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中」帶有暴力成分嗎?— 與盧安迪先生商榷

2019/5/4 — 19:11

金鐘佔領區 Umbrella Man

金鐘佔領區 Umbrella Man

盧安迪先生在5月3日《信報》其專欄「自由的國度」上,撰寫了一篇題目為〈「暴力」和「非暴力」的迷思〉的文章,當中他要論證「『佔中』本身已是帶有暴力成分」的結論。其思路如下:「佔中」侵犯了公共財產(街道),而侵犯財產即為暴力,所以,「佔中」含有暴力。本文將會質疑該文的其中一個立論觀念(而沒有假設同意或不同意其他觀念)。

盧寫道:

我的論證建基於兩個觀念。第一就是「侵犯身體」和「侵犯財產」的等價性。如果A打B一拳,這固然是暴力;但如果A搶了B的手袋,即使在過程中沒有傷害(甚或沒有觸碰)B的身體,仍是暴力。事實上,如果我們把一個人的身體看成其財產的特例,則殺人、強姦等暴力行為,便跟打劫、縱火同類,都是侵犯別人的財產。

廣告

但問題是,為何我們要這樣看事情呢?為何要把搶手袋而沒有傷害身體也看成為暴力事件呢?盧這裡給出的理由只是基於一個「如果」:「如果我們把一個人的身體看成其財產的特例」,然而問題仍然存在:為什麼我們要把一個人的身體看成其財產的特例?筆者不是認為一定不能這樣看,而是想指出至此盧還沒有説明為何要這樣看。

    盧繼續說明:

廣告

洛克(John Locke)在論述古典自由主義的政治哲學時,就把「生命、自由、財產」並舉為三大自然權利。法國思想家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在其著作《法律》(The Law)更開宗名義地聲明:「生命、自由、財產——這就是人。」在民間智慧中,「生命財產」4個字也經常連用,作為市民所需的重要保障。

然而明顯地,假如只看以上表述,洛克、巴斯夏和民間智慧的觀點只是強調了生命和財產對人的重要性,而並沒有要求「把一個人的身體看成其財產的特例」,所以,最低限度盧還需要補充說明。

以上就是盧所給出的所有理由,去支持「『侵犯身體』和『侵犯財產』的等價性」這個觀點。再一次強調,筆者並不是認為一定不能「把一個人的身體看成其財產的特例」,而是質疑,為何這裡要跟盧的看法?畢竟,手袋被拿走了而身體受到傷害和沒有受到傷害是有分別的,那為何別人的用語不能點出這個分別呢?例如,有些人可以說:「手袋給你,但不要對我使用暴力」,但如果按照盧的看法,她便不能這樣説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