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檢控統計 1】 兩成不提證供起訴 人權律師憂濫用 阻嚇抗爭者

2015/3/30 — 21:26

香港警方在佔領行動至今,拘捕約1000人,當中約一成,即至少112人,已被檢控或帶到法庭處理,檢控過程暴露律政司、警方在舉證方面相當粗疏,例如警員證供矛盾、一罪兩告、控方主動撤控等。根據《立場新聞》統計,被控以及帶上法庭的112人當中,有45人已有結果,當中有15人(約三分一)獲撤控,另有9人(約兩成)最後獲控方不提證供起訴,自簽擔保守行為了事。人權律師莊耀洸批評,如果沒有合理定罪機會,控方根本不應起訴。他擔心,不提證供起訴守行為,會變成警方及控方阻嚇被捕者的手段

4人無罪 15人撤控 9人獲不提證供起訴、自簽守行為

廣告

《立場新聞》統計,涉及佔領而被捕、帶上法庭的112人當中,有45人的案件已有結果,當中有4人被裁定罪名不成立、15人獲撤控、9人獲准不提證供守行為、5人被裁定罪名成立、10人認罪(其中6人為反佔領人士),另外,警方向兩名被捕的未滿16歲的少年,申請兒童保護令,但遭法院拒絕。值得留意是,被帶上法庭的人當中,至少3人為記者。

「點解控方當初要告?」

廣告

律師莊耀洸向《立場》表示,不少佔領相關的案件,最後都是控方不提證供起訴守行為了事,處理手法甚具爭議,「比較典型的不提證供起訴案件,通常是涉及第三方,例如被告打了人,當事人只是小傷,最後決定不追究,控方慣常以不提證供起訴處理。但佔領運動期間,主要案件都涉及公共秩序、是否有襲警等,如果最後以不提供證供守行為處理,點解控方當初要告?」

莊耀洸擔心,不提證供起訴守行為,會變成警方阻嚇被捕者的手段,「對於被告而言,繼續打官司,有機會被定罪,接受(不提證供起訴)雖然要『認低威』,但是較有利。不過,守行為本身對於被告短期內再參與示威活動,有相當阻嚇力。」莊耀洸強調,「法律唔係用來嚇人,如果控方有合理定罪機會,應該作出控告。」

憂檢控有政治考慮

他指出,除非有例外情況,否則法律原則是「小罪不罰」,如果情況不足以檢控,警方可發出警告信,或者向未成年人士作警司警誡,毋須濫告。

莊耀洸提到,不少佔領案例,反映警方拘捕行動以及律政司檢控質素有問題,令人擔心警方拘捕行動,並非基於前線人員的現場判斷,而是「上頭」要求,「同樣令人擔心(律政司)的檢控,是否上面有政策?以前未必告,而家都要告?會不會是政治考慮,多過專業判斷?會否上面壓落嚟要做嘢,變咗檢控質素差咗?」

警方累計就佔領行動拘捕約1000人,但暫時只有百多人被帶上庭,佔總數約十分之一,莊耀洸稱,律政司處理案件程序太慢,會影響程序公義,因為證人、警員的記憶,相隔越久,會變得模糊以及不準確,不利法庭裁決。

【 問題案例 】

警方口供矛盾:

《壹週刊》記者尤漢邦被指於去年底雙學發動圍堵政總的升級行動期間,警方在金鐘添馬公園清場時,向警員擲頭盔,因而被控襲警,尤不認罪,經審訊後,裁判官上周裁定案件表證不成立,尤獲當場釋放。

裁判官指,3名涉案警員的證供南轅北轍、大相逕庭,其中兩人指案發時正驅趕被告,但第3名警員卻指在追逐被告。對於擲頭盔者的特徵,涉案警員只能指出對方穿紅色衣服,未能辨認真正犯案者的身分,遂判處案件表證不成立。

審訊期間,涉案兩名警員亦不約而同地在口供中,將龍和道錯寫成「農和道」,遭辯方質疑是夾口供,但警員否認。

另外,去年佔旺區清場後,大量市民湧到旺角「購物」,而無業漢施國雄被控於去年12月1日凌晨,不依從警員李志雄指示從馬路返回行人路,更大叫「真普選」口號,終被警員制服。惟辯方盤問時指出,李事發後錄取的兩份口供,與他庭上供辭矛盾,例如他在口供稱案發時用雙手阻擋施,但庭上改稱用單手捉着,口供上亦沒提及被告喊過真普選口號,遭辯方質疑李於庭上杜撰拘捕過程。

施出庭自辯時爆出他被帶上警車後,有警員問是何人拘捕施,卻無人回應,之後有白衣警向李志雄表示「你今日未開齋,你做呢個啦」。被告後來錄口供時,更聽到負責錄口供的女警與李商討「要夾番啲時間」。裁判官指警員證供有疑點,經審訊後裁定施罪名不成立。

莊耀洸指出,警員涉嫌夾口供,不能夠接受,警察投訴課應該跟進調查,考慮是否需要展開啟動紀律程序。

看片後改口供:

青年盧彥均被控於去年11月25日佔旺區清場當晚,起飛腳踢警長和意圖搶盾牌,盧彥均否認襲警罪而受審,警長邱敬文指當晚他在旺角長沙街當值,遭盧其盾牌和用腳踢,但警長承認於開審前不足兩星期,被安排看一段YouTube短片,才錄取新口供,加入搶盾的描述。裁判官指有關短片真確性成疑,加上警長供辭有不同版本,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不過,被告自辯時供稱,曾被警長以警棍打肚,令他驚慌和想起「七警事件」,但裁判官指他的供辭有矛盾,不相信其說法。

裁判官:「我睇唔到被告打人喎」:

17歲學生何柏熙被控於去年11月28日,於已清場的旺角襲擊警員嘴部,他否認襲警罪而受審,警員劉錦榮庭上供稱遭何迎面襲擊,但辯方呈上在場人士拍攝的片段,顯示他當時實是背向被告,警員解釋是記錯方向。裁判官看過片段亦表示「我睇唔到被告打人喎」,就連控方亦同意有關說法,案件下月2日裁決。

一罪兩告:

警方與執達吏於去年11月25日至26日兩天於旺角佔領區進行清場行動,期間拘捕多人,其中55人因涉嫌刑事藐視法庭而須到高等法院應訊,當中42人更同時於裁判法院被控阻礙公職人員罪,因而要遵守裁判法院所頒下的保釋條件,包括禁足旺角。約一個月後,控方才於高等法院表示,因兩者皆涉及同一事件,顧及一罪不能兩檢原則,才撤銷各人的阻礙公職人員罪,但各被告已因禁足令所限,而被限制超過一個月的自由。

莊耀洸認為,律政司檢控之前,應該深思熟慮,嚴謹而行,是基本之義,「不能夠一邊檢控,一邊先研究法理依據,因為檢控對被告構成相當大的心理壓力,再者隨便檢控,也是浪費公帑、不恰當。」

突然撤控:

佔領行動至今,至少有兩人被落案起訴後,又獲撤銷控罪。其中,佔中義工陳玉峰胞弟陳白山,去年10月佔領行動期間,被指於住所中偷用鄰居Wi-Fi,上網煽動他人參與非法集結。他原被控「不誠實使用電腦致他人蒙受損失」罪,但控方本月突因證據不足而撤控。

另外,31歲男子梁偉文於去年11月30日經過鳩嗚現場而被捕,他稱被捕時遭警察插眼,令到雙眼通紅,事後他更被控襲警,但控方於1月決定撤銷其控罪。他接受訪問時表示,被捕時他被警方屈曲手腕至受傷,因而更停工兩個月。

簽保守行為要道歉:

被捕者中不少人的案件獲准以簽保守行為形式處理,可是其中一名被告歐陽展鴻亦被要求於庭上道歉,控方才同意讓他簽保守行為。

歐陽展鴻於去年11月19日衝擊立法會事件中,用手撞擊警長心口,本被控襲警罪,但後獲控方同意以簽保守行為處理,但條件是要他公開道歉。裁判官一度質疑,控方之後同類案件是否都會如此處理,又指法庭無權要求被告道歉,但最後歐陽展鴻亦在庭上道歉,獲准自簽2000元守行為18個月。

莊耀洸指出,極少有控方要求被告向警方道歉的案例,做法非常不妥當,「在刑事上,被告要求情、表示歉意,是出於被告自願;不道歉就要告,是迫人道歉,是侵犯被告思想自由、良心自由。」他相信,這是警方的策略,要挫一下示威者的銳氣, 他引用2001年的馬碧容案,當時終審法院的判辭提到,雖然法院有權要求當事人道歉,但極少這樣做,「連法庭都咁謹慎,控方竟然咁做。」

申請兒童保護令:

佔領行動當中,有未成年的學生被捕,其中兩名14歲學生被捕後後,被警方申請申請兒童保護令接管。於金鐘連儂牆用粉筆畫花的14歲「粉筆少女」,於去年12月23日被警方以「刑事毀壞」罪拘捕,警方約一周後為少女申請兒童保護令,獲裁判官批准,少女被判入住兒童及青少年院三星期,引起社會譁然。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後為少女向高院成功申請保釋,最後亦獲裁判官撤銷該保護令。

另一名於去年11月亞皆老街清場時被捕的14歲少年,警方亦為他申請保護令,但少年後表示收到律政司通知,撤銷其保護令申請。男童批評指此等手法是意圖製造白色恐怖,帶他們上法庭「嚇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