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案】陳日君作供:社會太多不公平 公民抗命合適 佔中三子比自己更虔誠

2018/12/5 — 12:21

資料圖片:陳日君

資料圖片:陳日君

「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罪一案今早於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代表三名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及朱耀明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傳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出庭作供。陳日君於證人台上指,三子提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與他的信念一致,因為社會有很多不公平處境,長期得不到改正,他認為公民抗命是一個適合的辦法,亦符合社會上的情景。

陳日君今早應法庭傳召為佔中案出庭作供。陳日君在麥高義主問下,談及自己今年在1948年,即16歲時來港,現年已86歲。陳日君於庭上透露,他當年在意大利讀完書後,自1961年起成為神父,並分別於1996年被及2002年獲祝聖為助理主教及主教,直至2009年退休。

回應麥高義問及,他是何時第一次得悉有和平佔中運動,陳日君表示,當佔中三子在報紙上,以及聚會上,都曾宣告有這樣一個運動,他已感興趣。不過由於陳日君當時工作繁忙,他自言並沒有緊貼有關消息,也不記得第一次聽聞該運動的確切日期。

廣告

陳日君:社會及法律界很接受公民抗命概念

麥高義續問,當時是否認同該運動與自己信念一致,陳日君則表示,由於他在教會內教授神學哲學,其中也包括社會倫理的課題,因此他本身對於公民抗命,亦很了解。他也認為,現今社會以至法律界,都已經很接受公民抗命的概念。

廣告

至於和平佔中在2014年6月舉辦的民間公投,陳日君表示,公投是整個佔中運動的其中一個環節,公投當時提出的三個選舉方案,也是先經過運動的其他環節,包括內部討論及投票,所得出的結果。

陳日君又確認,當時民間公投的第二條問題,即如果政府未提出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選舉方案,立法會應否予以否決,是他向三子提出後加入的,目的是為了吸引更加多市民參與公投。陳日君指,這是因為當時社會上有人認為,公投提出的三個方案都包括公民提名的元素,政府不可能接受,覺得投票也沒有用,「我就覺得很可惜,這個公投很寶貴,不能浪費。」

陳日君指出,在前一星期,他發起了以毅行宣傳公投,毅行一開始只有很少人參與,之後逐漸有越來越多人參加。陳日君在提問下談及,他們當時每日毅行8小時,路線幾乎覆蓋整個香港。

公投結果反映市民支持公民提名

陳確認,公投最後有逾79萬人參與,其中88%贊成立法會已否決一個不符合國家標準的普選方案,獲最多市民支持的一個民間方案,也有33萬票。陳日君認為,投票結果反映人民都很支持一個包括公民提名的選舉方案。

陳日君續談到,自己為人大常委頒布的831決定感到非常可惜,因為他認為該決定完全否定《基本法》,也反映香港政府根本不重視這個有大量市民參與的民間公投。陳日君指,在831決定後,三子已經覺得無計可施,一定要進行佔中。

學生罷課非常正確

至於學生在2014年9月發起的罷課,陳日君則認為,學生做的事非常正確,「因為在這麼嚴重的情形之下,都要有這樣的決心。」陳日君表示,很欣賞學生罷課不罷學,他也曾應學生邀請到罷課現場演講,教授公民抗命的理念。

麥高義問及,天主教是如何看待公民抗命,陳日君則回答,有很多天主教法律界人士都很贊成公民抗命,加上參加者都有準備付上刑責,他認為這是一個嘗試扭轉嚴重情形的輕微行動。

有人批三子騎劫 曾籲示威者團結

至於2014年9月26至27的情形,陳日君於庭上表示,他於26日得悉由於有人要在原本的罷課場地慶祝國慶,因此學生就被趕了下去較狹窄的添美道,進行中學生的罷課集會。陳日君指,27日上午及晚上他均在添美道現場,但他都是在半夜前離開。陳日君解釋,那是因為他理解據三子計劃,佔中是在10.1日方開始,他不想因提前被捕而無法參加佔中,至於他後來再回到現場,則是因應三子於28日凌晨已宣布提早佔中。

陳日君表示,當他在28日凌晨到達添美道後,目睹一些令他不快樂的事情,就是見到有學生看似不贊成三子開始佔中,甚至有人批評三子騎劫學生運動。陳日君指,當時他就上台用擴音器呼籲群眾團結,不要分裂,之後就在現場找了一個角落休息。

陳日君續指,自己在9.28清晨醒來時,看見現場有很大轉變,由前一晚的人山人海,已只剩下疏落的人群,他當時又看見兩個女學生在哭,請求現場的人不要離去,甘浩望神父則在現場為人主持彌撒。陳日君稱,他觀察當日早上一直是前來的人少,離開的人多。

部署對警方構危險 質疑警上司決策不理性

陳日君指,至9.28中午,他聽到現場警察說,人群只能離開添美道,不能進入,但他當時認為部署其實是對警方不利,認為警方上司的決策並不理性,「個個都去了出面,即警察後面,所以我們裡面的人很少,出面的人越來越多。這對警察來說是很危險的,」陳指,當時他以為警察準備進行拘捕。

至於警方於9.28黃昏接近6時施放第一枚催淚彈,陳日君則表示,自己聽到聲響,但沒有目睹,他表示:「我很慚愧,胡椒粉、催淚彈那些,我都沒有試過。」

陳日君認為,警方施放催淚彈的決定非常不明智,「因為效果只是令人民更加憤怒,我是很驚會令人失去控制的」,於是他當時就以大聲公向現場群眾呼籲:「大家回家!我們已經贏了,不要站在這裡,政府不理性的,已經變暴力了。」不過陳日君稱,「 當然,我估計,不是很多人聽我的呼籲。」

9.28長夜無衝突 因三子用一年宣揚愛與和平

陳日君表示,9.28至9.29當夜,他們一直困在添馬道的「方陣」裡面,雖不想睡卻非常疲累,所以只是在鐵馬上小睡了一會兒。他形容,當晚的情景非常「奇怪」:「很長的夜晚,也沒有發生了什麼事,我很驚我們的人會失控的。」陳日君認為,那是因為三子事前用了長達一年的時間,宣揚如何以和平與愛去佔領中環。

陳日君憶述,至9.29早上,大批警察開始退場,經過他們身旁時也沒有作出拘捕,「我們甚至跟他們說,『辛苦晒啦』。」陳日君又形容,當時出面的人群眼見警方退場,也沒有發出噓聲,而是拍手。而陳日君自覺在現場無事可做,就離開佔領區回去修院教書。

關於在佔領初期,陳日君表示,他沒有太多時間逗留在佔領區,只是間中回去視察。他又指出,由於擔心事情會如何繼續發展,他有時會和佔中三子見面,但和學生溝通則比較困難,不過有時仍會透過字條和學生溝通。

學生看似領導但其實無法控制

陳日君表示,他當時非常擔心事態會如何發展,因為學生即使看似是在領導運動,其實也無法控制情況,佔中三子亦看似已無法提供什麼意見。

陳日君又讚揚三子品格,說即使身為教士,他覺得三人比自己更虔誠,「有時候我們傾計,他們會邀請我一起祈禱,請求上主不要再有暴力發生。」陳日君透露,其實他很早已想自首,但一直等待三子採取行動,「因為這(自首)是包括在civil disobedience(公民抗命)裡面,就算警察不拘捕我們,我們都會自首。」

控方及其餘辯方律師均沒有盤問,陳日君作供完畢。

辯方欲傳召李立峯 就市民佔領原因民調作供

代表控方的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於庭上透露,由於控辯雙方就可否傳召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就一項有關示威者參與佔領的原因有關的民調作供有爭議,希望法庭能夠押後案件,以便雙方律師商討後再協助法庭。

案件押後至下午二時半續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