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時能戰勝大怪獸?

2015/2/19 — 22:12

圖:作者facebook專頁

圖:作者facebook專頁

大 年 初 一 , 先 祝 大 家 新 年 快 樂 、 身 體 健 康 , 香 港 普 選 快 來 。 探 過 親 , 拜 過 年 , 突 然 想 起 有 些 不 說 不 行 的 事 情 , 希 望 大 家 看 過 後 可 以 清 楚 明 白 。

最 近 , 看 見 很 多 朋 友 嘲 笑 我 「 退 出 又 復 出 」 , 說 我 在 最 艱 難 的 時 候 逃 跑 了 , 現 在 又 出 來 抽 水 。 先 想 澄 清 一 下 , 去 年 十 月 我 就 只 是 辭 去 了 發 言 人 的 職 位 , 我 從 沒 退 出 過 學 民 思 潮 。 其 實 當 時 , 我 有 想 過 退 出 , 覺 得 不 能 再 為 身 邊 的 人 添 麻 煩 了 。 然 後 有 位 朋 友 跟 我 說 , 若 果 退 出 這 個 對 我 來 說 意 義 重 大 的 組 織 , 我 或 許 會 後 悔 一 輩 子 吧 。 經 過 一 番 思 索 與 苦 惱 , 我 最 後 決 定 辭 職 。

辭 任 發 言 人 過 後 , 我 繼 續 留 守 添 美 村 、 繼 續 參 與 不 同 會 議 、 繼 續 完 成 大 大 小 小 的 工 作 。 與 辭 職 前 的 唯 一 分 別 , 就 是 我 沒 有 再 代 表 組 織 發 言 、 扑 咪 、 接 訪 問 。 所 以 我 沒 有 逃 跑 過 , 就 只 是 轉 換 了 崗 位 而 已 。 那 時 候 我 每 天 走 十 五 分 鐘 的 路 到 香 港 公 園 洗 澡 , 每 夜 睡 在 添 美 道 天 橋 底 的 藍 色 帳 篷 。 這 些 事 情 , 現 今 回 想 起 來 似 夢 , 卻 是 我 幾 個 月 前 的 日 常 。

廣告

辭 職 , 並 不 是 什 麼 誤 判 。 只 是 當 時 我 切 切 實 實 地 感 受 到 , 「 壓 力 」 是 一 種 多 麼 恐 怖 的 東 西 。 那 時 , 我 接 聽 的 每 一 個 電 話 、 接 收 的 每 一 個 電 郵 、 從 身 邊 人 口 中 得 知 的 每 一 個 消 息 , 像 一 個 個 噩 耗 、 一 隻 隻 大 怪 獸 , 從 四 方 八 面 洶 湧 過 來 。 而 在 辭 職 前 幾 天 得 知 我 所 面 對 的 事 情 的 , 就 只 有 幾 位 重 要 的 戰 友 。 其 實 我 並 不 是 一 個 喜 歡 找 人 傾 訴 心 事 的 人 , 因 為 我 經 常 覺 得 這 樣 會 帶 給 朋 友 麻 煩 。 不 過 在 那 時 候 , 我 只 想 隨 便 找 個 人 抱 着 大 哭 一 場 , 因 為 我 實 在 不 懂 面 對 那 種 無 助 與 崩 潰 。

廣告

還 記 得 , 在 宣 佈 辭 職 的 前 一 夜 , 有 位 朋 友 在 金 鐘 佔 領 區 切 蛋 糕 慶 祝 生 日 。 本 來 一 班 朋 友 熱 熱 鬧 鬧 為 他 慶 祝 , 是 很 快 樂 的 事 情 。 但 在 熱 鬧 過 後 , 我 就 獨 個 兒 走 到 龍 和 道 的 車 路 旁 , 大 哭 了 起 來 。 當 時 的 我 一 直 在 胡 思 亂 想 : 如 果 有 天 「 壓 力 」 大 得 連 我 在 佔 領 區 為 朋 友 慶 祝 生 日 也 不 被 容 許 時 , 我 該 怎 麼 辦 。

去 年 十 月 的 辭 任 , 是 一 個 又 艱 難 又 迫 不 得 已 的 抉 擇 。 實 在 不 能 說 這 個 決 定 是 對 是 錯 , 因 為 我 根 本 沒 有 其 他 更 好 的 選 擇 。

另 外 , 昨 天 , 學 民 的 戰 友 詩 文 竟 在 昆 明 被 軟 禁 , 房 中 還 有 手 封 警 棍 的 武 警 看 管 。 身 在 香 港 的 我 們 , 很 難 完 全 想 像 到 昨 晚 那 種 可 怕 與 漫 長 。 如 果 政 權 連 一 個 持 不 同 意 見 的 女 生 也 不 歡 迎 , 我 們 只 能 看 到 其 恐 懼 與 脆 弱 。

這 只 脆 弱 卻 又 強 大 得 可 怕 的 大 怪 獸 , 究 竟 我 們 要 何 時 才 能 戰 勝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