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君堯:我是使者 代表社會良心 廢偽社工荼毒社會

2015/5/7 — 20:34

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何君堯,周日在《城市論壇》中,自稱「社會工作者」,被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投訴違反訛稱社工。他今早在Facebook上稱要向「廢偽社工宣戰」。何君堯傍晚接受《立場新聞》查詢時,再度批評投訴他的社工搞針對,「呢班咁嘅廢偽社工、廢偽社工,簡直荼毒咗社會,你作為社會工作者,睇件事都唔清晰,然後用社會資源搞針對工作。」

明或開記招 稱長期抗爭

廣告

何君堯表明,一定跟進下去,並有意在明天舉行記者會回應,「我係一個使者,代表社會良心講說話,你話來封殺我,唔緊要,呢個係你哋嘅行為,但自不然會面對更加多嘅譴責,如果唔及早回頭是岸的話。就係咁簡單!」

何君堯說,對連串事件感到不忿,「如果他們認為我批評學生是小題大作,而家他們搞針對,更加不知所謂。」何君堯形容,今次是「長時間嘅抗爭」,「既然佢哋咁喜歡係呢個問題上讚研,我哋就趁呢個機會作出全面反省。」

廣告

「我唔係招搖撞騙」

何君堯今早在Facebook上指部分社工比黑社會更黑社會,他解釋自己並非針對全部社工,只是指投訴他冒認社工的人士,「而家係咩嘢?要搞對抗?唔係針對件事,要針對人係咪?」他說,知道網上很多人針對他,甚至叫他先行自首。但他認為,當日在城市論壇的意思,絕非有意誤導別人自己做社工,故並無違犯法例:

「我唔係招搖撞騙,我唔係想話畀人聽我工作係社工,唔係專業行業裡做社會工作,我係一個律師,亦係以新界關注大聯盟主席出席城市論壇,我個身份好清楚。我嗰時係語重深長,我都一個普通人,都係一個社會工作者,(意思是)如果你咁樣講都得,因為我係社會做好多服務、長時間聽到呢啲(粗口)歌,我都唔受得。」

何君堯續說,「但我好遺憾,好多沒有用腦,要搞對抗、針對嘅,將件事全部扭曲…你哋呢班咁嘅廢偽社工、廢偽社工,簡直荼毒咗社會,你作為社會工作者,睇件事都唔清晰,然後用社會資源搞針對工作。」

馬恩國講Fucking Chinese  非侮辱中國人

外界有批評指何君堯持雙重準則,未見他向民建聯成員、大律師馬恩國當日在立法會爆粗一事,作出譴責。何指出,兩者程度不同,相信常人也會理解,「我喺城事論壇都咁講,粗口嘅嘢,有時人有情緒,講粗口,明白,但唔好超乎法律的底線…馬恩國當時呢一句,我唔覺得有咁大件事。」

何君堯說,馬恩國當日言論,沒有侮辱特定群組,「講Fucking Chinese嗰一句,好Generic(廣泛)講成個Chinese,呢個講成個種族嘅問題,唔係話侮辱中國人咁樣,要睇個內容係咩嘢,但今次粗口歌係針對一個群組,比成個Chinese細,紀律部隊要有一個尊嚴同執法角色。(粗口歌內容)唔單止針對呢一個群組,仲要侮辱女性。」何君堯又補充,馬恩國已為事件負責,被大律師公會譴責。

「唔係真係叫鄧小樺除衫」

何君堯當日在城市論壇上,不斷挑戰同場嘉賓鄧小樺,要求她即場讀出駡警歌歌詞,甚至當眾叫鄧小樺脫衣,表現「行為藝術」。何君堯指出,當日無意叫人除衫,「如果我真係叫人除衫,咁梗係唔啱。」他解釋,如果他們認為粗口歌是行為藝術,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各式行為藝術,「你根本就講一套,做一套。我唔係真係叫你除衫,我意思係夠膽你就除衫,I dare you not,你唔會咁做。」

他認為當日已表達清楚說法,但仍然被有心人抽秤,「諗清楚,有正常智商嘅(都知),我做咩叫佢除衫,唔通我真係想睇佢裸露嘅身體咩?…社會有個尺度,並唔係你一句行為藝術,就可以以偏蓋全、凌駕一齊,如果你係咁講,你而家除衫都得嫁喇,我係講呢樣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