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三子代表律師:阻礙不必然構成公眾妨擾 法庭須衡量被告示威權

2018/12/12 — 13:47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案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結案陳詞。代表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及朱耀明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陳詞時指,控方現時將佔領對社會造成的阻礙(obstruction)視同公眾妨擾(public nuisance),並非對法律原則的正確理解。麥高義又指,警方在9.28封鎖添美道示威區,和施放催淚彈激發大規模佔領等事件,不是三人計劃時可以預見。

麥高義陳詞時指,三子現被控於2013年3月至2014年12月期間「串謀公眾妨擾」,但辯方認為,三人原先計劃的佔領,在9月28日凌晨1時38分,即戴耀廷宣布啟動佔中後不久已經完結。因為其後警方封鎖添美道示威區令人群湧出馬路,以及施放催淚彈等激發大量市民上街等事件,他們三人原先計劃時都不能預見,控方亦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三子事前的「串謀」,必然會導致或演變成9.28後在金鐘發生的佔領。

辯方:基本法、人權法案保障示威權 阻礙非必然等同妨擾

廣告

麥高義又表示,控方現時使用公眾妨擾罪名,不僅造成戴耀廷所說的寒蟬效應,控方將示威造成的阻礙(obstruction),直接等同是公眾妨擾(public nuisance),亦非對法律原則的正確理解。

他認為,法庭在考慮阻礙是否已對公眾造成妨擾時,必須根據當時情況,包括時間長度、地點及目的等,評估阻礙是否已超越合理限度。而法庭在衡量其合理性時,亦必須考慮被告受《基本法》及《人權法案條例》保障的和平示威權。

廣告

麥高義指,三子事前已就他們心目中相對小型、具特定開展時間及地點的佔領計劃,為政府及公眾提供了18個月通知,而綜合陳健民證供、朱耀明提交的公眾集會意向書等證據,直至2014年9月,三子的意圖仍然是從10月1日開始,在中環進行維持最多5天的佔領,對社會的干擾有限。

批控方播片誤導 「就像施放催淚彈從無發生過一樣」

麥高義認為,控方開案時在庭上播完三子在2013年舉行和平佔中商討日的片段後,就直接跳入9.27人群在添美道上集會的情況,學生在期間罷課、重奪公民廣場等片段均被省卻,有誤導之嫌。麥高義又批評,如非應辯方要求,控方在開案中甚至無意播放警方施放催淚彈的片段,「就像施放催淚彈從無發生過一樣」,無視示威者從媒體看見警方施放催淚彈後,被激發上街的事實。

麥高義強調,警方在接近80日的佔領期間,一直未清場或拘捕,佔領或退場亦是有自由意志的佔領者作的決定,不是三子可以控制,他們不應為其他人的自願決定負責。麥高義又認為,即使三子和其他被告均有使用位於添美道的大台發言,但三子只是在台上繼續宣揚愛與和平的理念,並不足以證明各人有夥同犯案。

辯方形容佔領:夏慤道從未被如此善用作社區用途

至於控方昨日援引「蜘蛛俠」Matt Pearce的案例,指本案被告妨礙了公眾使用道路以作社會及社區用途(social and community purposes),麥高義今日則笑說,除了在佔領的那段時間,恐怕夏慤道從來未被如此善用作社會及社區用途。

麥高義又問主審法官陳仲衡,在他的司法生涯裡面,曾經遇過多少完全可信及可靠的證人?麥高義指,他現時代表的三人,就是這樣的證人,而陳健民的供詞,甚至對某些控罪已經直認不諱。

麥高義又指,控方現時針對三子的控罪之間互相矛盾,質疑如果控方認為三子在9.27至9.28煽惑他人到金鐘添美道佔領,為何三子串謀在中環佔領的控罪,又從2013年3月延伸至2014年12月,「他們不可能同一時間意圖在兩個地方佔領」。麥高義又引述陳健民在其供詞中強調,三子提倡的公民抗命行動,一直以不得對公眾造成不合比例干擾為原則,並意圖在公民覺醒目的達到後就會退場。

陳淑莊代表律師陳詞:控方須證被告知煽惑內容必構罪行

代表陳淑莊的資深大律師王正宇陳詞時則表示,根據相關法律原則,控方必須證明被告在煽惑當下,已知道自己煽動他們的所作行為「必然」會構成犯罪,如果控方僅能證明相關行為「可能」構成罪行,並不足夠。

王正宇質疑,控方並未提出足夠證據,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陳淑莊在呼籲其他人前來添美道時,已知道對方的行為必然構成公眾妨擾,因為如果到來的群眾是逗留在添美道的行人路上,則不會構成犯罪。

案件押後至下午二時半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