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低端人口與高端教會

2017/11/29 — 2:56

上星期剛巧在北京,對近日北京的低端人口甚有體會。

本來,一個星期在北京,深感北京教會發展的速度,彷如騰訊一般——這句話沒有半點貶義——只想說,這十年中國城市教會的發展,速度實在驚人。神學生水平之高、教會傳道人的開明、對農村屬靈傳統的更新等,它確實為中國教會帶來新景象。事實上,隨着城市的發展,中國社會中產人士對基督教會甚有好感。以北京為例,中產教會不斷出現。因此,這幾年,城市教會發展的空間處處。牧者都懷着企業家般的野心。

不過,基於種種原因,中國基督教會的發展卻一直沒有社會性。甚至,可說是「零」社會性。當然,這現象無可厚非。因着中國政府的長期打壓,教會發展從來都只能、不敢、唯有集中在福音的擴展上。一旦中國教會涉及任何一個社會議題,教會將會受到極大打壓。「只要不搞甚麼社會政治,中共都容許基督教在中國發展。」如此,被動的、主動的、間接的、直接的,中國教會的社會性幾乎是零。基於福音的前路、基於教會生存,中國教會都極其害怕被捲入社會議題。因此,這二十年來,中國教會直接、間接地被塑造為完全沒有社會性的教會。與此同時,教會的興旺與中產化,卻造成了福音主義的「高端教會」。

廣告

如此,北京同時存在着「低端人口」與「高端教會」。這是極度尷尬的處境──當教會敬虔、熱心、委身地開拓福音發展,卻同時對同城被欺壓的生命無動於衷。因此,中國城市教會越是強盛,它的未來就越偏離教會的社會責任。這造成畸形的中國教會。在中共政權的逼迫下,中國教會不知不覺地走向畸形的發展——卻是迫於無奈、無可厚非的畸形發展。這,豈不是趕狗入窮巷般的淫威嗎?情況等同於「巴夫洛夫實驗」(Pavlov Experiment)一樣,長期的暴力訓練出狗隻「學習」條件反射地不再接觸社會。不知不覺。無色無味。政府不再需要做甚麼,教會就自動自覺被訓練與社會絕緣了。

香港教會啊、香港教會啊!請珍惜現今仍然尚存的社會空間。尚有關懷社會的機會與自由,就應好好珍惜這關懷社會的機會。不然,他日,教會未必滅亡,卻在政權的淫威下,教會被不知不覺地扭曲了。

廣告

 

(sorry... 忍不住寫。不想沉默)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