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控方質疑三子以佔領為籌碼 陳健民:羔羊被宰殺時都有權利悲鳴

2018/12/3 — 18:31

2014年9月28日陳健民在「命運自主」台上演說

2014年9月28日陳健民在「命運自主」台上演說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今日開始接受控方代表、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盤問。陳健民不同意梁卓然所指,和平佔中運動是以佔領作為籌碼,並重申公民抗命作為整個計劃的最後一步,最重要是對政府最終提出的選舉方案表達不滿,「一隻羔羊被人宰殺的時候,都有悲鳴的權利。」至於控方問,三子一開始在信念書中已提出佔領的最後一步,目的是否要增加向北京成功爭取普選的機會,陳健民則表示,據他研究中國多年,「我已經無依個幻想。」

陳健民解釋,他在過往不少場合上已經說過,他從運動一開始就認為,他們能向北京成功爭取真普選的機會只有 5 %,「但如果係啱的話,都是要做」,因此他們才會想到以佔領作為行動的最後一步。陳健民續稱,三子當時和學生最大的分歧亦在於,學生認為及早佔領,是能夠施壓影響北京決定,但三子始終認為佔領是用盡所有對話渠道後的最後手段。

陳健民:運動最終是價值選擇

廣告

梁卓然又問及,為何三子當時選擇中環作為佔領地點,陳健民則表示,第一,因為中環是戴耀廷在 2013 年年初在《信報》文章上已選定的地點,第二,陳健民自己亦相信,運動最終仍是一個價值選擇,「如果香港人重視普選的權利,他們就會可以容忍道路的使用權受到短暫的干預」,再加上中環也象徵了「搵食大過一切」的中環理念,陳健民希望如果社會能夠停幾日,反思一下自己的價值觀,「是否除了搵食,我們什麼其他價值都不重視?」,也是和平佔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意義。

控方在庭上提及,和平佔中要求參與者事前簽署一份意向書,表示他們將以何種方式參與佔領,及承諾會遵守非暴力抗爭的原則,包括不會與執法者及反佔中人士發生衝突。梁卓然問陳健民,如果當時有人想參與佔領,但他事前並未簽署意向書,三子會否容許對方參與。陳健民則表示,他們很難阻止任何人參與佔領,但他們當時已初步討論過,他們會在現場準備大量的意向書,以供即時加入的人簽署,並會在現場派駐足夠糾察,如果有人違反佔中信念書原則,例如採用暴力方式攻擊警察時,糾察就會幫手維持秩序。

廣告

計劃等候被捕時禪修、拉筋

陳健民強調,運動的和平理念和精神,其實比起任何技術上的安排更加重要,因此他們事前也用上了一年時間,向社會解釋有關和平的理念,包括舉辦非暴力抗爭訓練班、印刷非暴力手冊,組織糾察和社工等,以盡量降低運動可能演化為暴力衝突的可能性。陳健民又指,為了在佔領現場製造祥和的氣氛,他們甚至想到用音響在現場播放安靜的音樂,在等待被捕的時間內一起禪修和拉筋,「連最小的(暴力)可能性,我們都想到最盡。」因此要求參與者簽署意向書,只是維持運動和平的其中一個方法。

陳健民在盤問下續稱,三子是在831決定後,始有決定要進行計劃的第四步佔領,並同意 10 月 1 日是開始佔中的日期,但至於佔領地點,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則是在計劃一開始前已這樣計劃,他們無考慮過其他地點,亦記不得達成地點共識的具體時間,但他可以肯定一定是在 2014 年 7 月 1 日,即學聯進行預演佔中前已有定論。陳健民於庭上透露,有與會者於計劃初期曾提出在較窄的街道進行佔領,令警方在拘捕時更困難,但三子為了保障參與者安全,確保就算警方用暴力驅散,群眾離開時也不會人踩人情況,他們否決了有關建議。

佔中手冊只叫參加者帶兩三天糧食

辯方上周把朱耀明向警方申請、在 2014 年 10 月 1 日至 3 日舉辦集會的通知書呈堂,陳健民今日在盤問下表示,通知書的內容是三子商討後同意的結果,惟該文件是由朱耀明填寫的,他至案件開審前並無親眼見過,他亦不知道為何文件在集會組織者一欄上,只填了朱耀明的姓名,而沒有戴耀廷或他自己的名字。

陳健民又指出,三子直至 9 月 28 日凌晨,仍未收到警方就 10 月 1 日集會批出的不反對通知書,因此當他們於 9 月 28 日留在大台等候被捕時,三子也商討過叫朱耀明離開,由戴耀廷及陳健民留下被捕,以防警方於稍後時間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三子均被捕及扣留 48 小時而無法舉行佔中。梁卓然又問三子事前是否已指定由誰擔任佔中的司儀,陳健民則表示,他印像中是邵家臻及陳淑莊,但時隔太久,他現時無法肯定。

至於陳健民於主問時曾供稱,他當時預期佔領行動只會持續數天,至大約 10 月 5 日結束,梁卓然質疑,無論是從和平佔中印刷的公民抗命手冊及新聞稿,都沒有明確提及 10 月 5 日這個日期。陳健民則稱,他們在手冊已提醒參加者帶備2、3日的糧食,即使和平佔中承諾了會提供額外的糧食,他們預期的佔領也會維持數天,「因為我們不可能提供食物,叫他們留在那裡幾個月。」

聆訊明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