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但還是要相信

2015/11/13 — 17:1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這一篇不說大道理,只說一件最近我遇到的小事。

大約兩個月前我在一間英國的網上書店購買一本二手書,本來只要十至十四天便會送抵香港,但不知為何大約一個月後的九月中也還未送到。於是我電郵書商查詢,書商回覆指書本早已於一個月前赴運,而他們並不掌握香港的郵遞情況。於是他們只要求我簽一份書面的表格,說我並沒有收到這本二手書,就答應將另一本替代本 (a replacement order) 再次赴運。

最後這本替代本也沒有如期運抵。昨天,我將情況告知書商。今天,書商答應全數退款,相信幾天後我就會收到匯款。

廣告

雖然我對不能得到這本書感到失望(因為要在市場買另一本相同的差不多要貴 70%,而且也要再做訂購和等待的手續),但我卻對書商在我最初查詢後立即送出一本替代本,和最後輕易答應退款,感到訝然。

因為畢竟我從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我沒有收到書本:我可能在八月底已經收到第一本書,然後報稱沒有收到,再於九月底收到替代本,然後於昨天再說我兩本書也沒有收到,然後獲得全數退款:也就是說,我可能在分文未付下,已經獲得了兩本書。

廣告

到底我是真的沒有收到書本,還是如上述所言不付分文收到兩本書,書商是無從得知的,他們可以要求證據,但他們最後只選擇單純的相信我。

這種單純的相信,就像是這個猜疑的世界中的清泉。

一般人對其他人總帶有戒心,不輕信人言,特別在商業的交易中(例如買賣書本),我們一般都要求不同程度的證據為證實我們的說話:一些重大的商業交易,更要做異常複雜仔細的 due diligence 的過程,更別說上市的繁複驗證程序 (verification process)。

就在脫離我們牙牙學語的童真時,我們就已學懂保護自己,而其中一個機制,叫做猜疑。猜疑為了保護我們,就在我們與別人之間築起一堵堵的的厚牆,令事情變得繁複。

但原來,我們其實可以很簡單。而這種簡單的人性,很美。

啱睇就 like 埋我既專頁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