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立法會】無悔脫下口罩發表宣言 梁繼平接受傳媒訪問:不希望公眾只記得破壞行為

2019/7/5 — 13:44

71佔領立法會

71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7 月1 日晚佔領立法會,當晚在議事廳內、唯一拉低口罩發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繼平,接受《南華早報》訪問。一度堅持留守的梁繼平,對於當晚以真面目示人沒有後悔,他解釋自己不希望在所有行動之後,沒有清晰地表達訴求,「不希望公眾只記得破壞的行為,視我們是暴徒。」

25 歲的梁繼平在2013年至2014年任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畢業於香港大學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目前他於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本打算完成學業後回港任教。

梁繼平稱,現時未知今年 9 月後,是否會赴美繼續學業,正考慮不同的選擇;承認他與其他進入立法會的示威者,同樣面臨被控告的風險,「我們沒有像父母輩的能力去移民,也沒有 30 年的樓要供,年輕人沒有什麼可以失去,唯一願望只是想保住自己安全,看到另一天,希望能再次參與抗爭。」

廣告

未知會否赴美繼續學業      正考慮不同選擇

梁繼平當晚傳媒和其他示威者面前除下口罩,發言希望示威者留下。他透過 Telegram接受《南早》 訪問,解釋當時愈來愈多人因憂慮警方發動反攻而離開議事廳,於是把心一橫站到枱上,然後除下口罩發言。梁當時稱,「我們如果撤離了,我們就會明天變成 TVB 口中的暴徒,會影立法會裡的頹垣敗瓦,一片凌亂,指責我們是暴徒…愈多人留低,我們就愈安全。我們一起留下佔領議事廳吧,我們不能再輸了。」

廣告

梁憶述,當日留守在立法會大樓附近約八小時,等待在立法會內發表宣言的時機。梁繼平稱,他除下口罩,是呼籲在外的群眾聲援在大樓內的示威者;決定真面目示人,讀出示威者的多項訴求,是不希望在所有行動之後,沒有清晰地表達訴求,「不希望公眾只記得破壞的行為,視我們是暴徒。」

梁繼平強調,儘管示威者損毀立法會大樓,沒有傷害任何人及警員,例如示威者把議事廳的區徽涂黑,只噴黑「中華人民共和國」,顯然為表達對「一國兩制」不信任;塗鴉是為了紀念輕生示威者,和表達對議會制度不公的積憤,梁反問,相比有死者以他們生命進諫,「毀壞幾塊玻璃真的這樣重要?」

問題根源無民主普選

他又認為,自雨傘運動以後,民選議員被取消資格,年青人感到絕望,衝擊立法會絕非為暴力而暴力,政府必須反思。他認為,問題根源在於香港無民主普選,「我們要有民主,現在就要(We want democracy, now)。」

梁繼平批評,政府對於民間訴求,如撤回修例,或像台灣政府處理太陽花學運一樣,不起訴被捕示威者,並成立獨立調本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暴等等均未有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