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漢權還是不甘願承認「這就是教育界的代表」!?

2016/12/19 — 13:31

2016年「選委會選舉」教育界中,教協的30人參選名單,成功全取教育界30席。

2016年「選委會選舉」教育界中,教協的30人參選名單,成功全取教育界30席。

選戰成敗本是尋常事,以一般政治倫理而言,勝出者和敗選者都必須處之泰然,保持應有的理性和風度,勝者固然首重謙虛,不必信口開河吹噓成果,敗者也不該砌詞,為失利而鋪置下台階,甚或暗地揶揄選民的選擇。  事緣早前選舉委員會選舉過後,教育界敗選的何漢權在報章撰文 (),論斷全取教育界30席的教協會,以所謂「壟斷與多元之爭」為主調,責難工會以30人出選而大獲全勝,質疑當選委員的「代表性」云云。 何漢權行文訴諸情緒,濫調連篇,綜觀全文難免嗅出酸溜溜的味道,以及聞到幾許怨婦的哀鳴!

修讀歷史出身的何漢權理應重視史料和史實的分析,並且檢視歷史發展的脈絡,曉得汲取歷史教訓,可惜他竟然不辨是非,胡言亂語,何其可悲! 首先,他堅稱教協會的參選團隊「…當中超過半數是退休人士,現職中、小、特、幼的前線教師和前線校長究竟有多少?」。

這樣的指控旨在描黑教協會的參選人疏遠隔離教育前線現場,但是,也許何漢權沒有看清楚教協會的宣傳單張和選舉委員會印製的候選人簡介,查實教協會的30位參選團隊中只有9位是退休人士,不足三分之一,其餘的成員涵蓋不同前線崗位的中小幼特教師、校長、教育顧問和工會幹事等,正正反映出香港教育界整全現況的代表性質。 其實,更可恥的是何漢權對退休教育工作者所流露出來的鄙夷心態。 難道退休教師便不能代表教育界發聲,更不該參選成為選舉委員會的委員嗎?  何漢權有意弄不清楚參選人背景事實而意圖含混抹黑,不曉得是裝作胡塗還是有心插贓!

廣告

教協會作為獨立自主工會,對會員超市福利服務的營運視為理所當然,可是從來緊貼香港教育政策、運作和檢討,積極參與各範疇的教育事務,毫不含糊的評議論述,更不惜面對教育當局而為學生、家長和教師的福祉和權益進行長期抗爭,這是不爭的事實。 教協會在凸顯工會意識的同時一直發揮著教育專業的影響力量,有目共睹。 何漢權卻以工會福利事務的偏頗說法扭曲以至醜化教協會的角色,只是含血衊抹,毫無新意。

有關所謂「壟斷與多元之爭」的說法更是誤導讀者,因為如果所謂「多元化」只不過是糾合傳統土共、周邊工會左派、專業包裝建制派投、教育界投機分子等人的參與和操控,那麼就必須透過公開、公平和透明的選舉操作,讓教育界選民以選票反映出由泛民主派主導的選舉「壟斷」結果好了。 究其實,1200名選委會的選舉辦法才是真正名符其實的建制派「壟斷」制度,到底何漢權是瞎了眼還是盲了心? 再者,香港的不同選舉活動從來就是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之戰,更是泛民主派力求突破建制派「壟斷」局面的持續抗爭,教育界的選舉活動亦然。 資深的建制派參選代理人何漢權難道真的懵然不知嗎?

廣告

何漢權表示「教師工會…吹起號角呼喚路人甲乙丙,再同樣秉承『掌心雷』,即投票小單張,在選舉現場從銀包拿出來,對號選畫…」。 如此素質的參選校長竟然視教育界的選民為「路人甲乙丙」,語氣輕藐,更對選舉會馮驊主席有關善用『掌心雷』的合法意見詐作一無所知,居心叵測。

再者,文末引述一位教育界朋友短訊:「…本來是大多數的我們,本來做著正事的我們,忽然變成少數,忽然變成不對。世界變了…」更是一派胡說夢囈。 到底誰是大多數? 到底誰是少數? 到底誰做著正事? 到底誰對誰不對? 到底世界怎樣變了? 教育界選民清楚的投選出結果來,明確地說明一切。 其實教育界的選舉世界從來沒有大的改變,歷次不同的選舉結果得票率大致是75%與25%之分,傾向泛民主派的教育同工佔大多數,依附建制陣營的人只佔少數而已。 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中先後被張文光和葉建源擊倒,卻又屢敗屢戰的何漢權應該知之甚詳,卻有如此引述,令人懷疑其真正用意。

今次選委選舉何漢權雖然敗選,仍是建制派得票最多的一位,相信應該可以釋然,更可以向建制派頭頭和背後的支持者有所交代。

不過,事實歸事實,筆者懇請何漢權尊重教育界選民的選擇和意向,甘心情願也好,忿忿不平也罷,還是必須接受獲選選委「就是教育界的代表」這一項選舉政治現實!

 

註:17/12/2016何漢權〈這就是教育界的代表?〉一文刊於《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