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運動的見證(一)撐起雨傘的第一天

2015/9/28 — 14:51

從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十五日,從佔領金鐘開始到銅牌灣清場作結,這七十九天內香港人經歷了一次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註定寫入了史冊。每個人的出發點儘管相同,即使絲帶的顏色一樣,對個別事件的看法也未必一致,因此每一個人置身其中的經歷與感受都有值得記念流傳的價值,特別在這個世代 – 主流媒體都已歸邊,報導或專欄都偏頗得令人側目的這個社會。在此記錄下來關於佔領運動,或雨傘革命的種種見證,期盼抗爭的種子在社區蔓延,We will be back.

曾經對於香港感到陌生,因覺得身邊沒有人關心政治,亦心想似乎無力改變現狀。一簽多行影響民生,中港矛盾日益加深,政府卻無動於衷,只見電視台每天播放著政府官員的歪理,議員在立法會的低智發言。佔中概念討論良久還沒開始,反佔中就已佔據傳媒版面,簽名遊行製造假民意。七一遊行預演佔中,沒有多少市民真的理會,自己都並未放在心上。隨著人大在八月三十日落閘,真普選的承諾正式落空,當時的氣氛相當絕望,佔中發起人未啟動佔中已宣佈失敗,這場仗似乎已無法與中央及特區政府的強權打下去。

不過,情況愈是惡劣,就愈可揭開暴政打壓的面貌。學聯發起大專生罷課,開始了罷課不罷學的民主講場,那一個星期,教授學者們輪流在添馬公園、立法會綜合大樓等地授課,討論圍繞著政治議題,有延伸到電影與宗教等。也許是個巧合,這幾天是一早安排的年假,從而就習慣了每天去聽課,眼前看到學生群的聚集,有的在自己小組內討論,有的借閱書籍,有的派發傳單,就已感到震撼。原來香港還有這麼多年輕人在意香港社會的公義,關注民主的發展; 原來教育可以在社區內,而非局限在學校的空間。

廣告

跟著發生的事,繼續讓誰也意想不到。中學生罷課的那一天,學生們晚上發動了衝進公民廣場,當時所謂的「衝」就只是學生們嘗試進入閘門打開了的一個公眾地方,面對保安或警察都高舉雙手不反抗的一個行為。隨後警察拘捕了黃之鋒、周永康及岑敖暉等學生領袖,引發了更多民眾在之後的一天,陸陸續續自發前來支援,佔中提前宣佈啟動。到了星期日的早上,人群疏落,龍和道、添美道兩邊往來,都有警察到場開始部署,已包圍添馬公園及立法會大樓門口迴旋處。身在現場的只有感到無比的精神緊張,當時誰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會到來支援或反包圍,臉書不同訊息滿天飛; 當時誰也不知道警察的下一步是什麼,只有不斷的廣播,提醒著被捕後要傳訊息的電話號碼,怎能不時刻警醒? 人民手中只有一把撐起的雨傘,保鮮紙包著電話,怕的是水炮出動,眼罩與口罩只為保護自己減低胡椒噴霧的傷害,那一刻與警察的距離從未如此接近過,每一秒鐘都不知道下一秒會是怎樣的情境。

「學生們只是要奪回屬於公民的廣場,如果連這裡都守護不了的話,我們還怎能守護得住香港的未來?」即使抱著這樣的意志去支撐,只是在主台內人們沒有增加,只有愈來愈稀少。警察只許離開不許進入,離開後再返來的市民就只有在海富中心外對出的天橋聚集,而當人數愈來愈多的時候,反包圍之勢就逐漸形成; 當數量達至站在街道上已不能容納的程度,衝出馬路上四條行車線就已勢不可擋。

廣告

在現場的朋友也許未必看得到當時對警察防線的衝擊,但若看著電視直播仍可看到民眾的嘗試,只是不得要領。一把把雨傘向前傳遞,都被警察一一沒收,最前線的被強行扯走雨傘,然後正面遭受胡椒噴霧的侵襲 (這種場面在日後已見慣不怪)。然而,朋友間都不能相信的是,轉眼間竟然響起了催淚彈; 亦因著催淚彈的擴散、防暴警察的出動、橙色旗幟的「開槍」警告、還有解放軍鎮壓的謠言,讓恐慌蔓延,人群疏散到不同地方。87枚催淚彈,催生了金鐘、旺角與銅鑼灣的佔領,造就了香港的變天。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