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佔領運動的見證(二)催淚彈過後的晴空

2015/9/29 — 6:57

天亮了,重新出發再到金鐘一趟,一切已經不同了。有如昨日的地獄成為今天的天堂,由重重封鎖變成自由出入,由淚煙四散變成無警狀態,由緊張防備變成振奮高歌。那人山人海的狀態,在馬路中不斷延展到灣仔與中環,是從前無法想像的。而站滿這處每一個角落的,多是年輕的一輩,有時會心想,香港的未來,全都已在這裡,若然要暴力清場,那就是要清走一整代人的未來。

在緊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則下,沒有燒車,沒有砸玻璃,沒有手持武器存心傷人,這樣的公民質素,在世界上哪一處可以找到? 現場沒有警察時比有警察時更和平更有秩序,好不諷刺。每一個人都緊守自己的崗位,結集並互相支援守望,有人叫喊需要人手執拾垃圾,馬上有手足響應; 有人呼籲要運送物資到另一站,亦有人舉手自願幫忙。全世界就可能只有香港一個城市這樣實行得到。如果每一天都是如此,那就是每一個地方都歸於人民,這裏就是烏托邦。

若不到過現場,單看電視及報章,是不能親身體會這種和平團結的力量。就算不是因為政治立場,純粹以新聞價值出發,濃縮的精華片段必然是關於衝擊或挑釁,這並不一定是選擇性報道,而是守望相助總不會引來太多傳媒的目光,國際輿論可能只有一兩句讚賞或一兩天的版面,但對佔領者而言,這猶如一個小社區的連結,是需要每日廿四小時的維繫。後來,三個佔領區遍地開花,探索更多的可能性,除了民主教室重開並演變成三地流動,金鐘為大本營,旺角為主戰場,各自有其需要與特色。馬路中撒種子、繪畫、塗鴉,建設自修室、圖書館、關公廟、小教堂,垃圾分類回收、街頭演唱或論戰、電影放映等,藝術創意百花齊放,政府構思良久卻實現不了的多元社區規劃,就在佔領運動中實踐了。

廣告

這種互助的環境,是有感染人心的力量。當你看到這一切,就自然會更熱心去幫忙,因為佔領區內正就是愛與和平的體現。就像執拾佔領馬路內的垃圾,這種事在平常根本不會去做,然而佔領期間,可見三個地方比平常還是整潔,好像政府總部外的那個洗手間,還增添了香氣與色彩。亦因為每人無私地多出一分力,冷漠就不能存在,這讓佔領區比教會更有信仰見證,至少不再離地,而可以與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互相接觸,陌生不相識的都會伸出援手,甚至一起傾談了解。每晚離開佔領區之後,在地鐵車廂中,在通宵小巴內,在所有的回家路途上,也會因著自己掛著的黃絲帶,而警惕自己要做得更好,要多關心身邊人,就為著美好的見證,支持佔領運動的年輕人與學生,都是愛香港的良好公民。

因著佔領的日子愈久,也就留守期內有了帳篷的陣地,村落的命名,佔領者以村民們自居,之後還有郵差帶來有心人的打氣信件。至於無傷大雅的娛樂調劑,就難得學聯的正副秘書長不介意,加上黃之鋒的助攻,造就了一雙做對好兄弟又如此相愛的小情人,在鏡頭前總是曖昧又甜蜜。旺角作為與民居商店近鄰的據點,就發揮與社區連結的作用,提出了「佔領撐小店」,在馬路上張貼了佈滿小本經營商店位置的地圖,期望減低對其經濟上的傷害。是以每晚都可看到流動擺賣蔗汁飲品的大嬸,游走在熱鬧不眠的旺角黑夜; 又有早上送湯慰問學生的婦女,見證著金鐘又一個新的一天。

廣告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