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見學生行動升級被打受傷 三子決定退場 陳健民作供哽咽 朱耀明痛哭

2018/12/4 — 13:39

背景圖片來源:Bean Green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Bean Green片段截圖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早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繼續接受控方盤問。代表控方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問,為何三子在2014年10月28日,即戴耀廷及陳健民宣布回大學復教,一個月後至12月2日才宣布自首,陳健民表示,三子選擇在當日公開和學生分道揚鑣,是因為看見示威者在11.30升級行動中,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陳健民在證人台上哽咽,三子明白學生憤怒及沮喪,但他們戴著頭盔和裝備,或予人挑釁感覺,就算被警察打都未必獲得社會同情,「我們不想見到有更多人受傷」,朱耀明聞言亦在犯人欄內痛哭。

不過梁卓然質疑,其實當時沒有任何事情阻止三子在更早階段自首,及呼籲群眾退場。陳健民則解釋,雖然沒有任何外力或組織阻止他們這樣做,三子也不同意繼續佔領,但他們明白學生為何堅持,加上運動當時是由學生主導,他們不想公開和學生決裂,「但見到這麼多人受傷,已經是觸動到我們很重要的底線。」陳健民今早作供完畢,他回到犯人欄時和戴耀廷、朱耀明及陳淑莊擁抱。

控方質疑三子啟動自己無法控制的運動 低估參與人數

廣告

陳健民今早接受代表控方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盤問時承認,雖然和平佔中計劃一直希望參與者佔領前要先簽署意向書,但三子其實無能力排除沒有簽署意向書的人參與佔領,也無法完全排除在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外佔領的人士。陳健民又表示,正如香港所有的遊行集會,佔領中環亦無法控制最終參與佔領的人數,以及參與者的組成。不過陳健民指,由於佔中牽涉可能違法的抗命行動,三子一直估計只有數千至一萬人參與佔領,運動最終亦只有3000人簽署了意向書。

陳健民昨日在其他辯方大律師盤問下曾提及,三子是基於2003年反23條、反國教等經驗,相信如果有大量示威者參與行動,政府就會讓步。不過梁卓然今日質疑,反23條及反國教兩次示威,都沒有如三子般以佔領作為運動主題。但陳健民反駁,爭取普選才是和平佔中運動的主題,而佔領本身,只是是爭取普選的其中、也是最後手段,就如其他手段如舉辦商討日和公投。陳健民認為,這正是社會上部分人對於整個運動的誤解。

廣告

陳健民解釋,雖然反國教在推動過程中並無特別提及佔領,但運動最終亦佔領和公民廣場一段時間,參與反國教的經驗,也影響了三子當日呼籲人群前來添美道集會的決定,因為他們當時相信添美道的空間足夠容納很多示威者。陳又指,當初他們打算佔領遮打道,亦考慮到如果他們只佔據行人專用區部分,也不會引起需要大量改道,如果是駛經遮打道西行線的車輛,也可以從香港會右轉離開。

梁卓然認為,三子在組織和平佔中的時候,已預期出現佔領的人數,會遠遠超過陳健民供稱的幾千指一萬人,但陳健民表明不同意,「我沒有你這麼樂觀。」

陳健民:佔領和原先佔中計劃不同 學生主導運動

梁卓然又指,於2014年9月28日後在金鐘添美道出現的佔領,除了在地點及開始時間上的變化,基本上是和三子原先計劃的佔中是相同的,陳健民表明不同意,並指出三子原先計劃的佔中,和最後出現在金鐘的佔領,至少在四個範疇有所不同,包括是佔領的主題、運動的領導權、組織及管理方法,以及參與者的組成。

陳健民指,2014年在金鐘出現的佔領,雖然和佔中同樣有撤回831決定及重啟政改外的主題,但同時亦提出了開放公民廣場、釋放學生領袖等訴求。陳續指,在戴耀廷與9.28宣布佔中後,不少群眾均紛紛離場,而學聯代表覺得主要原因是群眾不滿三子的抗爭方式,即要坐著等待被捕,因此學聯也阻止三子領導運動,運動其後一直以學聯為主導。陳健民又指,以學聯抗爭方法進行的佔領,和三子原先想像的佔中計劃相距甚遠,其中包括學生會嘗試動員封鎖某些主要的道路出入口,使用障礙物等。

至於梁卓然質疑,其實三子本來打算繼續領導運動,只不過是因為群眾不同意,所以才將主導權讓給學聯,陳健民則表示,三子在宣布佔領前已講明他們是來支持學生,其後運動的訊息都是以「雙學三子」的名義發出,後來運動的組織者更基本上沒有了「三子」。梁卓然又問,那可否理解為,三子在起始階段仍屬組織者,陳健民則表示:「我估在戴教授說『啟動佔中』那一刻還是(組織者),他一講完已經起了很大變化」,他又指出,在佔領運動開始不久後,糾察在現場也不能戴上佔中運動的臂章。

戴、朱期望早退場 陳倡留守至政府、學生對話

陳健民又供稱,在928施放催淚彈後,三子對於佔領運動要延續多久各有不同看法,戴耀廷當時仍認為要在10月5日前後完結佔領運動,朱耀明則因為看到在10月3日有人在旺角佔領區襲擊示威者,亦覺得要盡快自首完結運動。但陳健民自己則認為,起碼要佔領直至政府與學生談判,三子才能考慮退場,「因為我覺得處境已經改變了,已經不只是有關爭取普選的問題,是政府用暴力驅散和平示威者。」陳健民指,因為當時他的意見特別強烈,戴和朱二人也沒有再提出其他意見,但他事後也因覺得是自己拖著其餘二人退場,覺得非常沮喪。

梁卓然質疑,三子至10月21日,學聯和政府對話前,仍一直在佔領區留守,目的是為了增加逼使政府和學生對話的籌碼,陳健民則表示,他們當時是在表達公眾的意願,要求政府和學生真誠對話,他不認同用「籌碼」一字去形容。

至於控方質疑,為何學聯在21日已和政府對話,但戴耀廷及陳健民至28日方回大學復教以表淡出運動,陳健民則解釋,那是因為三子在應否繼續對話或退場的問題上,和學生用了很多時間爭論,他們亦提出過委任學者和泛民與政府談判,發動變相公投,甚至是廣場公投等不同建議,但學生均沒有接納,「結果學生是不對話,不退場,也不做廣場公投,我們覺得自己已經是這場運動裡面毫無角色,所以我們退出。」

主審法官陳仲衡問及,和平佔中最初只準備了佔領2、3天所需的物資,他們後來是否有再補充物資,陳健民則表示,其實部分和平佔中準備了的物資,例如流動廁所,最終在佔領運動都都是用不著的,加上金鐘的佔領開始後不久,已經有很多市民捐出了水、藥物、食物等物資,最終出現佔領區各物資站的物資,其實只有很少部分是來自和平佔中運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