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陳健民自辯:最初料佔領5日內完結 提前佔中被批騎劫 曾自我懷疑

2018/11/29 — 18:17

2014年9月28日陳健民在「命運自主」台上演說

2014年9月28日陳健民在「命運自主」台上演說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今午繼續出庭自辯。陳健民作供時表示,他起初計劃佔領行動只會在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進行,並於約 5 天內完結。至 9.26 晚及 9.27 早上,他和戴耀廷仍打算按照原先計劃,在 10 月 1 日方啟動佔中,惟之後在學聯常委會同意下,三人決定於 9.28 凌晨宣布提前佔中。陳健民又指,在宣布佔中後,他們被不少人責罵是騎劫學生運動,並有不少群眾離開現場,令他質疑自己是否做了一個錯誤決定。

831後感對話之路走盡 狠批人大常委決定違憲

廣告

陳健民今午在辯方資深大律師麥高義主問下作供,指和平佔中運動本來一直提倡和政府溝通對話,並視佔領為最後手段,惟人大常委會宣布 8.31 框架後,他感到和政府再無對話的空間,而他們於 8.31 當晚舉行的添馬公園集會,有份上台發言的人士亦同意對話之路已經走盡,社會要進入一個抗命時代。陳健民又指,據他記憶所及,8.31晚上的集會有超過5000人出席。

陳健民於庭上狠批,對8.31決定非常失望,並認為該決定違憲。陳健民解釋,8.31決定完全排除反對力量參與選舉,不可能符合《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的定義,另外,人大常委於 2004 年亦已作出「政改五步曲」規定,而根據第二步,中央只能批准或不批准港府進行選舉方法改革,而不應該訂立詳細政改框架。麥高義續問,這是否代表三子在2014年9月敲定要進行的佔領,就是因為人大的831決定,陳健民確認。

廣告

以「去飲」為記 預期5日內結束佔領

陳健民續稱,三子在 2014年 9月 18日曾向警方提交舉行公眾集會的意向書,申請於 10月 1日至 3日,在中環遮打道、遮打花園及皇后像廣場集會。他們又計劃於集會限期完結後繼續非法留守,進行公民抗命。陳健民表示,三子當時對留守時間可能有不同的估計,但他本人而言,則估計佔領會持續至大約 10 月 5 日就會完結。陳又表示,他當時計劃佔領會在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進行,而朱耀明在意向書上填寫的預計出席人數則為五千至一萬人,他們當時有信心確保參與的群眾都會留在行人專用區內佔領。

陳健民又指,由於三子在遞交意向書後,一直未收到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因此他們無對外正式宣布佔領計劃,但他們一直以「去飲」來暗示在 10 月 1 日發動佔領。

戴耀廷曾稱不想影響經濟 陳健民:他太有禮貌

至於麥高義問陳健民,有沒有留意戴耀廷當時接受美國媒體《彭博》訪問時,曾表示在公眾假期發動佔領的原因,是為了不對社會尤其是經濟造成太大影響,陳健民表示他有留意,但他認為戴的說法是「太有禮貌了」,他不完全同意戴的表述方式。陳健民指,他從不認為香港的金融中心,會被一個佔領行動所癱瘓,因示威者都會用和平的方式等待被捕,只要政府不故意拖延拘捕,他相信佔領於不久後就會結束。

陳健民又表示,在遞交意向書的同一天,他們亦透過報章發布有關佔領的行動守則,再三重申要遵守非暴力原則,又提醒參與者不要和警察或反佔中人士衝突,推鐵馬,他們希望參加者不要戴口罩,以免作出不負責任行為。陳健民指,行動守則亦規定參加者不得隨意使用大聲公、展示違背佔領運動宗旨的橫額,並要求參加者是跟從大台指揮,有必要時撤退。

陳續指,和平佔中和學生組織於事前亦舉辦過非暴力抗爭訓練,包括訓練參與者如何和平地等候被捕,即當警察開始拘捕時,示威者要坐下,不得和警察發生衝突及大力掙扎,示威者只可以放軟自己的身體,等警察抬上警車。

9.26、9.27 仍打算按原計劃10.1啟動佔領

關於學聯及學民思潮在 2014 年 9 月 22 日發動的罷課,陳健民則表示,自己知道學生罷課,但事前完全不知道學生會重奪公民廣場,而學生領袖因重奪廣場被捕的消息,他也是在 9.26 當晚,大約 10至 11時,在旺角教協開完佔中會議後,才從別人口中得知。陳健民又指,由於 9.26當晚的會議持續了很長時間,他對當晚金鐘的現場情況並不了解,只知道有不少市民在政總外支持學生。

回應麥高義問及,9.26 當晚的佔中會議談及什麼內容,陳健民表示,他們當時是在討論 10.1 佔中的物流安排,例如如何將參與者劃分在不同區域,不同團體如何維持秩序,並要將想彈結他、唱歌的年輕人安排在較遠的佔領區,為免騷擾到附近文華酒店的住客。麥高義問,這是否代表三子當晚仍打算按照原先計劃在 10.1 佔領,陳健民確認。

9.27被年輕人責備為何不啟動佔中 最終獲學聯同意

陳健民表示,9.27 當日早上,他本來準備回大學為學生補課,但他收到戴耀廷電話,說金鐘情況危急,希望前往金鐘視察情況。陳健民指,二人於當日中午前到達金鐘,在前往公民廣場的途中已被 3、4 個年輕人責罵,質問他們「年輕人已經做咗好多嘢,你哋喺邊度?」,又叫他們馬上啟動佔中。但陳健民表示,當時他和戴耀廷商討過,仍覺得應該在 10.1 才開始佔領,他們之後和一些泛民主派議員商討,有人認為可以在添美道啟動佔領,但他們覺得夏慤道交通太繁忙,擔心佔領夏慤道會對示威者造成危險。

陳健民續稱,之後三子再和雙學商討對策,但學民思潮稱因為領袖黃之鋒被捕,他們無法就是否提早佔中提供意見;學聯代表則表示,他們的領袖亦已被捕,他們也非常疲倦,希望和平佔中運動能夠為學生提供支持。最終學聯在召開常委會會議後,於 9.28 凌晨約 1 時多,同意三子在金鐘宣布提前佔中,

啟動佔中被批騎劫 曾質疑作錯決定

陳健民表示,當戴耀廷於 9.28 凌晨1時半左右宣布啟動佔中後,現場的群眾有不同反應,比較靠近講台的數百人表現得相當興奮,亦歡迎啟動佔中的決定,不過亦有不少年輕人從較遠處上前,開始激烈地批評三子騎劫學生運動。三子嘗試解釋此決定獲得學聯同意後,仍然有很多年輕人不滿,有人向學聯代表投訴,亦有不少人開始離開現場,因此時任學民發言人周庭於台上安撫群眾,說這不是佔中運動,而是一個全民運動,戴耀廷和朱耀明亦嘗試向群眾解釋,這是三子和學聯的共同決定。

陳健民更透露,當時學生見到人群開始離開,都變得非常緊張,更不容許三人再次站在台上,他們只能坐在台邊。陳這番話惹得庭內一陣哄笑。他指,至9.28日黎明,添美道上的聚集人數已由數千人下降至只剩下數百人。陳健民表示,當時眼見群眾離開,他受到很大打擊,並質疑宣布佔領是否一個錯誤決定。

案件押後至明早十時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