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解西廠突然要學好廣東話?

2018/10/23 — 12:05

我手執一份日月報,興奮地跑去找游老師說:「聽了!聽了!他們終於聽你的建議了。」游老師一貫沉穩地問我:「美德,什麼事呢?」我告訴游老師,西廠大太監「牽頭」要求200名小太監「學粵語、講粵語」以「走進香港市民」,「為兩地深化合作交流、中央持續出台惠港便民政策打下了基礎。」

這實在是一個好消息呢!豈料游老師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在這個圈推動改革真的很難,就這麼簡單一件事,就花了接近三年時間,而且這談不上進步,只是撥亂反正罷!」

游老師呷一口普洱茶,時光突然回到1993年,然後慢慢地說:「美德呀!你知道西廠的前世今生嗎?」我當然並不知情,1993年我尚是一位中學雞,那知道什麼叫西廠呢?我請游老師繼續為我分享。他說,1989年64事件之後,香港尚有不足8年時間便要回歸,當時的移民潮令中央驚覺要盡快安定香港人心。而當時由於香港尚未回歸,西廠的前身新華社便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廣告

回歸初期   南派官員掌西廠

他們的作用就是要盡快滲透到不同的主要社團,以「交朋友」的方式,自然地轉達中央「想香港好」的好意 。這就是中共一直強調的「團結大多數」!就是因為有這個重要的政治任務。當時便有所謂南派官員,而南派官員亦是後來,在西廠時期的所謂「開明派」。他們大部份是來自廣東,語言自然不是問題,並且透過非法途徑觀看大台節目已經有十年、八年,對香港的狀況有一定了解。

廣告

部份針對高知識份子,中產做工作的官員,更曾派往英國學習數年,主要的工作就是每個周末去參加聖公會的崇拜與活動,了解英治階層的特質。派到香港之後,便盡量為他們製造機會,讓他可以參加例如童軍、民安隊隊這類又接近年青人,人數又較多,並且有系統,具香港本土特色的組織,對他們進行統戰工作。遇到重點統戰對象,還會請他們到新華社的飯堂一同用膳,以表達他們親民與接地氣的精神面貌。2003年之前,他們的低調滲透工作是成功的。

北派03年後進駐西廠   不懂香港文化

可是到2003年,反對23條立法的50萬人上街示威之後,西廠這種被形容為過於軟弱,站在幕後的工作被全面否定,並進行了內部大清洗。隨之而來的西廠閹人往往是上承天命,由北京直接拍板,但言語不通,也不懂香港文化的北派。這批北派在2003年至2008年期間還是比較收斂的;不過隨著建制派在各類選舉中連翻報捷,北派的氣焰便越來越高漲,所謂「官老爺」的形象越來越明顯。西廠中,更有官員離譜到,真的是以「老爺」自居。但由於當時的香港政局比較穩定,北派的指手畫腳習慣並未受到應有的考驗。

直到2014年佔領運動,由殭蓉領軍的反佔領大聯署,北派便出現一個空前大危機。就是他們準備了10款聯署樣式,供支持者聯署,可是用語、內容是香港人看不懂的。他們曾因此急請游老師到西廠鐵馬像之下指教,游老師直指:「這些都是國內用語吧?」並且指出這個做法是徒勞無功的,因為特區政府的意見收集邏輯是「同一樣式的意見,即使有10人聯署,也只看是一個意見,而不會是10萬個意見」。

學好廣東話  源於佔領運動總結經驗

西廠閹人連這個簡單的運作也不了解,可想而知情況當時的情況有多糟糕。但同樣道理,閹人上報中央的意見,又因為言語與文化解讀不一樣,結果像真度極低,加上渠道單一,只憑一個689。結果爭取民主運動,便被解讀成反中央的陰謀,逼使中央在831框架下寸步不讓了!

物換星移,中央要求就佔領運動總結經驗,並要求華南第一大學的專家學者進行研討,得出的結論就是:「請西廠閹人,學好廣東話,了解香港文化」。但這件事原來是發生在2015年。所以游老師說:「在國內要當開明派很疲倦,要推動改革,你還要與他『鬥長命』,才有機會看到寸進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