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俊仁辭職公投的功與過

2015/1/14 — 10:32

1月9日,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宣佈自己已向民主黨建議,在今年6月左右立法會投票否決政改方案後,將會辭去他在立法會的超級區議會議席,啟動「雨傘公投」,預計在今年10月舉行,要求撤回人大831決定,以及政府重啟「政改五部曲」。他表示泛民必定否決「假普選」方案,不容有變數,也不容有人覺得有變數,同時不會受一時民意所影響。他更表示「公投」是一個「最有公信力」的方法,讓市民表達對人大831決定的憤怒。

至於為何要在否決政改後才辭職,他表示佔領期間泛民已有討論「辭職公投」,但當時即使佔領人士對「辭職公投」也有很大反響,也有人認為民主黨是要背信棄義,通過公投「轉身」支持政改,所以最終沒有落實。

廣告

此外,何俊仁承認在辭職補選當中,一些功能組別選民無法參與投票,因此他會與佔中三子商討,通過「電子公投」讓那些專業人士有機會投票。

對於有民主派議員表示事前不知他擬辭職一事,何俊仁指泛民飯盒會對「辭職公投」早有共識,認為先公開讓公眾知道他有此打算,也不會影響泛民討論。他指距離「辭職公投」尚有數月時間,民主派內將會共同策劃如何跟進。然而,泛民飯盒會召集人梁家傑表示:泛民議員是在當天中午的會議上,亦即在何俊仁召開記者會前3個小時左右,才獲悉何俊仁的倡議,畢竟是何俊仁的「初步、個人」想法,未及深入討論,尚未決定是否支持。

當何俊仁宣佈了「辭職公投」的決定後,多個民主派政黨及團體表示對何俊仁做法有保留。有人批評啟動「辭職公投」的時機和策略,更有人質疑民主黨此舉是為了自己今年11月選舉部署。何俊仁表示,批評的人或許已經「不記得」他們一向很贊成用「公投」表達市民訴求。他希望「公投」能繼承「雨傘運動」的精神和能量,讓中央知道香港人不會因否決了「假普選」爛政改方案就會噤聲。

廣告

新民主同盟范國威相信民主黨有2015年區議會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考量,而且質疑何的倡議效果,認為時機已過。梁家傑表示公民黨會否派人出戰補選是言之尚早,並拒絕發表個人意見。工黨李卓人則認為,現時公投時機未過。人民力量陳偉業則表明,人民力量會繼續推動五區公投。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辭職公投」的題目應以重啟政改為方向,爭取確立公義政制,全面廢除功能組別,而且「辭職公投」要看時機及如何配合大型群眾運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進一步質疑在表決後才「公投」是否仍能向政府施壓,但他指一旦何俊仁決定這樣做,學民思潮將會動用一切人力物力助選。

在港共集團及建制派方面,當然強烈反對「辭職公投」。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完全想不到何俊仁在表決政改方案後辭職的目的,因為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政改五部曲會結束,沒可能在2017年選舉前再次啟動政改,所以辭職達不到任何效果,浪費公帑。

綜觀全局,要評論何俊仁「辭職公投」的好壞及時機,必先掌握「辭職公投」的「意義」。這裏所說的「意義」未必指「辭職公投」將會產生甚麼樣的實際作用,而是指民主價值。「有無用」取決於太多自己不能控制的因素,「對不對」取決於事物本身。「對不對」是本,「有無用」是末,本末不應倒置,更加不應混淆。

我在去年7月及11月分別發表過文章論述「辭職公投」的意義和策略。綜觀全部文章,我的前後論述沒有改變,跟坊間某些政治人物和政論人士前後矛盾、左搖右擺的態度顯著有異。以前談論過的,本文不擬深論,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參閱。

簡單來說,我的看法一直很清楚:無論公投何時舉行,公投結果都不應影響泛民否決人大831框架下「假普選」政改方案立場;公投結果不應被視為必定有能力扭轉特區政府與中共集團的行動和決策;公投目的在於彰顯矢志追求真普選的香港主流民意力量,符合直接民主原則,當然越早越好。

以上都是我的一貫主張,佔領運動前如是,佔領運動中如是,佔領運動後亦如是。且讓我們暫時放下對民主黨2010年秘密談判與通過「超級區議會」政改方案的強烈質疑及對其愚昧妥協的憤怒(事實上民主黨從未認真反省和道歉),如果不因人廢言,不以偏概全,不激憤喪智,何俊仁最近的「辭職公投」倡議基本上符合我在上述兩篇文章中所說明的「辭職公投」原則,足以發揚直接民主理念,善用實體選票所彰顯的清晰民意,作為本土民主抗爭運動的堅強後盾,可望清楚表達香港主流民意鄙棄「假普選」、要求「真普選」的殷切願望,從而一舉扯斷中共集團的狐狸尾巴,直接揭櫫中共集團及港共奴才已經喪失掉繼續統治香港的一切合法性,全面唾棄人大831決定。

鑒於目前香港政局僵持不下,我認為無論「辭職公投」何月何日何時舉行,我基本上都會支持。原則問題、理念問題,往往先於時間問題、策略問題。當然,民主黨或有可能借10月「辭職公投」為自己11月區議會選舉造勢,甚至有可能借此為民主黨參與2016年立法會選舉造勢,更有可能算準了何俊仁的6個月「禁選」時間,進而為他能夠在2016年再度參選立法會議員鋪路。但我不會介懷,因為這樣做有利於民主黨本身是一回事,但是足以推動本土直接民主發展又是另外一回事。偏私害公,儼如2010年,我會反對;公私兩利,儼如2015年,我會支持。無可諱言,這次恐怕是何俊仁及民主黨(如果後來黨員大會通過支持何俊仁發動辭職公投)5年以來幾乎唯一一次令人刮目相看的舉措,基本上值得認同。我在此也呼籲民主派內部能夠放下多年宿怨和仇恨,就事論事,支持何俊仁辭職啟動公投。

然而,儘管何俊仁辭職公投「功大過微」,但是至少有以下三點相當值得檢討和精進。我期望何俊仁及民主黨能夠好好反思,堅守「民主理念先於民主黨利益」的基本綱領,做好這次辭職公投。

一、越早越好。在目前政局嚴重對立的情形下,為了儘快彰顯主流民意,向中國共產黨拿出照妖鏡,進而把香港實際民情公諸全球,「辭職公投」(亦即所謂「超區公投」)當然早就應該舉辦,而且越快越好。換言之,何俊仁議員宜立即辭職,不宜再三推遲。我在佔領運動前呼籲過,沒有下文。我在佔領運動時呼籲過,當時只有「雙學」及少數民間團體支持,而且何俊仁當時更加開出「退場」換「公投」的荒謬交換條件,最後當然不了了之。現在,我樂見何俊仁終於「兌現」了自己當時的所謂「承諾」,遺憾的是他開出了一張「期票」,僅可謂聊勝於無。

我再次重申:我呼籲何俊仁立即(1月)辭職,而非在否決政改方案(6月)後辭職。理由不在於儘快「辭職公投」足以產生「公投結果」用來指導泛民議員應不應該否決「假普選」政改方案。事實上,否決人大831決定框架下的「假普選」政改方案已成「定局」,不應改變,而且泛民議員本身已有充分的代議民主授權,無需再通過「公投」結果來檢驗其決定。

那麼,為何我還要繼續呼籲儘快啟動「辭職公投」?理由在於:凡屬民意表態活動,例如全民投票,都需要在民意對立之際,設法早著先機,化被動為主動,主導政改論述,把「商議民主」及「直接民主」結合起來,通過「公投」彰顯清晰主流民意,廓清主流與非主流民意,進而善用主流民意,公開挑戰與全面擊潰政府即將提出的「假普選」具體方案。1月辭職,5月補選變相公投,6月否決政改方案,有理有節,一氣呵成。反之,6月否決政改方案及辭職,10月補選變相公投,一方面讓香港選民在今年上半年街頭抗爭與動員的鬥志失去了一大焦點(立法會表決方案時除外),另一方面無法儘快顯現清晰的香港主流民意,導致民主派人士始終無法儘快理直氣壯地掌握主流民意的清晰話語權。

何俊仁表示要在否決政改後才辭職,是因為大家對「辭職公投」有很大爭議,而且有人懷疑民主黨是要通過公投找個藉口「轉身」支持爛政改,所以堅持不在否決爛政改方案前辭職,以免落人口實。其實,這兩個理由都說不通。首先,「爭議大」從來不是放棄行動的理由,畢竟「我要真普選」在有些人眼中也是爭議很大,難道就要放棄嗎?此外,坊間懷疑民主黨「轉身支持政改」者的確存在,但是我從來未聞是由於「何俊仁在否決方案前辭職啟動公投」而產生。一人辭職,絕不影響其他民主黨議員否決「假普選」方案,否決票數足夠有餘,而且辭了職的議員也是一直堅持否決「假普選」方案,苟能忠於良知,終究又有何憾?畢竟,民主黨最後會不會「轉身支持政改」,重蹈2010年覆轍,現在大家還不清楚,但是「何俊仁在否決方案前辭職啟動公投」絕對與此無關,也不會增加或減少這個疑慮。我真不知何議員是真不知還是裝糊塗。

一句到尾,辭職公投,越早越好,在否決爛方案前辭職以完成「超區公投」的機會仍然存在,何議員宜好好把握最後機會。如在否決爛方案「前」啟動辭職公投,甚佳,一人超區辭職,將會優於五人五區辭職。退萬步而言,一旦在否決爛方案「後」才姍姍來遲啟動辭職公投,五人五區辭職,將會優於一人超區辭職。箇中道理,大家可以在附錄文章中找到相關理據和思考方向,在此不贅。何俊仁似乎未及深思這些具體策略,已經倉卒宣佈決定,令人遺憾。

二、醖釀程序。凡有計畫,無論好壞,都必須踐行正當程序,彼此醖釀和商議,集思廣益後,才付諸實行。當然,何俊仁本人對於是否辭職有最後決定權,但他事前根本沒有諮詢其他民主派成員的看法(反觀2010年公民黨及社民連則有邀約與等待民主黨參與五區公投),就貿然決定辭職,顯然自以為議席是屬於民主黨的,而不是涉及支持民主派其他政黨的全體香港市民,以及他們所支持的其他民主派政黨成員。這只會加深香港民主黨派之間,以至民主黨與香港市民的裂痕和嫌隙,不利於團結奮進,不利於浴火重生。何俊仁提出所謂「你能自決辭職、我也要自決辭職」的辯解,跡近「你不仁、我也不義」的胡謅,違背基本事實,令人相當失望。

事實上,不肯顧全大局,已然不是民主黨第一次犯錯。2010年,民主黨成員走進中聯辦秘密談判,已經是民主黨自把自為的表現;後來力排眾議,表決支持「袋住先」「超級區議會方案」,也是民主黨自把自為的行動,完全不理會民主派或泛民政黨的多數意見,一意孤行。五年之後,只覺今是,未悟前非,歷史又再重演,依然不願顧全大局、自把自為地「突襲宣佈何俊仁辭職啟動公投」。與民主同道之間,沒有最基本的商議溝通,就突然宣佈如此重大決定,民主黨是否還有最基本的民主精神?手段應與結果兼顧,實體應與程序並重。但是民主黨如今一錯再錯,尚未深徹反省。

民主黨可能會問:還有甚麼值得事先討論的呢?值得事先討論的議題多的是!例如:一人超區辭職抑或五人五區辭職,甚至全體民主派議員總辭?辭職時間為何?如何決定誰參與補選取代辭職議員?是否趁此良機順勢完成世代交替?是否侷限於民主黨成員才可參與補選?公投議題為何?公投勝負標準為何?公投整體文宣組織部署如何?民主黨派之間如何互相統籌配合?凡此種種重要議題,是否都可以由何俊仁及民主黨閉門造車,一錘定音?難道民主黨完全沒有政治義務「事先」跟其他民主派議員及其他政治團體懇談商議嗎?

三、公投議題。講到公投議題,何俊仁提出的公投議題是:「撤回人大831決定、重啟政改五部曲」。總括前文所述,這項議題大有問題。只用否定,不作肯定,只求推翻,不務建設,結果將會是空竹簍打水一場空,而且沒有掌握政改話語主導權及彰顯其背後的民意基礎。我不反對上述「否定命題」,但公投議題必須包括「肯定命題」,亦即不迴避坊間多方面政治爭議,清晰地顯示香港選民主流民意需要追求的「真普選」究竟是甚麼。換言之,「撤回人大831決定」不代表就有「真普選」,「重啟政改五部曲」也不代表就有「真普選」。因此,公投議題應該寫成「撤回人大831決定、重啟政改五部曲、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囊括四大部分,或者更簡約地寫成「2017年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必不可少、2016年廢除功能組別與普選立法會」這兩部分,才算論述完整,功德圓滿。

沒錯,這是直接向中國共產黨對壘和叫陣,從來不冀求習近平集團立即答應,因此我們無需溫和折衷妥協,也無需講求怎樣才會讓中共比較容易接受,反正中共至少在短期內就是鐵定不會接受。這次「辭職公投」應該是香港本土、民主、拒共「主流民意」的「大曬冷」,因此應該把「雨傘運動」以來「雙學」、年輕世代、佔領人士、民間團體的共同訴求,以至本土派及大中華派、左翼與右翼的共同願望,拿出共識,歸納總結。我相信上述公投議題應能得到眾多選民的廣泛支持。此外,如果民主黨及何俊仁能夠支持上述改良版公投議題,可望排除眾多市民對其2010年愚昧政改立場的怨忿,然後民主黨才有機會浴火重生。支持上述改良版公投議題,對民主黨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盼喚深思。

附帶一提,大家千萬不要把注意力僅放在「重啟政改五部曲」之上,而忽略了「撤回人大831決定」這個重點,因為兩者之間互相牽扯難分。需知道人大831決定第四款早已明文規定:「如行政長官普選的具體辦法未能經法定程序獲得通過,行政長官的選舉繼續適用上一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這正是人大831決定的原文,大家不能視而不見。因此,「撤回或修改人大831決定」是「重啟政改五部曲」的必要前提。如果不撤回與不修改人大831決定,那麼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就必須適用2012年行政長官由選舉委員會小圈子選舉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肯定沒有「重啟政改五部曲」的餘地。識者宜注意這個魔鬼細節。世界上絕對沒有「可以不撤回人大831決定,但應該重啟政改五部曲」這種自相矛盾的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