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余澎杉的命運離我們多遠?

2017/3/29 — 12:08

資料圖片:余澎杉

資料圖片:余澎杉

新加坡化如何進行?首先,政府會加強打壓,假維護法紀/法治之名,用盡方法懲戒挑戰其管治權威的異見人士。就算無被判刑,但長期承受被檢控及被判罰/刑的壓力,本身就是一種折磨。

有堅定信念和意志的抗爭者本來不多,有些口頭上(曾經)特別激進者,承擔不起沈重的代價,首先退場。她/他們會以智者自居,以看透全局的精明和口吻,包裝/掩飾自己的意志薄弱和怯懦犬儒。她/他們的「政治遺產」---那些「激進」的往績---會成為當權者用來扼殺市民自由最方便的口實。

惜身的、有勝利球迷心態的溫和中間派,面對政治高壓,就開始講大局為重,和諧社會有多重要。政府同時間提供更多發展的甜頭,強化搞亂香港無好處的保守言論。在建制派輿論機器推波助瀾下,反普世價值的風氣有增無減,出現進一步的民主退潮。

廣告

進步和開明的抗爭者,背上破壞香港經濟之名而受盡唾罵,「還堅持下去幹嗎」的心魔越來越厲害,戰友流失又形成消極心態的惡性循環。由於異議者漸少,政府打壓更肆無忌憚,人民更加唔敢出聲和站出來反抗,寧願縱情聲色,遠離政治。去到最後,便一步步和新加坡看齊。

真的會這樣子嗎?有甚麼可以做和值得做呢?

廣告

#大淡友 #西西弗斯 #人生

發表意見