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謂 Too clever by half

2016/10/13 — 12:30

梁頌恆、游蕙禎(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梁頌恆、游蕙禎(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昨天,青年新政兩位候任立法會議員的宣誓不被接受。他倆在宣誓其間(我在以下不提他們拿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披肩,因為這是一種無聲而又不粗俗、不侮辱他人的抗議,就算我不同意其立場都能尊重):

- 把「China」讀成「支那」;

- (只是游蕙禎有這樣做)把 「Republic」疑似讀成「Ref**king」。

廣告

昨晚,在《自由風自由PHONE》,我曾說在法律層面上,只要梁頌恆與游蕙禎是完整、沒有「加料」地把誓詞疑似讀出,就算他們讀的質素是怎樣,立法會秘書長都沒有權不接受他們的宣誓。

但這只是法律。無論是在政治或對自己、對港人尊重的層面上,我個人(不代表任何團體)對他們以上列出的作風不敢苟同。

廣告

先說「支那」。梁頌恆先聲稱這樣讀「China」是「鴨脷洲口音」,然後又說支那起源並不是有貶義、連孫中山都曾用。「鴨脷洲口音」這個藉口實在荒謬到說出來都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就算他人聽到頂多都是低趣味笑話。

另外就算「支那」這用詞在歷史上原本沒有貶義,最遲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日本侵華時,這詞語已經在日本文宣中有貶中國、貶華人的意思。其實,不少用詞都是起初無貶義,後來變成有貶義。譬如說,「摩羅」(moor)原本只是形容信奉伊斯蘭教的北非人,但後來被港人改為「摩羅差」來變成侮辱南亞裔人士的種族詞語。佛教標誌「卍」原本是好東西,但被納粹黨用完後,除了在個別佛教儀式,大家還會覺得「卍」是好東西嗎?再者,既然梁頌恆覺得「支那」沒有特別意思,為何他要這樣讀「China」?大家心中有數吧。如果他與游蕙禎真的是中國為「外國」,我就要問:你們覺得用種族歧視言語侮辱外邦人是恰當的事嗎?

至於「Ref**king」,游蕙禎聲稱是他英文不好、是口音問題。但如果大家有聽她整段誓詞,她說的英文整體絕對是清楚的,為何突然間會有一個字讀不出,還要湊巧地讀到好像粗口?游的解釋簡直是侮辱自己與港人的智慧,而這句粗言穢語亦是侮辱立法會(不要誤會,我對粗口不反感,我自己平時都十分粗口,但一切要看場合吧)。這表現與馬恩國當年在立法會內大鬧梁國雄不是「f**king Chinese」有何分別?既然不少非建制人士懂得批評當年的馬恩國,我們是否同樣地覺得游的「Ref**king」不能接受?

當然,梁、游與其支持者可能會覺得他們的行為與解釋表示他們很懂得玩文字遊戲,是十分聰明的表現。這就令我想起英文形容有些人或事為too clever by half的句子。這句子有時會被亦為「聰明反被聰明誤」,但這並不是too clever by half的神韻。「聰明反被聰明誤」是形容一個人機關算盡,但就因為一切算得太盡而帶來惡果(所以這句中文較適合用來形容梁振英)。相反,too clever by half,是形容一些表面好聰明,但其實是完全沒有智慧,他人一看就會覺得你只是在「玩嘢」的情況。

所以,這句英文較準確的翻譯應該是「以為自己好聰明、其實X到冇X型」。而梁與游昨天的「支那」、「Ref**king」及他們對此的解釋就正是too clever by half的例子。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