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君堯沒有資格批評他人被「縱壞」

2015/12/27 — 22:38

律師會前會長兼嶺南大學校董何君堯 (香港G報訪問截圖)

律師會前會長兼嶺南大學校董何君堯 (香港G報訪問截圖)

何君堯近日接受網媒《HKG報》訪問時,批評大學生「得到萬千寵愛、被縱壞了」,及說上一代的人(按年紀,他算是「上一代」的人吧)相對地「逆來一定要順受」。

恕我大膽說,但何君堯沒有資格批評任何人為被「縱壞」。

在2008年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選舉,何君堯是其中一個候選人。他當時批評對手吳靄儀1997年時在立法會內未有為了業界利益、反對取消律師在處理樓宇買賣等契約上的定額收費。

廣告

眾所週知,1997年前的香港是不少本地事務律師行的黃金歲月。樓市蓬勃、加上樓宇買賣的法訂定額收費,把不少本地事務律師行促成為「印錢機器」,很多事務律師亦因而可以說是得到「萬千寵愛」。但隨着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及定額收費的取消,不少本地事務律師行就好景不再,就算樓市2004年後復蘇及再創高峰,事務律師行都因為在定額收費取消後的激烈競爭下不能再靠樓宇買賣「印銀紙」。

回到何君堯在2008年對吳靄儀的批評:他當時是否覺得吳靄儀應該純粹因「業界利益」而維護一個違反市場競爭原則、某程度上與大眾消費者利益背道而馳的收費制度?如果他當時真的是這樣想(而除了是這個結論,我想不到為何他會拿此議題批評吳靄儀),難道這不是要「縱壞」事務律師的立場嗎(我認識不少老行尊就算是受影響的一族,都仍深知定額收費是一個不能再維護的制度)?這樣的立場又怎樣算是「逆來順受」?為什麼何君堯為了自己業界賺錢所提倡的就是「捍衛業界利益」,但大學生無私地提倡社會應有的民主自由就是被「縱壞」、就是不懂「逆來順受」?

廣告

請何君堯在批評他人前,先看看自己的立場,做人多一點公道、多一點尊重,不要以老賣老、「有口話人、冇口話自己」。共勉之。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