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韻詩提醒我們 在香港為自由和正義發聲之必要

2016/6/6 — 20:38

讀何韻詩聲明,深為之震動,希望向她致敬。她提醒我們,在當今香港,直接反擊打壓,在公共領域為自由和正義發聲之迫切和必要。

兩星期前,藝術創作被「感頻共振」策展人和藝術發展局代表粗暴移除,再被以該局名義所發的聲明抹黑之時,雖已深明事件反映我城之崩壞,應力陳其不是。但其時對說理還有期望,認為公共機構與相關藝術工作者會開放對話,修正錯誤,故只駁斥了該聲明粗疏之論證,期望對方收回。惜確是太天真,兩星期過去,對方無動於衷,沒有回應公眾質詢,開明程度被高估了。刻下,何韻詩全力批判無理的恐懼和攻擊,恰好是當頭棒喝。

廣告

在公共機構也好,在商業機構也好,當中的人,如果無故恐懼,過於敏感,自我設限,心靈就被蠶食。在這扭曲的環境中,由恐懼的人所組成的體制,若因恐懼而倉促粗暴地行動,不僅每每踐踏個體,也衝擊公民社會所建立守護、開放與多元的公共價值。網絡上其實也出現對何韻詩的謾罵,讓人想起,近日守護馬屎埔村農地、為香港未來奮鬥的人們,也遇上一般的謾罵;在在都提醒香港人,正直敢言、勇敢行動,捍衛香港的理想主義者,始終還是弱勢,必須緊靠一起,互相守望。今後,在每一場頑抗恐懼與體制的價值之戰都全力說理和團結向權勢施壓,恐懼,在香港必然不再有位置。

「光明所到,黑暗自消」。感謝何韻詩,身處艱難氣若虹,以勇氣寫出了照亮香港的聲明:

廣告

「我們從來不是獨立個體,面對強權歪理,其實每個人都是受害者,客戶與員工亦然。有人選擇屈服退縮,有人選擇挺直腰板,但你必須記住,你的選擇影響著整個社會,一間公司商業上畏縮而過份自我審查的決定,牽動了一整個社群的恐懼,助長了另一個極權的橫蠻。這真是我們想要的社會嗎?」

今日香港,許多人都會回答,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社會。回答的人,也定會共同前行,以論述和行動,建立另一個可能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