解的原則,因為這樣,才能確保政府不會亂用錢引致赤字連年繼而「車毀人亡」。

其實上述想法對沒有經濟背景的人而言,很合邏輯。但任總是經濟專家又曾就在第107條起草時提意見,當然明白在經濟差的時候,政府的開支會增加,但為何沒有將這個可能性,告知基本法草委各人,以至最終用了「相適應」這個毫不含糊的標準,實在是耐人尋味。

政府不要搬龍門

筆者覺得最不可思議的,居然是由任總出來辯護政府的預算案是否符合第107條。陳茂波月收三十多萬,這其實是他的責任。即使陳茂波基於資質所限還未攪清楚財爺的工作,林鄭不是曾在庫務署工作的嗎?為何要動用任總去搬龍門?無論如何,政府不要再搬龍門了,不如集中精力想想如何用豐厚的儲備改善公共服務——我說的是教育醫療福利,不是說再建什麼大白象。

 

註(1) : 《基本法》第107條其實係咩意思?(1) (2017年7月23日)及《基本法》第107條其實係咩意思?(2)(2017年7月2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