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戴啟思:不能在規則偽裝下剝奪示威權 辯方完成結案陳詞

2018/12/13 — 14:06

戴啟思

戴啟思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一案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繼續進行結案陳詞。代表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的資深大律師潘熙陳詞時指,從呈堂片段可見,張秀賢被拍得最後在金鐘添美道出現的時間為9月28日凌晨3時半左右,此前他在台上的發言,均是呼籲其他人前往添美道集會,聲援重奪公民廣場、等候警方釋放被捕學生等,控方無證據證明張秀賢當時煽惑人群進行長期佔領。

潘熙今早陳詞時指,根據控方證人證詞,警方當時已就9月26日至9月27日,在添美道舉行的公眾集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而其後發出的集會反對書,則是在9.28日間才簽發的,因此起碼至9.28日間之前,人群在添美道上的集會是合法的,因此張秀賢當時呼籲人群前來參與的,正是一個合法集會。

潘熙:張秀賢無呼籲長期留守

廣告

潘熙續指,即使法庭認為當時的集會不合法,從呈堂片段可見,張秀賢的發言內容離不開叫人等候警方釋放被捕學生、重奪公民廣場,這顯示張秀賢當時只是呼籲人群在現場逗留一段有限時間,而非控方指稱的長期或無限期留守。再者,當時公民廣場已被政府關閉,添美道亦於 9.26 後被警察封鎖,一般市民無法使用該處空間,張秀賢呼籲群眾聚集在添美道及公民廣場,不可能構成公眾妨擾。

潘熙重申,控方有舉證責任,證明當時的示威行為所造成的阻礙,已經超出我們能合理預期社會所能容忍的程度,尤其是當時在添美道上發生的是一個和平、爭取真普選的集會。潘熙認為,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當時示威超出合理限度,法庭應判被告罪名不成立。

廣告

戴啟思:示威權不能在規則偽裝下被剝奪

代表前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指,政府有責任回應市民不滿,在街道上集會示威,亦是由來已久、讓市民表達不同意見的渠道,雖然政府有權制定使用規則,但集會示威的權利「絕不能在規則的偽裝下被剝奪。」戴啟思又指,就算群眾當時的集會已超越警方批准的時間,這亦不會立即令集會變成違法,或合理化警方採取即時驅散行動。

代表前立法會議員李永達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則在庭上指,《基本法》保障市民有示威權,一般而言,示威比集會更激烈(intense),但示威仍是受憲法保障的權利。就算香港法律要求示威者在集會前提交申請,但此規矩亦不應變相剝奪示威者進行即時示威集會的權利,例如在本案中,示威者因抗議警方拘捕學生領袖的集會。

蔡維邦憂公眾妨擾成檢控示威者武器

蔡維邦又指,控方今次以「公眾妨擾」罪,而非一般的「非法集會」或「阻街」罪名提告,如此先例一開,是變相為政府提供了武器,更隨心所欲地控告示威人士。他又指,除非被告能夠從高空俯瞰,否則一名身處示威當中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現場的整體情況,是否已到達會對公眾造成妨擾的程度。

至於從控方呈堂片段可見,李永達被攝得從添美道一邊,用擴音器呼籲在海富中心外的人群橫過夏慤道,蔡維邦則反駁,夏慤道一共有六條行車線而且交通繁忙,他的聲音根本不可能傳到海富中心一邊,繼而「煽惑」該處的群眾。蔡繼指,正如示威群眾經常會高叫口號,但口號內容並不一定是呼籲對方依照其內容行事,更多時只是在表達意願,正如當時群眾高呼「梁振英,下台」,亦非呼籲其他人立即去將梁振英拉下來。

蔡維邦:李永達充其量鼓勵亂過馬路

蔡維邦又指,警方當時已封鎖行人天橋,因此橫過夏慤道是當時群眾唯一可前往添美道參與集會的路徑,海富外聚集的人數之多,也隨時會對金鐘其他地方造成更大阻塞,人群湧出馬路是無法避免的後果。蔡維邦認為,李永達當時的呼籲,只能算是為現場群眾提供前往集會地點的方法,「充其量是鼓勵他人亂過馬路。」

駱應淦:黃浩銘無意造成不合理阻礙

代表黃浩銘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陳詞時則提到,從警方拍攝片段可見,黃浩銘當時在分域碼頭街上,沒有呼籲群眾長期在馬路上留守,並指導群眾被捕時不要反抗,他當時又呼籲群眾不要阻礙救護車通過,可見他無意對馬路造成不合理的阻礙,控方未能證明黃浩銘有造成公眾妨擾的意圖。

所有辯方律師今日已完成結案陳詞。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表示,控方需時撰寫詳細書面陳詞,以逐一回應辯方論點,申請將案件押後至明早續審,獲法庭批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