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俊仁辭職公投 — 最強的武器 最壞的時機

2015/1/13 — 18:41

【文:樂栢宏】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於上星期五(1月9日)宣佈計劃於政改方案表決後辭去超級區議會議席,啟動變相公投,讓全港市民有機會就政改表態。本來民主黨有勇氣發動變相公投,承接雨傘運動是可喜的事,但時機卻在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之後,泛民黨派、學者以至建制派都摸不著頭腦。本文嘗試從實際操作層面探討公投的理想時機,以下的討論基於兩個假設 (一) 建制派不會派人參加補選 (二) 泛民主派議員不會轉軚支持政改方案。

1. 泛民急需民意戰的彈藥

廣告

政府已經展開了政制改革第二輪公眾諮詢,三人小組的策略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把支持「袋住先」的民意拉抬至超過百分之五十,一來迫使泛民主派轉軚,二來可以減低方案未獲通過的壓力,免被北京責難。這段期間,各大報章和學術機構都會進行追蹤式民調,量度民意的變化,政府和建制派就會按民意變化向泛民主派步步進逼,周融之流也可能透過簽名運動等方式搶佔輿論。

面對這樣的民意戰,泛民主派必須透過大型群眾運動催谷反對「袋住先」的聲勢,變相公投就是泛民主派反擊政府的民意武器,投票人數則是最佳的彈藥。萬一何俊仁在六月才辭職,補選可能要在年底舉行。情況就是民意戰在上半年打,但彈藥在下半年才有,後補民意不能扭轉泛民主派在上半年的形勢。筆者相信雨傘運動之後,港人民主意識提高,變相公投的投票人數理應比二零一零年五區公投運動時更高。正因如此,這個具殺傷力的策略必須配合最佳時機,才可發揮最大效果。

廣告

2. 一隻手掌拍不響

變相公投若要成功,最理想是有建制派候選人落場參選,形成對決局面,炒熱整個公投的氣氛。但這個可能性不高,因為建制派參選會合理化變相公投這個量度民意的工具,更會衝高投票率,對他們來說風險太大。假如建制派不落場,又要令變相公投拍得響,則要依靠另一隻手掌 : 特區政府。

假如何俊仁今天辭去議席,未來四至六個月的選舉工程將有大部分時間同政府宣傳政改工作重疊。三人小組啟動第二輪政改諮詢後的任務就是要催谷「袋住先」和「機不可失」,務求令民意站在政府的一方。由於立法會補選的選舉工程同時進行中,他們的每一個訪問,每一個公開活動,每一次出席立法會會議,都會無奈地成為變相公投的助燃劑,想冷處理也冷不來。因此,政府別無選擇要為民意而戰,何俊仁同時為投票率而戰,加上泛民、雙學等不斷乘勢進逼,隔空交火產生的化學作用,對炒熱變相公投有莫大幫助。

相反,若何俊仁在六月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後才辭職,三人小組的任務已經完成,不再需要為民意而戰。何俊仁的選舉工程則會陷於一隻手掌拍不響的局面,選舉工程中提出的主張和訴求,政府都可以用一紙聲明作回應,盡量冷處理,避免選情升溫。

3. 議題的時間性

何俊仁初步提出的公投議題是「撤回八‧三一人大決定,重啟五部曲」。若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內否決政府的方案,整個五部曲的程序也會終結,八‧三一人大決定亦會失效,此後再喊「撤回」也無意義。

至於是否重啟五部曲,則要面對時間上是否實際可行的問題。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涉及區議會界別分組,即使最終出現政治奇蹟,政府願以聽取民意,以公民提名取代界別分組提名,也需要在區議會選舉前修改法例。但十一月是區議會選舉,報名期通常在九月至十月期間。換句話說,由六月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後起計算,只有大約三個月時間重新啟動並完成五部曲,若補選投票日被安排在十月之後舉行,變相公投的結果就會來得太遲。區議會選舉已經展開,就算政府想改,實際上也改不了。

假如何俊仁立即辭職,整個遊戲的玩法則不同了。變相公投最遲會在六月左右出現,北京和政府理論上還有數個月時間重啟五部曲,公投議題尚可立足於較合理的時間基礎。若最終訴求被拒絕,就不是時間的問題,只是政治問題罷了。由於公投議題包含了時間因素,必須建基在合理的時間表上,才可說服群眾和動員群眾。

4. 立即辭職會否在立法會表決前補選?

即使何俊仁立即辭職,都不能確保補選在立法會表決前舉行,因為主導權仍然在政府手中,但補選和立法會表決的時間不會相差很遠,而政府選擇何時提交方案予立法會表決便是一個棘手的政治決定。若政府安排先補選後表決,則要面對雨傘運動後可能出現的龐大民主訴求,若投票人數超過二零一零年的五十萬人,甚至近一百萬,泛民主派會有足夠民意基礎否決方案,政府也難以把政改拉倒的責任推落泛民主派身上。

相反,若政府選擇先表決後補選,利用手中民調結果護航,讓方案闖關,屆時立法會必定會有拉布戰,務求令表決押後,等待補選結果。雖然立法會主席有權剪布令立法會在補選前表決,但政府硬闖可能會觸發新一輪佔領運動,甚至是佔領立法會,同時又會激發更多市民參與補選投票,對本已弱勢的政府構成非常大的殺傷力。

5. 立法會補選和區議會選舉的互動

有人認為補選在年底舉行有利區議會選舉,但筆者有不同的看法。首先,兩個選舉在同一日投票是一廂情願的。要令到「浪費公帑」的指控成真,政府必然會將補選和區議會選舉分開處理,建制派才有彈藥攻擊泛民主派,當中的理據就如曾鈺成所言,若要用變相公投量度民意,為何不在立法會表決前進行?方案已經表決,相隔四至六個月才讓市民表態,只會令「浪費公帑」的指控更有說服力,不利區議會選舉。

再者,區議會選舉本身也可以被建制派以變相公投的方式解讀。他們在區議會選舉中有較大優勢,加上現任議員較多,有更大勝算。建制派只要在區議會選舉中比泛民主派取得更多議席,也可以被他們詮釋結果為更多人支持「袋住先」,最終年底兩個選舉由兩個陣營各取所需地解讀,互相抵消詮釋選舉結果的政治能量。因此,變相公投越早發生,越可以量度有關政改方案的民意,拖後至年底才進行不見得對泛民主派有利。

總結:

建制派不會派人參選,變相公投好大機會是就單一議題表態的群眾運動,因此泛民主派的唯一目標催谷投票人數,令政府難以用民調結果施壓及把責任推在泛民主派身上。變相公投的時機對整個部署有很大影響,而筆者認為何俊仁辭職的最佳時間是 – N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