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不交棒給年輕人?堅持無大台、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 

2019/8/10 — 18:47

8 月 5 日於金鐘夏慤道聚集的示威者

8 月 5 日於金鐘夏慤道聚集的示威者

【文:Pork】

我們常常說年輕人是未來社會的棟樑,未來社會的主人翁,觀乎今次一連串反送中行動,很多年輕人不惜犠牲自己的時間、金錢、甚至自己的生命,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我們作為老一輩的香港人何不趁此機會交棒給他們,真真正正的放手予年輕人?

沒錯,他們可能很年輕,不過從 7.1 衝擊立法會一例中可以肯定的是但他們已經充份表現出他們的心智成熟的一面,是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獨立個體。叫他們做小朋友,只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年齡相距很大,但不代表他們仍需要我們如大人由上而下的保護。沒錯,他們可能還只是一個學生,但他們有明辯是非的能力。他們需要的不是廢老廢中的扶持,或者老師長輩的淳淳善誘,他們需要的是對等的同伴,響應他們的號召,支持他們的行動。我們常常說要保護他們,除了是基於朋友同輩的互助精神外 ,也因為在現今的香港社會警權無限大,公民權利不斷受到踐踏,才讓巿民要肩負起這個保護示威者的責任。

廣告

記得 7 月 1 日,示威者衝進了立法會後,雖然他們進行了大量的塗鴉,但他們沒有大肆的破壞,也沒有像暴徒一樣的掠奪立法會內的財物。看過裡面的塗鴉,更加會發現裡面很少無意義的塗鴉,反而全部都是大部份巿民的心聲。因為政府不斷無視巿民的意見,100 萬大遊行,200 萬大遊行,甚至以生命作出控訴的聲音也沒有受到政府的正視,所以前線的示威者就把巿民的聲音直接帶進立法會。他們除了衝擊立法會外,其實也在衝擊我們這一代一直信奉著的固有的信念:和平理性非暴力。

記得在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時,有泛民主派的議員嘗試動之以情去勸阻他們,但前線的示威者不為所動,甚至直言就是因為受到泛民主派不斷的出賣才要以身犯險。亦有立法會議員嘗試用身體保護立法會的玻璃,不過亦被前線的示威者一下就抱走了。

廣告

從這些事上可以充份看到前線的示威者的眼中,除了所謂的建制派外,即使是我們這代人普遍支持的泛民主派,在他們眼中,可能也沒有多少個議員能夠代表到他們,也許正正因為這樣,當初他們才會選擇衝擊立法會。

我們再看看現在的泛民主派(不論是否立法會議員),其實很多人的從政年資,已經比前線的抗爭者的年齡還要大(當然,我說的只是普遍的情況,前線抗爭者不是全是年輕人,但可以肯定的是年輕人是主流)。和平理性非暴力這個教條,面對完全不顧民意的政府,充份暴露了它的無力感。如果跟據一眾泛民主派的傳統行動模式,可能經過200 萬人大遊行後,只會召開記者招待會,然後長篇大論的對政府作出各式各種的遣責並在最後提醒大家可以以選票向政府抗議,讓大家相信投票就是最大的勝利,然後收隊為反送中運動劃上句號。

反送中行動的抗爭活動,可以一直堅持到今時今日,年輕人實在功不可沒。平心而論,回歸 20 年泛民主派為香港人爭取到甚麼了?既然如此,我們何不嘗試相信現在年輕人一次,相信他們提倡的:無大台、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的新教條一次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