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君堯遇襲,我在意的是大眾相信甚麼

2019/11/6 — 12:15

2019年11月6日,何君堯報稱遇襲受傷送院 (讀者提供相片)

2019年11月6日,何君堯報稱遇襲受傷送院 (讀者提供相片)

我在意的是大眾相信甚麼,會對我們更有利,這才是值得我們討論的話題。

首先是藍絲,他們不會因為這件事真偽而動搖,所以沒有影響。如果是武勇派本土派,也不會動搖,所以也沒有影響。大家都只會強化自己的信仰,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釋事情。

會受影響理論上是有同情心的人。即是看到誰受傷都會同情,哪怕受傷的是變態殺人魔都同情的鄉愿者。

廣告

只有這些人,才會因為這件事是誰做的,而改變立場。如果你有同情心但更同情這些時期被害的年輕人,你看到何妖被刺,你也不會同情他,更不會因此倒向他的一方。

如果你相信血債血償,你在意的不應該是行刺的真假,而是他最後受傷多少,是否致命。

廣告

如果你相信殺傷力越高越好,那麼你該抱怨的是為何殺傷力那麼弱。因為你相信終有一天這些人是必須懲罰的,你是否親手做不重要,但你有了這個信念的話,萬一未來在真的有勇者那樣做時,你要怎辦呢?

如果你說得出或曾說過「XX 死全家」,就要認真看待這句話,你不能在這件事真的發生時,同情心又突然冒出來,或者害怕對方得到同情,你許下願望,而這願望達成了,你就應該感到高興。

你也應該要令所有人感到,和有心理準備,這件事發生了,大家都要接受和感到高興,最多是覺得是必要之惡。而不是第一件事在意釐清這件事一定是對方嫁禍,如果你承認那件事是好事,那實行這件事的人就是立功,不是闖禍吧?

否則就是自相矛盾了。

我們該撫心自問,我們期望的不再有這件事,還是有更多這樣的事,我們期望事情小事化無,還是規模增加?而怎樣才是我們希望的結果?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